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文里的早夭假千金

重生文里的早夭假千金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97章 你还解释什么?

众人目光带着疑惑奇怪,纷纷落在他身上。

高维志一脸气愤,大声斥责道,“你怎么信外面传的那些胡话呢!你娘有多疼爱你俩姐弟,外人不知,难道你还不知道吗?”

何玉宜脑子反应不过来,惊讶地道,“爹,不是……”不是你说娘亲心里惦记王兴顺,怎么成了我听信外面的胡话!

高维志红着眼,怒喝打断,“玉宜!你莫要再胡话,坏了你娘的名声!”

何玉宜瞪圆了眼,皱眉呐呐道,“爹,不是……”你在说什么?不是你要我这么做,坏了娘的名声的吗?

“闭嘴!”高维志一副气得颤抖,抬起手要打她,却下不了手的模样。

何玉宜不可置信的望着,他高高抬起的手,整个人都呆住了。

高维志人品不行,但不得不说他是个很会演的聪明人!他败坏王兴顺的名声,蜜儿也不是不生气,只是何悦欣三番两次来算计王家的亲事,放过高维志,可以让他去纠缠何悦欣!

蜜儿收起看戏的眼神,冷眸启唇,“何玉宜,我不管你是听流言蜚语,误会而失言胡闹,还是怎样,今天你不说清楚,什么叫做我爹勾引你娘!我五姐想嫁入何府!你就别想走!”

何玉宜刚回过神,见她这架势,吓得结巴,“我我……”

蜜儿嗤笑,“何府在宛阳县是富贵人家,但对比侯府,它算个啥?我爹想过好日子,需要毁了名声,妻散子离,去勾引你娘吗?他只需要劝求我这个女儿回候府,好好讨侯老夫人他们的喜欢,靠着我给他银子!”

何玉宜嘀咕反驳,“你不是被侯府赶回来了吗?那还能回去!”

蜜儿摇头笑道,“除了两位姑奶奶,我是汪候府唯一被老夫人亲自养大的姑娘,你觉得我会是被赶回来的?”

何玉宜呆住。

众人忽然醒悟,连连点头。

“听那天来接六丫的人,他们的态度似乎是不让蜜儿回来的!”

“那嬷嬷还说蜜儿养在候老夫人身边,很受喜爱呢!”

“那蜜儿怎么被送回王家了?”

吴二婶兴奋地咧嘴笑道,“是蜜儿要回来的!”

众人震惊,心想蜜儿那么聪明,咋犯傻放着荣华富贵的好日子不过,回来受苦!

没管众人如何想,蜜儿勾唇笑道,“你说我五姐想嫁入何府?”

说着,她上前甩手,就给何玉宜一巴掌,“你娘自个唱独角戏,先提我不成,又改口提我五姐,被我娘连连拒绝,你是聋了,听不到!还是故意败坏我姐名声!”

何玉宜捂住脸,摇头正要开口,就听到何悦欣的怒叫声传来。

“何玉宜!你又乱说了什么?”

何玉宜惊慌得连忙躲到高维志的身后,抓住他的衣袖,“爹,你救救我!娘亲来了,怎么办?”

高维志眼睛闪过一道幽光,低声道,“玉宜,你快走,我拦住你娘!”

何玉宜凛了下,点头撒腿就跑。

何悦欣气得要吐血,指着她道,“玉宜,你给我站住,再跑你就别回府了!”

见何玉宜脚步停了下来,高维志立马喊道,“玉宜,你娘正在火头上,你先走,等你娘消气了,再回府!”

何玉宜听这话,脚步不犹豫,飞快地朝高家的方向跑。

何悦欣捂住胸口,转头对丫鬟道,“你们还不去把小小姐给追回来!”

高维志抬手拦住大丫鬟,只有何玉宜的两个丫鬟应声追了过去。

何悦欣瞪眼,“高维志!”

高维志低头劝说,“欣儿,你消消气,玉宜还小!”

何悦欣怒吼,“滚!”

蜜儿挑眉开口,“何小姐,麻烦你以后别再来我王家,更别提什么结亲的话!我王家消受不起这样的福气!”

何悦欣僵住,满脸着急地道,“蜜儿,玉宜被她爹给宠坏了,她没有什么坏心眼……”

蜜儿直接打断话,似笑非笑地道,“你执着跟我家结亲是为什么呢?”

何悦欣心虚了下,“我我是看王家老实忠厚……”

蜜儿摆摆手,“你不说实话,我也不是真的想知道!咱们两家本就没来往,你以前又跟我爹有过一段,所以你别再上门,惹人误会!”

何悦欣慌忙道,“不是,我对你爹真的没想法,你别听人乱讲!”

蜜儿撩起眼皮,目光锐利地看向她道,“你听不懂啊!那我直白点说,你前夫去闹我爹,你女儿败坏我爹和我五姐的名声!”

“你还解释什么?我爹连你的脸都没记住,我五姐被你乱点鸳鸯,平白无故就因为你自作多情,被无辜泼脏水!”

何悦欣揉搓着手绢,尝试挽回,“我让玉宜给你们道歉,澄清谣言!”

蜜儿不耐烦地道,“你是听不懂,还是装作不懂啊!”

何悦欣眼前发黑,她若再纠缠,不但跟王家交不了好,还会结仇!明明她一直抱着跟王家交好的心,怎么会走到这步!玉宜怎么这么不听话,把事情给全搅砸了!

高维志见她这模样,眯了眯眼睛,一脸情深地喊了声,“欣儿”

何悦欣听到他的声音就来气,指着他大声吼,“你滾!”

“我我……”高维志一脸受伤地垂下脑袋。

“泼妇!野蛮无礼!”钱夫子愤然指着她大骂,又挥了挥衣袖,“维志,咱们走!”

“欣儿……我先走了!”高维志故作回头不舍地跟上钱夫子等人。

这边,何玉宜不顾丫鬟的阻拦,一路走,刚进高家,就见到小高氏,眼睛顿时冒火。

如果不是小高氏勾引她爹,她爹娘怎么会和离,娘亲又怎会想把她许给王家那样的人家,她又怎会如此狼狈,惹娘亲生气逃跑!

何玉宜越想越气,指着小高氏,对丫鬟道,“你们把她给抓住!”

小高氏被丫鬟按压跪在地上。

“贱人!”何玉宜抬手,一巴掌扇过去。

啪的一声,小高氏左脸出现了五个醒目的小手指印。

何玉宜又连续甩了她几巴掌,“不要脸的婊子贱人,趁我爹喝醉,爬床!”

小高氏脸高高肿起,吃痛地叫出声。

紫梢花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