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无双之毒医宠妃

风华无双之毒医宠妃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0章 栽赃陷害

凤无双抬头一看,越来从船上的房间里走出了一位绿衣裹身的绝色女子,婀娜的身段,让凤无双看了都有点心动。

只见那岸边的人都看呆了,那些举着书生的家丁都像被施了魔法似得一动不动,原来都被这女子的容貌给吸引了,忘了在做什么了。

“嫣嫣小姐终于出来了,果然是闻名不如见面,艳绝天下的慕容嫣嫣果然是人间一绝!”曾松笑道。

“曾公子,小女子不过一介贫贱女子,实在不需要你动如此干戈,请把郭公子放了吧。”那女子轻声说道,吐气如兰,口若桃花,听的曾松有点魂不守舍了。

“好好,嫣嫣小姐的话我一定照做,快把郭公子放了!”曾松对家丁命令道。

说了半天,曾松发现家丁没有一个人动,他又看了一看,原来家丁都还色眯眯的看着慕容嫣嫣,口水都直往下滴。曾松一下来气了,上去就给几个人几脚踢在了屁股上:“嫣嫣小姐也是你们看的,亵渎美人,都不想活了是不是?”

几个家丁这才晃过神来,明白主人发飙了,忙把那书生放了下来。

“本公子今天就是专程来请嫣嫣小姐到府上去做客的,还请嫣嫣小姐赏脸吧”。曾松傲慢的说道。

“嫣嫣向来有个规矩,曾公子应该是听说过的吧?”慕容嫣嫣轻声说道。

“早有所闻,嫣嫣小姐向来只见有三才之人,文才、武才和智才!”曾松说道。

“那公子自认为是哪一才呢?”慕容嫣嫣笑靥嫣然地问道。

“咱们公子当然是文武全才了,京城的大儒名师凡是认识我们公子的无不称赞公子是旷古烁今的奇才!”还没等曾松说,那些家丁们都开始纷纷拍起了马屁。曾松显然是很受用这些屁话,一股洋洋自得的样子,他忙说道:“虽不致,亦不远也!”,还学起了老学究说起了之乎者也。

凤无双在旁边看着想笑,这纨绔子弟明明不学无术,刚才还看不起那旁边的书生,现在倒自己装作一副读书人的模样。

“那好,我这里的规矩是来人要和我的几位朋友切磋一下,如果能胜得了她们,嫣嫣就随你去!”慕容嫣嫣也不在听这纨绔子弟胡说,当即把条件说了出来。

“那请嫣嫣小姐示下,比试什么?”曾松问道。

“你刚才不是说了文才武才和运才么?咱们就比这个,一共比三局,每方出三人,先胜两局者为赢,如果我胜了,就请曾公子带着你的人离开这里。”

“好,一言为定,如果本公子输了,绝不再打扰,如果赢了,那就要请嫣嫣小姐去丞相府了!”曾松也不含糊,一股胜券在握的样子。

双方约定好了比试的方式和规则,双方每局出一人,可以是同一人,先进行文斗,再试运斗,再是武斗。比试的顺序是慕容嫣嫣定的,因为她考虑她这边文斗和武斗的赢面很大,只要赢了两场,就不需要运斗了,所以她提议按这个顺序,没想到曾松并没有提出异议。

正在双方准备的时候,凤无双趁机问红莲:“红莲,文斗和武斗我都知道,这个运斗是什么?”

红莲笑了笑,说:“就是斗运势,这个慕容嫣嫣我倒是听说过的,她是京城第一美人,总喜欢在这湖边的船上,还听说她立过一个牌子,只要是文才武才或是有运势的人,只要通过她的考核,就能成为她的入幕之宾。”

这倒是奇了,文才武才倒是不稀奇,只是这运势哪是能捉摸得到的,就算她这个现代世界来的人也没听说过运气会是一种能力的。凤无双听了红莲的话心里暗暗的想道。

正在想着,湖边已经开始了第一场的比试,好像是在比书法。慕容嫣嫣这边的人是刚才那个书生,曾松这边出的是一个他称作文曲星的老头子,那老头子长的八字胡,走路摇头晃脑的很是有趣。

两张桌子已经摆开了,那个叫郭复的书生已经摆开了架势在那写了起来,而这边那老学究也开始挥笔大书了起来。

不一会儿,两边的人似乎已经写完了,旁边的人忙把两幅字挂了起来,众人看到那老学究写的是中锋圆润,飘逸多姿,虽然无双不是专业人士,也看得出这幅字果然是上品。

而看到那书生写的字的时候,周围的人都不断发出惊叹之声,那副字用笔径直来去,用笔恢弘,干劲有力,犹如一条巨龙俯卧于纸上,本是书法作品,硬是让人看到了一副苍龙卧云图,真是神乎其技。

曾松开始不明所以,他旁边的那个戴斗笠的人伏在他耳边说了几句后,他脸立刻变了,转身一脚踢向了那老学究。可怜那老学究,倒在了地上呻吟了起来。

慕容嫣嫣嫣然一笑,“曾公子,文斗的高下我想就不用再争辩了吧?”

曾松的变换了好几个颜色,由白变红,由红变白,甚是好笑。他面色一冷,说道:“郭复的字自然是不错,但是没想到堂堂京城第一美人竟然也用如此下三滥的方式来陷害我的人!”

“你说什么!竟敢污蔑慕容小姐!”郭复听这话,甚是愤怒,竟然有人如此污蔑他的女神!

“哼!你一介书生有什么资格跟被少爷说话!大家先看看文曲星先生刚才写的纸张,再看看这穷书生写的纸张的背面!”曾松轻蔑的一笑,令人十分不舒服。

众人均是奇怪,都纷纷围了上来。不料,只见文曲星所写的纸张,上面的字迹正在渐渐的褪去,不少地方甚至已经缺少了笔画。而郭复方才写的纸张反面竟然藏有一幅苍龙卧云图。

于是,众人开始议论纷纷起来。

“难怪文曲星先生的笔法显得那么粗糙,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啊!”

“是啊,文曲星先生方才用的纸和墨一定有问题。这分明是陷害!”

“就是,还说呢,那郭复明明写的字,怎么可能会显示出苍龙卧云,原来是他作弊!”

“切,京城第一美人,也不过如此!”

就在大家议论纷纷的时候,凤无双仔细地盯着那曾松旁边戴斗笠的人看去。很显然,这完全是一件栽赃嫁祸之事。那曾松不过是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这般高明的陷害之法恐怕就是那戴斗笠的人干的。凤无双没有忽略掉方才他低头与曾松耳语的时候,手里的小动作。也许那耳语不过是掩人耳目,但丝毫没有逃过凤无双前世身为杀手必备之术的犀利眼神。

凤忆长安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