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感度提升就会死

好感度提升就会死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88章 87.吃亏的恋爱游戏

及川默的手臂,怎么说呢,目前的感觉就是,这玩意貌似已经不属于自己了。

他已经丧失对右手臂的指挥权,脑子里还尚存指令,但是神经已经失去效用。

为什么女孩子总是喜欢枕着手臂睡觉?

他觉得,这个问题完全可以列入世界未解之谜,明明枕头就要更加舒适,手臂再怎么说也要硬一点。

又过了好久,楼道外面传来小室莲的声音。

间桐雪的眼睛猛地睁开,单手撑起来,仅仅只是迷糊了一小会儿,目光就转为平静。

她先是四处观察了一下环境,最后停留在及川默的身上。

“现在什么时间了?”

及川默伸出手,将滑落的肩带整理好,说道:“八点四十五。”

就在三分钟前,他还看了手机,或者说大小姐醒来之前,他看了无数遍手机。

“早餐还没准备好?”间桐雪的眼睛眯起来,语气平静。

但是及川默知道,大小姐已经有点生气了,从她看自己的指甲开始。

他解释道:“已经做好了,是我让他们在外面等着。”

间桐雪手掌撑在地上,整个人靠过来,黑色的丝绸睡衣垮下去,一览无余。

及川默‘坚定不移’的移开了目光。

“哦~为什么不去吃早餐,你早都醒了吧。”

“我想等yuki桑一起去。”

一只手攀上了他的脖颈,间桐雪的目光注视着下面。

“哦哟——你可真有趣。”

来自自身身体早晨的gank,及川默又阻止不了,他撇过头:“yuki桑,要去吃早餐么。”

间桐雪仅是说了一句话后,就整个人站了起来,抬脚踩在及川默的大腿上,语气揶揄:“你就这样出去?”

及川默也仅是脸红了一小会儿,就不甘示弱的反问道:“那你呢?就穿睡衣出去?”

“这里又没有其他男人。”

外面传来小室莲的呼喊声,是对于早餐丰富程度的惊叹。

间桐雪像是想到了什么,脸色有轻微的变化,她松开脚拉开推拉门:“你在这里待着,我让人送过来。”

及川默长出了一口气,待大小姐出门后,才猛地窜到阳台上,拿起矮木桌上的冰水,猛灌了两口。

冰凉的水顺着喉管直通心底,再加上晨间凉爽的山风,他才渐渐平复下来。

还行,至少系统没有提示他好感度提升。

间桐雪手里端着餐盘,好笑的看着在阳台猛喝水的及川默,用脚勾住推拉门将其关上。

“吃饭。”

“咳......来了。”他呛了一口,将剩下的水喝完后,走到正中间的餐桌旁边。

这同样是个矮木桌,早餐有米饭,梅干,秋刀鱼,味增汤,时令蔬菜,一杯圣代,还有一小叠豆腐。

这是一人份,而且没有香菇。

及川默也不是非得每天都吃到香菇,但是都已经这么丰盛的情况下,没有的话多少有点失望。

他刚刚端起米饭,门外就传来敲门声。

“有什么事吗?”

“间桐大人,白鬼院大小姐让我送一份腌制香菇上来。”

“不用了,退回去。”

“是,间桐大人。”

及川默低着头,将注意力全部集中在面前的时令蔬菜上。

他夹了一片生菜,在上面放了一片梅干和少许秋刀鱼。

“今天准备去哪里?”

间桐雪也没有多在意,她将圣代拿到手上,伸出舌头舔了一口后:“上午在神社参观,下午看潮水的涨幅,如果可以的话,就去鸟居下面。”

“这个应该有相应的潮汐表吧。”

“有,但是还是得看天气,有时候不准确。”

面前的少女好像很清楚这些的样子,及川默望着她嘴角残留的冰淇淋,伸出手的同时说道。

“那如果潮水涨幅到不能下去呢。”

间桐雪的眉头一皱,她捏住及川默的手指。

“你想去哪里?”

“嘴角。”

“嗯?”

“有圣代。”

及川默的手指被松开,他摸上间桐雪的嘴角,将那抹圣代划在指尖,然后送入自己嘴里。

“我对这里都不熟,在宫岛这里得听你的。”

间桐雪直直的看着他的手指:“五重塔,千层阁,大圣院,锦带桥,你想去哪里。”

“大圣院?”

其实其他的都无所谓,他唯独不想去锦带桥。

“可以。”

从大小姐开始小口吃圣代,及川默得知,这肯定也是Yuki桑之后想要去的地方。

吃了早餐出来,并没有碰见白鬼院雅她们。

如果可以的话,还是尽量少见面,毕竟不管是哪一方,都火药味很浓的样子。

岩池旅店虽然建在山上,从这里下去到神社也没有多远,也就几分钟的路程。

当走入街区的时候,人就开始多了起来。

路过弥山屋的时候,店里的老板还跟他们打了招呼,那名女大学生倒是一脸嫌弃的看着及川默。

及川默回了一个在事务所久经锻炼的笑容,白鬼院雅能在笑的时候多增加10点魅力。

他相信自己也可以,女大学生看见他的笑后,整个人不出所料的呆在原地。

“呵,肤浅的女大学生。”

“你说什么?”

“没什么,我们快去神社吧。”

及川默拉着间桐雪的手,前往宫岛神社。

没用多久就到了,整个神社矗立在水中,十多米的大鸟居还在更远的地方。

早上的潮水应该在两米半左右,从神社弯腰就能触碰到水面。

但是这样做是被禁止的,而且当潮水漫过地板的时候,游客就会被疏散。

“这里人太多了。”间桐雪看着周围的人,语气不满的说道。

及川默捏了捏握在掌心的手:“没关系,人多才热闹嘛。”

“晚上的时候再来一次。”

“晚上会关门吧。”

及川默问完这句话后,就收到了大小姐嘲讽的眼神。

也是,以间桐家的势力,放两个人进来应该没多大问题。

他们走到正中央的高舞台,如果有祭典的话,这里会跳敬奉神明的舞乐。

旁边有带着照相机的大叔走过来。

“您好?请问你们是恋人吗?”

及川默上下打量着这位大叔,穿着拥有大包小包的登山服,一顶灰白色的登山帽。

这儿毕竟还有弥山,一副登山装的打扮,和普通的游客也没多大区别。

他回:“是,有什么事吗?”

相机大叔摸着自己带在耳朵上的蓝牙耳机沉默在原地。

及川默感到略微奇怪,但也没多在意,他转身带着间桐雪想要离开的时候。

另一只手被牢牢的抓住。

他皱着眉看着中年大叔的手臂,是不是太用力了?

相机大叔兴奋起来,“你们真的太好看了,简直跟模特一样,能给你们拍张照片吗?”

及川默转过头,询问间桐雪的看法,待看到点头后才说道。

“可以,但是我们要留一份,而且照片不能公开出去。”

和普通的情侣不一样,间桐雪的身份摆在那里,他不想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还能完成母亲交代的任务,到时候就送这张照片回去。

“啊,不能公开么?”

“嗯,这是不能商量的。”

“那好吧。”

及川默和间桐雪站在高舞台的下面,依靠在一旁的栏杆上。

这里的风景还不错,下面是碧绿的水波,后面是绿意盎然的榉树。

及川默面对镜头,而间桐雪侧着脸看向另外一边。

“咔嚓。”

随着闪光灯闪耀,及川默走到大叔跟前,望向相机下的自己。

比本人来说总感觉差点意思,倒是间桐雪很有气质的样子,要是正脸的话会更加好看。

他的注意力全放在相机上,“留个联系方式吧,洗好了我自己过来取。”

过了好一会儿对面也没有回答,及川默疑惑的抬起头,正对上中年大叔狰狞扭曲的脸庞。

“嗯?”

一抹雪白的光芒在眼角余光闪耀,和刚刚的闪光灯不差分毫。

他的眉头紧紧皱在一起,疼痛的感觉瞬间传遍全身。

及川默下意识的捏住腰间的手臂,天赋力量lv3全面发动。

皮肤被划开的疼痛让他说话有点吃力:“你,捅的哪里?”

你他喵的,捅哪里你别捅腰啊!

血迹渗透了他的白色短袖,在腹部绽放出鲜艳的梅花。

间桐雪转过头,正好看见贱落在神社地板上的血剑。

平静的俏脸上瞬间呈现出暴怒,害怕,惊慌的表情,随后苍白到没有一丝血色。

及川默能听到周围游客的惊呼声,隐约能看见正扑过来的间桐雪。

他的眼神渐渐迷离,意识好像要飘到别的地方去一样,手中紧握的手腕也松了开来。

在最后关头,他一脚踹向中年大叔的胯下。

lv3的天赋力量加持下,对面一瞬间绷紧了身子,瞳孔外凸,缓缓的跪在地上。

及川默仰躺下去,被一具柔软的身体接住。

他只能看见间桐雪一直动的嘴唇,却听不见声音。

眼皮越来越重,直到他昏迷过去。

******

再次醒来,他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旁边站着穿白大褂的医生。

间桐雪和白鬼院雅站在床的另一边,低着头看不清表情。

及川默问:“怎么了,为什么感觉氛围有点沉重啊。”

间桐雪将头撇过去没有说话,白鬼院雅长长的叹了口气。

医生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及川君。”

“有事就说,我感觉全身上下没啥毛病。”

“及川君,下半身。”

“下半身怎么了?你倒是一口气说完啊!”

“及川君,我们已经尽力了,您的下半身可能会瘫痪。”

及川默怔了一下,尝试着动了一下腿,像是被什么死死压住一样,一点反应都没有。

冷汗从额间溢出,他猛地惊醒过来。

“呼,呼,还好是梦。”

“怎么可能只捅了一刀就会瘫痪嘛。”

及川默躺在床上,这是一个关了灯的房间,白大褂的医生不在,只有一个黑影在他旁边。

月华照进来,映在少女的脸上。

苍白的嘴唇,双眼密布血丝,本来柔顺的头发凌乱的耷拉在额头上。

少女正目不转睛的盯着他。

他轻声喊道:“yuki桑?”

“嗯。”嘶哑细微的声音,像是从喉咙里挤出来的一样。

“那个,我睡了多久?”

“十六个小时,现在凌晨一点。”

“抱歉,大圣院和鸟居都没有去成。”

间桐雪深呼吸一口气,眼神里是掩饰不住的惊慌,她没有说话。

及川默望了望天花板,问道:“那个,虽然感觉现在身体很不错,但为了保守起见还是问一下。”

他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医生怎么说?”

“你的身体素质很好,伤口在自动愈合,医生那边签了生死协议,不会透露今天看见的一切。”

及川默撩开病服,腰部的位置果然看不见一丁点伤痕,光滑的就像没有被捅过一样。

看来是「第三永久机关」在发挥效用。

他接着问:“那为什么不开灯?”

“医生说,这会影响到你的睡眠质量。”

“你没睡觉?”

“嗯。”

及川默往旁边移了一点,用手拍着身边的空位说道:“为什么不休息?今天吃饭了没有?”

“没吃。”

间桐雪起身躺在了病床上,从一开始长长的眼睫毛就没有眨过一下,一直紧紧盯着床上的少年。

少年像是生气了一样,佯装气愤的样子:“那为什么不吃饭?”

“又不会死。”

“我不是说了,不会死也得吃,不然肚子饿着会不舒服。”

“嗯。”

间桐雪深呼吸一口气,嗓音沙哑的说道:“及川默,我真想把你关起来,这样就没人能伤害到你。”

“额...”及川默岔开话题,“是敌对势力?”

“不是,是我的疏忽。”

他沉吟了一会儿,试探着问道:“是白鬼院么?”

间桐雪紧紧盯着,她将手伸进病服下,轻抚着少年的身体:“不是,是本土势力,之前白鬼院的人手全面撤出宫岛,那些小势力又嚣张起来了。”

“那为什么会找到我头上啊。”及川默感到很不解。

腰部的位置被使劲掐了一下,他差点痛呼出声。

间桐雪说道:“刚刚审问出来,因为有人远远的看见了,昨晚你和白鬼院家的小姐待在一起。”

“呃...”及川默打了个哈哈,目光看向窗外:“也许是他们看错了。”

窗外万籁俱寂,房间内一时间沉默起来,除了月光还在缓慢的移动。

间桐雪深呼吸一口气:“及川默,你不能死!”

“我的命很硬的。”

少女翻身压在他的身上,苍白的嘴唇一触即分。

“你的命是我的,在未经我的允许之前,你最好活的好好的。”

因为没有领带的缘故,间桐雪紧紧攥着他的衣领。

及川默添了一下嘴角,那里还残留着香味,他刚要说话,病房的门被直接推开。

白鬼院雅一脸焦急的冲了进来,一直到病床边才停下。

她小口喘着气,眼神复杂:“及川副部长,虽然医生说没有太大的问题,但是刚起来就兽性大发未免有点着急吧。”

间桐雪撑起身子,双眸阴翳:“白鬼院雅,你有什么资格说这些话?”

白鬼院雅望着床上,待看见及川默的脸色看起来还算正常后,才长出了一口气。

她对着及川默的方向说道:“很抱歉。”

这一次的事件,的确是白鬼院的过失,那些本土势力,不知道从哪里得知了白鬼院家有婚约的消息。

就把及川默当成了白鬼院家的女婿,而没有及时解决那些势力,是造成本次事件的最终原因。

光是对付散华家就已经很吃力了,白鬼院不想同时和其他小势力产生矛盾,而没有选择自己的原因,多半是因为自己的格斗能力。

不管怎样说,这都是白鬼院的疏忽,不管那些小势力,反而让他们觉得有机可趁。

这也是白鬼院雅一直担心的,把及川默牵扯进来,不是她想看见的。

间桐雪的语气不带丝毫温度,“那就滚出去。”

白鬼院雅没有说什么,再次望了一眼及川默后,转身出了门。

坐在他身上的间桐雪,像是疲乏了一般,重新躺在病床的另一边。

不过一会儿,就传来了轻微的呼吸声。

及川默侧着头望了一眼,然后就瞥向窗外。

黄金周刚来第二天,在恋爱游戏上就亏了啊。

视线前如梦幻般的蓝色透明显示屏,好几封邮件正在闪烁。

其中一封是在白鬼院雅进来之前收到的。

【警告!警告!宿主的好感度上升五点。】

......

......

夏天的照骗

作家的话
谢谢【流光儒】的打赏
谢谢【书友20190806010120277】的月票
感谢支持。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