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无双之毒医宠妃

第3章 遇老顽童

二姨娘刘芸的爹是四品御史,当年仗着父亲的官位,飞扬跋扈的嫁入丞相家。从奶娘的口中,凤无双的得知,娘亲生前没有少受刘芸的欺负。因为,娘亲无父无母,除了拥有爹爹的宠爱,什么都没有。在这个身世背景大过一切的世界里,无权无势根本无法生存。凤丞相并没有其他妾侍,自从凤无双的娘过世之后,刘芸已然成为丞相府的当家主母。

“小姐,二夫人和三小姐、四小姐来了。说要来探望小姐的病情!”碧荷端来洗漱用的水,对着正起床的凤无双说道。

“哦?探望病情?谁病了,碧荷红莲你们病了?还是奶娘病了?”凤无双一边冷声说道,一边往脸上拍着水。

凤无双似是不经意间试着用手指掠过左脸的疤痕周围,想要感觉一下这疤痕是否是真实的。本来心里略有一些期待这疤痕也许是假的,毕竟没有哪个女孩子不爱美的,凤无双也不例外。然而,事实并非是凤无双期待的那般,这个疤痕竟是真的,完全就是直接长在她的脸上的。难道说她的脸是——

未等凤无双仔细查看,就有一股浓厚刺鼻的脂粉味传了进来。凤无双厌恶的皱了皱眉头,随即恢复了神色,定睛地看向走过来的三人。

领头的身着艳粉色裹裙的三十岁上下的女人,必然就是刘芸了,脸上抹了不知多厚的胭脂水粉,远远便闻见刺鼻的脂粉香气,明明是很绝艳的深粉色,竟被她穿出了一股青楼老鸨气。没想到她那所谓的爹,眼光竟这般差劲。

刘芸身后的两个女孩,想必就是她的三妹妹和四妹妹了。虽然年龄比凤无双小,然而发育得明显要比凤无双来得成熟,胸前都略有隆起了。她们的打扮,跟她们的娘一样,庸俗至极,甚至显得比凤无双老成了许多。

刘芸在心里冷哼着,这臭丫头不仅脸长得丑,身子还那么干瘪,有什么资格当定北王的王妃,再看看自己从小就培养的两个女儿,虽然才十二岁上下,早已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身体更是散发出这个年纪少女少有的撩人姿态,刘芸的心里头越发自豪起来。她的心里暗暗下定决心,上回没死成,算她命大,这回定要好好合计合计,只有她刘芸的女儿才有资格做王妃。这个世界上,没有哪个男人会喜欢丑八怪,而不喜欢美人儿的。

“哎哟,二小姐好大的架子啊,竟然让夫人我等这么久,这也太不孝顺了!”刘芸故意大声嚷嚷道,好让围在无双阁外看好戏的下人们,都听见了去。

“呵,你是哪根葱,我要孝顺你?莫非你是我这里撒起床气的,还是想吃我剩下的早点?”凤无双气定神闲地坐在八仙桌前,用着早餐,甚至连眼睛都没有抬一下。

“大胆!竟敢污蔑我,给我上,弄死这个小贱人!”刘芸气呼呼地怒骂道,脸都扯变形了。吩咐着围着外面的家奴们。

“我看看谁敢在我的地盘里抓我!刘姨娘你有话就直接说,何必做这些无用之事!”凤无双丝毫没有受惊吓的样子,这倒是令刘芸有些诧异,往常这个懦弱的二小姐,甚至都不敢大声说话,只会躲在奶娘身后抹眼泪,如今,怎能如此淡定,甚至气场十足?若不是她那张丑陋的脸,跟往常一样的令人呕吐,刘芸都要些怀疑这到底是不是凤无双本人了。

“我能有什么事,我就是替老爷来教训教训你这个不尊重长辈的臭丫头的!”刘芸对冲进来的家奴们摆了摆手,趾高气昂的说道。

“就是就是,贱女人,长得这么丑,竟然妄想着我的轩辕哥哥!”

“丑八怪!不许你抢我和姐姐的轩辕哥哥!”

三小姐凤梅雪和四小姐凤兰雪见凤无双并没有因为上次的事责骂她们,便有些大胆起来,你一句我一句,开始讽刺着凤无双。不得不说,无知者无畏,若是她们知道接下来要发生的事,她们必不敢说出这样大不敬的话来。

“啪!”

“咔嚓!”

“啊!”

什么声音?刘芸仍在趾高气昂的时候,忽然听见几声骨头碎裂的声音,接着便是两个女儿的尖叫声。

刘芸转过头,看见凤梅雪和凤兰雪都在用右手扶着自己的左手腕,大惊失色,脸色变得无比苍白起来。凤无双竟然折断了凤梅雪和凤兰雪的左手,她是怎么做到的,明明是手无寸铁的弱女孩,竟然如此暴力!该死的凤无双,两个女儿的手岂不是要废了,还如何弹琴作画?她的计划竟然被这贱丫头给破坏了。“该死的贱丫头,我要杀了你!”刘芸取过桌上的瓷碗,奋身扑向凤无双。

凤无双迅速地捏住刘芸的手腕,刘芸疼得动弹不得,别以为她凤无双还是那个懦弱的小姐,她可是世界第一杀手,没有枪没有武器,照样能杀人于无形!

“我不过是替丞相大人教训教训两个对长姐大不敬的妹妹而已,别以为我失忆了就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落水的?要一起去丞相那里对质吗?”凤无双冷声说道。她并没有唤凤丞相为爹爹,而是直呼他的官号。

刘芸没有想到,自己说凤无双不敬的话,竟被她反过来将了一军,这丫头什么时候变得这般牙尖嘴利了。她竟然还记得落水的原因,不行,绝对不能被老爷知道这件事。否则她就没有好果子吃了。

谁都知道,在这个丞相府里,二小姐虽不得宠,但老爷早有命令,谁都不能动二小姐凤无双一根汗毛,否则家法伺候,无人可例外。因此,刘芸即便身为二夫人,也是不能动凤无双的。要知道若是被老爷知道了,受家法伺候,她们可不仅仅是断手那么简单了,起码得丢半条命去。

想到这里,刘芸顿时败下阵来,完全没有了刚才的趾高气昂。

“二娘若还不快去给二位妹妹请大夫来,恐怕……”凤无双看似面无表情地说道。

没有人看到凤无双眼底深处隐藏的嗜血光芒。

这一场没有硝烟的嫡庶斗争的结果就是,刘芸对两个女儿的伤痛,只得打落牙齿自己和血吞,并吩咐当天在场的家奴们务必三缄其口,不得让老爷知道。刘芸唯一能做的反抗仅仅只是扣掉凤无双半年的月银。刘芸心里原本的算盘是,凤无双没有了月银,一定会来求她,这样她就可以提出条件,顺理成章地抹去凤梅雪与凤兰雪推她落水的痕迹。岂料,事情根本不按刘芸心想的那般发展。

凤忆长安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