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星传说:与神共舞的小人儿

方星传说:与神共舞的小人儿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55章 两难

袁澄天看着黑板上一个个魔纹结构目瞪口呆。

“这是你学生弄出来的?”

“我也不信。”弘原感慨,“虽然在其他领域也听说过,但亲身经历过这种事情,才会觉得幻灭。在这个领域耕耘数十年没有破解的难题被一个年轻人解决,不由让人对世界深藏的奥秘之深感到绝望。”

袁澄天听到弘原的话,陷入了沉默。

“你知道,我为什么会接受蓝皇的邀请吗?”袁澄天说。

“不知道。”弘原说,“这不像你。”

“说的好想你出多了解我一样。”

“你这种人还不好了解吗。”弘原嗤笑,“恃才傲物,对自己看不惯的事情就绝对不遵从。无论是象牙塔还是大书库亦或鲁纳,都有涉及禁忌的研究,大家心照不宣的不对外宣扬,只有你不在乎这些东西。或许对于精神领域你是泰斗,但为人处世你连我学生都不如。”

“我很好奇,是什么让你发生如此改变?”弘原说,“你想通了?”

“恃才傲物……恃个屁。”袁澄天自嘲地笑了。

对于袁澄天的态度,弘原吃了一惊。他对袁澄天是很了解,对袁澄天的选择分析的也很正确,所以也知道现在他的选择不像他。但他对袁澄天的实力一直很认可,从他的专业领域打击他让他发生改变是最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我十几年的研究成果,被一个毛头小子月余就学完了。”袁澄天说。

“怎么可能?”弘原皱眉,“精神领域跟空间系一样需要顶级的相关天赋才能学会吧,你研究的还都是灵魂学这种偏门玄学的东西。”

“因为他能直接感知到灵魂。”袁澄天说,“就像精灵。”

“有这样的人类?”

“被精灵改造过。”袁澄天说。

“原来如此……”弘原说,“那就怪不得别人了,你自己用了破碎命匣,灵魂固化了吧,巫妖也不好使用精灵的那种躯体。”

“人类是有极限的,而精灵族天生就更接近灵魂学的领域。即使我成为了巫妖,理论上比精灵活的还久,也无法得到他们的感官。”袁澄天流露出不甘的神情。

“所以你想利用蓝皇的力量。”弘原说。

“没想到蓝皇那边的精神领域资料居然很完善。”袁澄天说,“这点我也很意外。在灵魂学领域,尤其是亡灵术方面,蓝皇给我准备的研究所恐怕已经超越了象牙塔。”

“超越象牙塔?开什么玩笑。”弘原说。

“这是我的领域,你觉得你比我懂?”袁澄天说。

“事有反常。”弘原说。

“那些人怎么想的与我无关,我也不关心。”袁澄天说,“还不如多看看眼前的魔法阵。”

“说起这个,你现在还准备研究灵魂储存技术吗?”弘原说,“这个法阵,恐怕已经可以给我们的争论画上休止符了吧。”

“空间传送而已,又不是空间储存。”袁澄天不屑。

“在应用上这可比空间储存还要厉害。”弘原说。

“跟你那破空间技术比,可能是要更厉害,但跟我灵魂学的前景比起来,还是个屁。”袁澄天说。

两个老人于是又争吵起来,七级评级的魔法师,争吵起来惊天动地。

远在世界另一端的渊海,阮夷面对着海量的破碎灵魂发愁。

他遇到了难题。那就是无论他现在拥有多么得天独厚的经历和天赋,但找出各种物质和灵魂的对应关系完成身体的重塑都难如登天,因为这是个体力活。

一种元素对应着一种灵魂的状态,另一种元素是另一种,而这些元素的各种排列组合就形成了千万种变化,也就对应着千万种灵魂的对应状态。而每一种变化,阮夷都要消耗巨量的时间精力去试错。蚍蜉撼树可能都不足以形容这种绝望的数量级差距。

阮夷敲着大腿,表情忧愁。

“遇到困难了?”三魅依然是不请自来,这期间每次阮夷遇到什么困难她都会来一趟,但也不帮忙,只是说说风凉话就离开。

阮夷忧愁地看着不远处的水壁,没说话,他不说三魅肯定也知道他遇到了什么困难。

“这种时候还要妇人之仁吗?”三魅说。

阮夷叹气,这困难他并非没有办法解决。只要消耗其他人的灵魂,加工成机器一样的东西,就可以让其他的灵魂接替这份工作。这里有海量的破碎灵魂,就像直接种植成品药物一样,他也可以把这些灵魂化为己用。

唯一的困难是道德上的。阮夷对这些千年前的灵魂依然抱有敬畏的心情,他不想让人的灵魂成为机器。在幻象中他也见识了不少千年前的时光,甚至还产生了一些归属感,这让他更难以下手。

当然阮夷不是很优柔寡断的人,如果只有这一种方法,阮夷一定二话不说就去利用这些灵魂了。但现在还有另一条路可以走,那就是突破黑雾,去取得中心的镇界之宝。

阮夷几乎可以肯定黑雾里的是一件强化人精神和灵魂的神器,只要他能拿到,就可以破局。这样的想法没有任何依据,但阮夷就是如此相信。阮夷也说不上来这是神明输入给他脑子里试图引导他的观念,还是屡次见到神明波澜壮阔力量的产生的认知。

不过虽然阮夷说不上来,但他可以直接问。

“你觉得我该怎么做?”阮夷问眼前的神。

“全都要!”三魅攥紧拳头。

阮夷扶额,他起身走向中央黑气的所谓,默默凝视。

“当你在凝视深渊时,深渊也在凝视着你。”三魅从后面走过来。

“什么意思?”阮夷问。

“自己想。”三魅说,“你是个多疑的人,还是个瓜怂,但又有点圣母。各中品性,自己选择。”

“我突破不了这层戾气。”阮夷说。

“你突破不了,非你就可以突破了。”三魅说。

“你非我,不如你帮我取来?”阮夷说。

“想得美。”三魅说,“我现在就算帮你一点点都是心里打鼓。”

“心里打鼓?”阮夷捕捉到一些信息,“看起来你消耗的那份影响力,有些环节无法量化,连你也无法准确判断吗?”

“是啊。”三魅泄气。

“看来神也不是全知全能的。”阮夷说。

“全知全能?你以为神是什么?”三魅笑了,“其他神不说,至少我们这一脉,从来不说自己是全知全能。”

“你总是说我们这一脉,神还有很多支脉吗?神明也有种族吗?”阮夷好奇。

里神经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