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太子妃只想躺赢

咸鱼太子妃只想躺赢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章 就当他文盲不认识字吧

大成帝都,永恩伯府。

三月二十日,伯府嫁女,整个伯府内外红绸翻飞,喜气洋洋。

永恩伯府后院一角,在这个世界待了七年的许恩恩穿着一身嫁衣看着被丫环领进来的一个小厮眯了眯眼。

“长宁让你过来的?”

小厮点头,神色倨傲不屑。

“是世子让奴才过来的,给五姑娘您传句话。”

吉时都快到了,什么话不能行礼之后再说?

许恩恩何其通透,几乎猜到了小厮会说什么,但还是慢慢问了一句。

“什么话?”

小厮眉梢一挑,格外轻蔑。

“世子说今日有重要事情要处理,婚事推迟,具体时间再定。”

丫环焕玲目瞪口呆:“什么?哪里有都要到吉时了,新郎忽然告知婚事推迟的?”

小厮抬着下巴冷笑:“这是世子的决定,我只是来传话,话已传到,告辞。”

小厮挺直背脊趾高气昂地走了。

焕玲要去拦人被许恩恩叫住。

“别追了。”

焕玲气的红了眼睛:“小姐,世子怎么能这样?自古以来男女成婚哪里有婚礼当天婚礼推迟一说的?这和大婚当天被弃有什么区别?”

许恩恩自然知道这个道理。

但就是这么狗血的发生了。

萧长宁居然敢这么打她的脸,他明知道在整个京城她能够信任的依靠的人只有他。

可他却在大婚当天派人传这样的话。

许恩恩看了看时间,快速看向焕玲。

“你亲自去外面打听一下,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如果是公事,她无话可说。

但如果……

她忽然想到前两天听到的一个消息,当时只觉得是伯府里的人见不得她好,故意恶心她。

现在……

许恩恩瞥了一眼铜镜中姿容浅淡的自己,手指轻轻摸了摸红木木梳,低垂的眉眼中有暗光浮现,又极快隐去。

焕玲去的快,回来得更快,脸上都带着泪。

“小姐,世子太欺负人了,他……他去了宋相府。我打听清楚了,世子与宋相府嫡出大小姐有婚约一事是真的,宋小姐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晕倒,世子急急忙忙赶过去了。”

焕玲没敢说,现在外面不管是宾客还是府中下人,都在议论纷纷,笑话她们小姐携恩图报,才堪堪十三岁还没及笄就急急忙忙嫁人,真是乡下土包子没脸没皮没有羞耻心!

许恩恩:“……”

行吧!

算她眼瞎!

以为七年相处,心意相通,萧长宁是她最终归宿。

生命和爱情,她一个二十一世纪的现代人居然特么的选择了爱情!

脑子进了水,猪油蒙了心!

真不能怪萧长宁大婚当天跑路啊!

许恩恩抿抿唇,轻轻捏了捏眉心。

心脏隐隐作痛,果然是动了真情啊!

她六岁救了萧长宁,七年陪伴,欢天喜地甚至不顾没有及笄就嫁给喜欢的人,结果换来现在这个局面?

许恩恩已经能想象到现在京城中那些人怎么骂她恬不知耻,挟恩图报了。

这里不是二十一世纪,婚礼当天新郎缺席被人看一场笑话,只要心理强大依然能活的潇洒自在。

这里是古代,是对女子极其严苛的封建时代。

萧长宁!

就算想要报仇选择宋家,为何要将她越置之死地?

这个时代大婚当天新郎逃婚,莫说世人的唾沫腥子能不能淹死她,就是她这个身体的娘家人,日渐衰败的永恩伯府主子们也不会让她再活着。

这是个女子名声比性命还要被看重的时代!

心脏猛烈刺痛,许恩恩脸色更加苍白,痛到极致,她却忽然垂眸轻轻笑了一声。

不过是遇到个渣男罢了,到底还活着不是?

两辈子都摊上病弱的身体,能多活一天算一天!

要真是在大婚这天气死了,她才死不瞑目呢!

这么一想,许恩恩瞬间痛快了。

都到这地步了!

那就让世人好好见见世面吧!

他萧长宁敢大婚跑路,她许恩恩就敢大婚当天换新郎!

她从衣袖中拿出一枚通体晶莹剔透的玉佩,丢给焕玲。

“焕玲,拿着这个玉佩放在伯府后门处桃花树下的石块上!放下之后马上回来!”

“回来路上往后院奴婢小厮多的地方扎,感叹太子殿下对你家小姐我一往情深,听说新郎跑路了,马上亲自出宫来接新娘!”

焕玲:“??!”

小姐你认真的吗?那可是太子,一句话就能抄了永恩伯府满门上下的太子!

尽管满脑子问号,但小丫鬟没敢多问,几乎飘着出去办事。

——

东宫,太子温煦眉目如画,面若冠玉,穿着大红喜服,看起来比平时多了几分人间烟火气。

微微垂眸时眼底流光闪过,毫不意外收到许恩恩让人送来的玉佩。

玄冰立在门口,看着太子拿着玉佩后勾起的嘴角,知道一切尘埃落定。

但他还忍不住提醒。

“主子,皇上那边……”

温煦懒懒挑眉,嗓音和煦如春风。

“孤的婚事还轮不到他做主!赐婚圣旨倒是可以有!”

玄冰嘴角抽了抽,弱弱补充:“可是太后……”

温煦将玉佩收起来,缓缓抬眸幽幽看向玄冰。

玄冰打了个寒颤,不敢再提太后半个字。

温煦的声音很淡,眸中杀意翻涌。

“城中那些非议太子妃的人,给孤严查!若有人命在手,暗中处置掉!没有人命在手的……让他们此生无法入京城!”

玄冰被太子眼中的杀意怔住,忙不叠点头。

“是!”

“主子,迎亲队伍还有喜帖按照您的吩咐早早准备好了,诸位大人们该知道的也都知道,只等您的吩咐。”

顿了一下,玄冰补充。

“主子,太子妃让身边的丫环焕玲在永恩伯府后院散布谣言,说您对他一往情深,一定会亲自出宫去接亲。”

玄冰觉得太子妃脑子是不是有问题!

不该是南庆王世子负了太子妃一腔深情吗?

神色懒散的温煦却忽然笑了。

好似银光乍现,满室生辉。

所以小东西是知道他喜欢她的?

温煦垂眸扫了一眼身上的大红喜袍,眉宇间更平添了掩不住的柔和欢喜。

“吉时快到了,安排一千飞鹰骑随孤出宫迎亲!”

玄冰:“……”

世上一共两千飞鹰骑,主子用一半来迎亲?

那可是先帝赐给殿下的人,便是皇上也不能调遣。

玄冰同样满脑子问号,但不敢迟疑。

“是!”

走到门外,温煦又含笑吩咐。

“恩恩那么好,在婚事上不能被人诟病,所以萧长宁那边……”

恩恩?

这是……

玄冰从不敢相信主子真的对许家庶女有情,但现在来看,是他瞎了眼!

他忙不迭点头:“主子放心,南庆王世子已经同意了宋相的要求,我们的人知道后绝对会第一时间将消息散出去,是南庆王世子负了五小姐一腔深情。”

温煦的嗓音一点点变冷:“记住!是太子妃知晓孤对她一往情深!”

玄冰:“……是!”

就当他是文盲不认识字,不理解一往情深是什么意思吧!

主子高兴就行!

楼十三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