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星传说:与神共舞的小人儿

第96章 驱逐

阮夷又一次敲响了巫笙寒的家门。

“干嘛。”巫笙寒皱着眉开门,这次说话都不客气了。

拜访太频繁了吗……阮夷心想。

“没事,只是学姐给了我很大帮助,我看完了水神大考,回来顺路感谢一下学姐。”

他没撒谎,确实是顺路,他今天又该去绿水学姐那里接受检查了——或许这将是他的最后一次检查。

“你已经学会了?”巫笙寒有点诧异,阮夷这个学习速度超过了她的预期。她不知道阮夷可以不眠不休的学习,也低估了他的劲头。

“是啊。”阮夷点头。

阮夷注意到巫笙寒身后凌乱了不少,再不像之前完全没人用的样子。虽然乱,但至少多了生活的痕迹。

学姐振作过来了?阮夷看到巫笙寒身后的场景心想,他还是挺为巫笙寒高兴的。两人虽然没什么交情,但看到境遇悲惨的人阮夷还是容易产生一些同情心的。

想到这样冒然打量对方房间有点不好,阮夷还是低下了头。

视线微转,他看到地板上有一些碎片。

那是什么?刚还想着窥探别人隐私不太好的阮夷立刻又忘了,下意识用上了自己新学的魔法。他现在也有点向绿水学姐白戍城那个方向发展的趋势。

这一查看,阮夷愣住了。经过巫笙寒的指点,他这个魔法的精度已经提高了不少。

阮夷凭借精神力和自己对灵魂信息的转化和理解,研究出的新魔法,独一无二属于自己的魔法,其功效就是读取信息。被魔网记录起来的信息他已经可以解读部分了。

现在的他即使是信件上的文字都可以读取到了。

那些碎纸并不是信件,而是一张大大的通知,非常便于读取,更好理解。

巫笙寒被驱逐了。这就是那张纸的大体消息。

那张被撕毁的纸,是巫家放逐巫笙寒的通知。

阮夷只是一个普通的学生,至少他自认如此。他不会去关注之前发生的那些大事件的结果。而现在,这些大事件已经开始尘埃落定了。巫笙寒被驱逐,就是结果之一。为了平息各家族的声讨,为了在道义上站得住脚。巫家做出了与巫笙寒断绝关系的决定。

阮夷没再掩饰自己的精神力,将探查的精神波伸到了房间里。

什么生活的痕迹,房里的凌乱是她在收拾东西,是在卷铺盖滚蛋啊。

感受到阮夷的精神力,巫笙寒试图阻止,但又很快放弃了。

“你看到了啊。”巫笙寒说着没有感情的话。

“这……”

在阮夷印象里,巫笙寒好像是很看重家族的吧。这被家族驱逐了,得多崩溃啊?

阮夷难以置信,他并不是生自大家族,对这些家族的各种生存方式不懂。巫笙寒不是巫家的长女吗?就这么轻易被牺牲了?

这不关阮夷的事,但莫名的,阮夷出现了一些轻微的愤怒感。

“这不地道啊。”阮夷脱口而出。

“这是正确的选择。”巫笙寒也没管阮夷为什么能一眼看出这些情况,表现的很平静,“这样对于家族最有利。我身份的分量足够,又不是很重要,是最适合的人选。”

“学姐你不难过吗?”阮夷诧异。

巫笙寒一开始就接受了家族的安排,在水神院浑浑噩噩的生活。知道巫施墨带来新的希望才开始振作,也是以得到家族认可为目标而努力的。现在就这么被卖了,她居然这么淡定?这不符合她之前的表现啊。

巫笙寒沉默了,良久才开口:“我接受这种结果。”

“学姐你不难过吗?”阮夷开始了复读。

巫笙寒露出烦躁的表情,她特意跳过了阮夷的问题,这小子却抓着不放了。难过?这不是废话,但难过有什么用,我要大哭大闹吗?这有用吗?

我现在一无所有了,不能连尊严都失去!

巫笙寒用厌恶地眼神看着阮夷:“你有事吗?没事我要收拾我的东西了。”

没等阮夷回答,巫笙寒把门摔上了。

走回自己的房间,巫笙寒默默收拾着自己的行装。

泪水滴落到自己材质上佳的衣服上,渗出小片水渍。

我不能在人前哭泣,我不能连尊严都失去了……

阮夷在门前站了会儿。被重视的家族抛弃是什么感觉?阮夷不懂,但巫笙寒的表情他看在眼里。他感觉自己在看一个线条杂乱的魔法阵,随时可能会崩溃掉。

阮夷敲敲门:“那个……学姐你别想不开自杀啊。”

回应他的是一道火龙,把门炸飞出去。

阮夷闪到一遍,摇摇头离开了。言尽于此,他就是提醒一句而已。

犯不着把门也轰烂吧,这房子也算是水神院的财产吧……阮夷边走边想。

等等,不对啊。

阮夷皱眉,就算巫家驱逐了巫笙寒,她为什么要离开水神院?水神院可是独立的,作为学生她在这里再呆一年完全没问题吧?

水神院的地位很超然,没道理附和巫家做的决定啊……

“巫家的决定是怎么影响到水神院的?”躺在床上,阮夷跟绿水学姐聊着天。

“巫家在水神院好几个象牙塔长老呢,他们虽然是水神院的魔法师,但也重视巫家的利益。这些象牙塔长老想动一个资质不算顶级的学生,还是自己家族的,水神院估计会给面子。”绿水学姐说。

阮夷头转向天花板,原来是水神院,象牙塔和巫家一起驱逐她吗……

“学姐没做错什么啊……”阮夷喃喃。

“大概愚蠢也是一种错误吧。”绿水学姐随口回答。

但这真的是因为愚蠢吗?阮夷没说出口,为了群体的利益,牺牲个人,或许是公理。但这未免太残酷了,错的真的是她吗……

同情心泛滥了啊……阮夷心中叹息,虽然他觉得这对于巫笙寒不公,但他没什么能做的。

“好了,完事儿,起来吧。”绿水学姐手一挥,缚住阮夷身体的藤蔓退到床下,“你先去院子里玩吧,我还要看看其他伤员呢。”

其他伤员指的就是波蒂亚,白戍城早早带了过来。绿水学姐给她做了简单的处理,此时她正在另一个房间躺着。赤帝的攻击看来也给精神带来了巨大的伤害,波蒂亚还眉头紧锁,昏迷不醒。

“学姐你不是能一下治好吗?”阮夷问,他可是见识过绿水学姐起死回生的本领的。

“又不是什么大伤,你以为我随便就能用出顶级治疗术吗。”绿水学姐白了他一眼。

“不是吗?”

“我要消耗很多生命能量的。”绿水学姐说,“所以不是什么重伤还是用调养的方法比较经济。”

“那秦罗岂不是欠了学姐你不少钱。”阮夷说。

“钱不重要,他可是欠我一条命呢。”绿水学姐舔舔嘴唇,“等那小子发达了我得找机会敲他一笔。听说他的魔法研究也受到一些重视呢。”

“哦?那太好了。”阮夷高兴,他没去看秦罗后来的表现。没想到秦罗一个新生也可以出彩,这下他离自己那个目标可算是进一步了。

“那都是拜我的自然魔法所赐。”绿水学姐得意的撩撩自己的马尾,“倒是你,你的自然魔法学的怎么样了?”

“没什么进展。”阮夷回答,手一点边上一个盆栽,开出了花。

“不错了。”绿水学姐点点头,“怎么样,冥想法好用吧?”

阮夷点头。

“回头也得敲你一笔。”绿水学姐思量着,“仅仅让你以后来定期检查还不够。”

阮夷尴尬地笑笑,离开了房间。

出了房间,走进院子。阮夷却发现这里意外的热闹。

里神经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