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星传说:与神共舞的小人儿

第390章 商议对策

“叫各位来,主要是想讨论一下赤帝的问题。”阮夷说,“他和白师兄的那一战我想各位也都看到了,那种级别的个人战力,我想即使他单打独斗,只要肯花时间,都可以把我们的所有高层全部猎杀。我们需要找到一个应对的方法。”

“说起赤帝。”白庭山开口,“赤帝被困后,多支赫图部队朝白帝城方向进发,都被我们提前布下埋伏敲掉了。不过应该也有漏网之鱼。至于赤帝本人,他现在还在不停轰击着黄金壁,试图提前出来。”

“他有可能提前出来吗?”阮夷忙问。

“不知道。”白庭山摇头,“我执掌玉龙剑多年也没有使用过这种规模的力量,而且没有面对过赤帝这种水平的敌人。不过如果按照一般防御罩的特性来看,离被破开还很早。但那‘黄金台’本质上是一种防护罩,我们也无法攻击到里面。”

“以白帝城为中心,布置学姐你的星之彩如何?”阮夷说。

“可以是可以,但是赤帝那个能量规模太大了,而星之彩却不能把范围铺的太大。”绿水学姐说,“难以像吸收普通火元素妖精一样消灭掉他周围的魔力和元素。他比一般火妖精更强,而且还有那个可以增幅一切的神器。”

“物理攻击想必不会有效,我的生命剥夺也无法对非生命体产生作用。”阮夷排除着可行的方法。

“精神系攻击应该会奏效。”鲁纳女王说。

“你的冰权剑就可以强化精神力吧。”绿水学姐看向鲁纳女王,“你有信心击败赤帝吗?”

“老实说,没有。”鲁纳女王说,“重点在于我无法准确把握到他的位置。他已经是妖精了,完全可以将自己的灵魂精神依托到细小的火元素中,我想攻击就只能范围攻击。赤帝的精神力恐怕并不弱,我不知道能不能对他造成影响。”

“不,可以锁定到他。”白庭山说,“他还有空间戒指或尊爵,总之一定有一样东西他无法像身体一样虚化带走。”

“那就记录下这种方法,到时候一起使用。只用这一个方法不够稳妥,继续想。”绿水学姐住持着会议。

“如果对方是火元素妖精,那么按照元素战争论,只要有足够的其他元素,就可以消灭他。”阮夷说。

“白戍城在玉龙剑的加持下都没有做到这一点。”绿水学姐说。

“不,我们可以把他传送走,趁他来不及远遁,直接传送到海洋中,同时用水元素攻击。”阮夷说,“只要他来不及用尊爵增幅出足够的火元素,他就会直接暴毙。”

“要画一个白帝城那么大的传送阵吗,这可有点难啊。”白庭山说。

“或许不用画完美的传送阵。”阮夷说,“不完美的传送阵有不少人都会画,如果真的在传送过程中扭曲撕裂了赤帝的灵魂,反而是好事。”

“但是材料不够。”绿水学姐开口,“空间法阵用到的那些材料,有一种秘银你的灵魂储物列表里没有,而那种材料库存以很稀缺,想画出一座城那么大的传送阵,不可能。”

“或许可以小一点。”阮夷说。

“小一点,我们怎么逼赤帝进如那个传送阵呢。”绿水学姐说,“在场我估计没有人能挺得住赤帝一剑的,我全力驱动母树倒是可以,但那样依然难以让他乖乖走进传送阵。”

“水族有可以一次性传送一艘大船那么大空间的图腾魔法。”阮夷说。

“你跟水族也有关系?”白庭山意外。

“关系不算好。”阮夷说,“我也不知道能不能请动对方。而且那种传送方式,对施术的水族来说非常危险,赤帝也同样可能瞬杀水族,传送失败。”

“作为一个备选方案吧。”绿水学姐说。

在场讨论的人基本都掌握着各自势力最强魔法的信息,可以说是集合了前三魔法圣地的力量,试图找到一个可以解决到赤帝的方法。随着讨论,也找到了一些可行的方案,但无法实验,众人心里终究是没谱。玉龙剑制造出来的屏障是在规则层面的防御罩,只要被认定是攻击,就连灵魂都无法穿透,这让众人想出的方法只能在赤帝出来后才能实验。

而且这些讨论,始终无法消解一个忧虑。

“还是不知道赤帝拿莱茵黄金和英灵殿做什么啊。”绿水学姐说出了所有人的担忧。

他们至今讨论的对付赤帝的方法,全部是依据赤帝目前已知的力量来的。但赤帝是否有后招就没人知道了。

“学姐你对赫图的攻势进展如何?”阮夷问。

“两天就可以到达中央的蛋那里了,到时候我亲自看看那地下的东西到底是什么。”绿水学姐说,她亲自调控了阳面根脉的速度。

此时的阳面赫图,根脉摧枯拉朽一般,从南面和东面侵蚀过去。很多赫图人一开始朝西北方向逃离,但来自第五军团的命令通过穹铁天幕传遍全赫图——去中心。

虽然不明白这命令的含义,但逃难的人即使是去西北也是会路过蛋的,这并不冲突。而在西北方向的赫图人则有些犹豫,他们还算安全,现在去蛋那里更像是朝根脉方向冲。不过依然有相当多的人听从了第五军团的指引。他们相信赤帝的手下。

而等大多数人赶在根脉前面朝中心进发后,他们明白了这条命令的深意。

在根脉的前方,庇护了赫图人进十年的穹铁天幕关闭了。恐怖的光河即刻摧毁了大片深入赫图的根脉,只有离中心够远的那些根脉还存活了下来。

聪明的应对,在过去天幕是庇佑赫图人的屏障,而现在光河也开始庇佑屏障。发现自己安全的赫图人开始赞美阳光的神明,赞美赤帝。也有部分赫图人因为不信任命令而没有赶来,如今被天火烧死,安全的赫图人在为同伴默哀。

赫图在铁幕四周开始有一圈光河围绕,高热极度克制根脉,让它无法继续前进。赫图人也准备在这孤岛一样划分出来的区域开始新的生活。

然而如此决定的赫图人突然地下在不断的震动。

地震了?

不,是地下有庞然大物在暴动。

根脉从一开始就是地面和地下一同进发的,如果根脉只在地上行走,走不了多久就会耗尽生命能量。根脉在一边牺牲土壤的养分一边摧毁一切,这也是阮夷说绿水学姐如果让根脉覆盖全方星,那根脉就会很快死掉的原因,那消耗太恐怖了,水晶树的魔力供给完全来不及。

在过去,赫图人就住在地下,连人类都可以生存,这恐怖的第二树自然也可以。

粗壮如巨蛇的根脉破土而出,淹没着沿途的赫图人,继续前进。

这下第五军团也没辙了,早就撤离到核心区域的第五军团开始出击,替民众抵挡着根脉。这种战斗没什么技术含量,第五军团长也没有指挥,他还在蛋那里,现在只有这里还能联系到外面。原本依托通天塔和铁幕构建的通讯体系已经因为根脉被毁了,蛋这里有超强功率的无线信号塔才能让他有办法和还在蓝海的其他军团长沟通。

“怎么办?”第五军团长的讯息很简单,就是求助。

“我知道也得能告诉你啊。”受到讯息的第二军团副团长齐方摸摸自己的光头,有无奈,却无焦虑。蛋的无线通讯阵是依仗蛋那里的高密度魔力发射讯息的,外征的他们可以受到讯息,却传不回去。

正在这时,第一军团发来通讯请求。接通后,发现对面是第一军团的副团长——枭。

“怎么了?”齐方问。

“第五军团的求援你收到了吧。”枭问。

“收到了,怎么了。”齐方似乎并不在乎后方那些人的生死。

“王命我们回援,说不用担心他。”枭说。

“你在王那里?”齐方问。

“我个人潜入的,白帝城周围很多眼睛,没法带大部队去。”枭说。

“我们真的需要回去吗?”齐方皱眉,“我们回去,恐怕也难以抵御根脉。我倒是有方法可以解决,但那样也不需要我们回去了。”

“这是王的命令。”枭说。

“好吧好吧,反正蓝海的军队也被这附近的根脉吃完了。”齐方摸摸光头,咧嘴笑。

一日之间,在蓝海的赫图军队集体回防,据说是赤帝亲自要求的。而赤帝依然待在那光幕中,时不时就要挥舞硕大的火焰大剑,试一试那金幕的强度。由于赤帝出来的影响过大,甚至有些人还在外面架设了一个影像水晶,专门对外报道赤帝的状况,甚至直播给外面的人看。白家人也没阻止,多一个人多双眼睛,他们也希望凑热闹的人能看出什么端倪。

而回防的赫图军队,一日后顶着光河齐齐飞进内圈,此时第五军团又败退了数百公里,这也意味着赫图又有数百公里土地失守,没有来得及撤退的赫图人全部被吞噬。

“你说你有办法。”第五军团长看着回来的齐方。

齐方露出残忍的笑容:“是的,我有办法。”

里神经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