魔天计

第11章 佛宗

世有佛宗。

佛宗为三大不可知之地第一,其不仅自身实力强大无比,同时也是所谓正道的中坚力量之一。既然是不可知之地,自然不被人知晓。但并不妨碍无数好奇之士去探讨这个他们眼中十分崇高的问题。所以世间终究还是流传了关于山门的片面言语:有人某日看见某个得道高僧,从自家化完缘后便收到了一个信息,故而一路往西北处行走。便尝试推测其山门所在之地在那。

事实上确实如此。西北冰封,有地如天悬,倒影着远处的山林和水泊。林中多有动物,常见的是那世俗中畏之如惧的猛虎和豺狼,流窜在山林的外围。但与世俗最大的不同,却是在于饮食。也是惊奇,每日吃的是那树上结的果子,和偶尔可见的藏在阴暗中鸣叫的蚂蚱。

此处的一切都显得有些奇怪,按理来说,世界上从来不缺乏好奇心驱使的人,但事实上,知晓的人不会去犯这个大家都有所猜测的谜团。不知情的人也从来不会泄漏出去。因而传闻始终是传闻,并没有得到任何的证实。至少世俗是如此。

按理来说,这样的险地,在这般情况之下,便不应当被人所认可,甚至逐渐被人们遗忘,再次成为不可知之地。。可若是结合几年前的轶闻,那便不一样了。

也不知道是从哪个人的口中传出的传闻,说是因为这里的豺狼虎豹因为太久没吃过肉了,因而当他们的眼中出现了一个满身营养的人时,便会本能的去侵蚀。人们这才知道,为何从未有任何消息流出。

在林中,有不少寺庙林立,其上牌匾所刻之字各有不同,不过大概是什么寺或殿名。而今日的佛门似乎有些不太一样,并没有往日那般悠闲。每个站在大雄宝殿之前的佛宗弟子都充满了热情,脸上有的是那年轻人的自信,仿佛有什么令他们感到确信的事物即将问世。

可若是细看,可以发现,他们其中大部分是分站在两侧的,眼中若有的嘲讽和不屑也逐渐到了爆发的边缘。

而有些年长者看到这幕,虽然没有说什么,但还是示意他们安静一些。

静静地等待着,也不知过了多久,直到有一方突然的轩然,让很多原本静心养神的人也睁开了眼,看着那个从寺里面走出的年轻人。

年轻人长得很帅气,一副轻佻的模样道尽对这世间的态度。

若是仅仅如此,倒也不至于令那些老者如此。

有一位老者猛的吸了口气,看着身旁那位同样惊讶的人,与其对视着,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那份不解。

“若是我没猜错,他比我所知晓的还要强上一分吧?”

“哼,你认为若是仅仅强上一分,会令我也感到不解嘛?”另一位老者皱了皱眉头,虽然隐藏的很好,但眼中那一丝嫉妒还是展露了出来。

“你刚从神殿那边来,自然不知道,这家伙可比之前要强上不少,如今看来,只怕是金身初成了吧,哼,倒也不亏是那个老家伙的…弟子。”

“哦?竟有如此天赋?那看来,这首座弟子只怕…非他莫属了啊。”那后来的男子不禁感叹道。

听闻几月前,佛宗有莫名失踪的一位首座竟突兀冒出一传承来。本来这只是一件小事,但因为那位首座原本与佛宗第一人(此为讲经首座)关系十分亲密,且听闻是有所亏欠,所以这首座位置多年来一直是空缺的,甚至从未想过再立。

可如今,竟然突然冒出来一个自称身有传承之人,且佛宗的那位讲经首座竟也在短时间内有所确认,正式确认了他的地位,并迅速安排令他入住那一殿。

这件事情传出来的时候,已经十分晚了。甚至,对于很多修行者而言,若不是这次收徒,只怕都未曾听闻,佛宗曾有这么一位首座。

而这位首座在确立后的第一件事竟不是稳住自身在佛宗的地位,而是为了巩固自己的势力,招收徒弟。

虽然这令很多前辈高人所不解,但对于很多世家而言,光是首座收徒这件事就足矣令他们疯狂了。许多世家争先恐后的将自己引以为傲的子嗣送入其中。

经历了大概几个月的争夺,最终来到了这一场决赛。

佛门森严,佛祖座下,可允喧闹?

那年轻人拂了拂袖,示意自己身后的人都安静下来。很快,一边的逐渐寂静倒是也让另一方的人也不禁安静下来。

气氛似乎有些奇怪,只不过,这一举动,倒是让在某个暗处静静观看的人点了点头,秃着的光头下不禁眯着双眼,显然对眼前这个年轻人十分的满意。

在看了看身旁那个站着的人影,发现对方依旧无动于衷后,摇了摇头,没有说什么,继续盯着那个年轻人看,嘴角却微微上扬。

“请问,他还没来吗?”年轻人在等了一会后,终究还是沉不住气,问了这么一句。

“是啊,那家伙不会是害怕公子了吧?!都不敢来了?!”

“琼遥那家伙?不会是害怕了吧?哈哈,公子果然气魄无双啊!”

听着身后的人如此说,那年轻人也只好摇了摇头,看了他们一眼,转头对对面说到:“虽然不知道遥兄究竟为何还没来,但我们并无恶意,只是不希望让大家等太久了。”年轻人慢慢说道,语气十分的沉浸,倒是让对方不知该如何是好。

他不知道的是,那黑暗中的人影,在听到这话后,睁开了眼,看着这个年轻人。眼神确实莫名的诡异,仿佛看见了什么他感兴趣的东西。

“怎么了?”那和尚明显心情比较好,不在意的问了下。

“若真是我所想的那样,那倒是不错。”声音与那和尚大相径庭,嘶哑的嗓子就像许久未曾说话了一般。听到这句话,倒是让那和尚愣了一下。

“你不会改变主意要跟我抢吧?”和尚满是不可思议的盯着他,仿佛有什么不可思议的事发生在自己的眼前。

“哼,你别忘了,这是谁的收徒仪式?”

老者被堵,无言,只好瞪了他一眼,胡子动了动,但很快又沉静了下去。

这样的安静并没有持续多久,很快,另一方的人群明显有所松动,大家都不自觉的让出了一条道路。那年轻人的眼中逐渐呈现的是一个人。身着无比圣洁,似乎容不得一丝污秽。不知如何收起自己的翅膀,如同圣使降临人间。衣袖并不冗长,人也并不惊艳。但当他穿上这件衣服的时候,整个人就不再平凡。

“安然,久等。”

微微的一拱手,似乎只是一个十分简单的行为,却让对方皱了皱眉头。

“遥兄,你…若我没感应错,你的佛法比起之前而言,竟然又强上一分,就连金身都快触及了啊。”

舒缓了眉头,那年轻人满是赞叹的对琼遥说道。

“安兄客气了,既然是佛门,又是为了同一个目标,那么,我们还是快点吧,也不好让诸位继续等待。”

琼遥不温不火的说道,但却让对方直摇头,不赞同的说道:“非也,我只是想来学习一番,看看能不能获得什么收获罢了。至于那位置,倒是次要的。”年轻人微笑着说道,在顿了一下后,便迅速道:“既然如此,那请吧。”

说着便比了一个请,待他入擂后,先抬头看了看天,然后便径直走了进去。

“我是真的觉得,他可以!”首座对着暗处那人认真说道,

“我再说一次,这是我的收徒仪式!”

“诶,md,我还是这首座呢……”

“我再说一次……”

代沉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