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开局曹操要借我脑袋

第20章 相赠土豆

一旁众人听得此言皆感惊讶。

但随即个个好奇。

荀彧在旁问道:“丞相,因何如此激动?”

曹操大喜过望便是说:“姜云姜子义,你可还记得此人?”

荀彧缓缓点头,目光中多出些疑惑之感。

“此人我曾听丞相提过,怎么这是他发来的书信吗?”

曹操点头说道:“正是他所发来的书信,而且这封书信之上所写的乃是天大的喜事!”

荀彧心中一惊,好奇发问:“什么大喜事,令丞相如此激动?”

曹操哈哈大笑道:“姜子义在一个月之前曾与我定下军令状,说他有一物名为土豆,亩产五百石,充作军粮,可养活许多将士,你猜怎么着?”

荀彧满是疑惑。

“难不成……”

曹操点头说:“还真就成了!这小子在我攻寿春城的时候,曾为我打造工程器械,袁公路始料未及,被我打的屁滚尿流!”

荀彧这才知晓原来发明了那器械的竟然是此人。

而一旁的郭嘉则是说:“丞相得此喜事,当是大饮一杯啊!”

曹操摆手笑道:“此人乃是我大汉福将啊!等他来了,吾,竟然要为他摆庆功宴。”

说着便是哈哈大笑了。

郭嘉却心生怀疑地说:“不过,丞相,虽然他确实有些许聪明妙计可造工程器械,但是又并非农夫出身,天地之间真有亩产五百石的作物?如此高产的粮食作物,可是当真?”

曹操听得此言,心中也不免几分怀疑,但是想到书信乃是自己最为信任的部下于禁所写,他便放下心来。

“这分书信乃是文则所写,文则不可能欺骗吾,看来那土豆竟然是成功了,若不然,文则也绝技,不敢写出这样的书信!”

郭嘉点头称是。

荀彧在旁,心中大惊,没想到还真成功了。

之前便是听闻丞相经常谈论此人,倒是想不到此人除了造工程器械有奇谋妙计还懂这一手!

此人若是能堪一见,也是,人生一大幸事也。

心想此处,不免心生思慕。

而当曹丞相大喜过望之时,姜云此时所做之事,定然会让曹操暴跳如雷。

姜云此刻拿着土豆块种,来到刘皇叔军营之前。

刘皇叔自然听闻过此人本事,近日来又听闻于禁大营之中盛行种植土豆一物,此物,不但好种,亩产极高,口感极佳,充作军粮也能令将士们不再饿着肚子打仗。

刘皇叔虽然此时还有余粮,但他,也有未雨绸缪之思,却只因听闻这等作物,乃是姜云发掘,姜云乃是曹操帐下之人,于禁也是曹操部将,刘皇叔又怎敢轻易来要?

但此刻刘皇叔听得门外有人求见,便是大惊,难不成是姜云?

心中思索到此处,便是忙起身问:“门外求见乃是何人?”

那将士便是答道:“他说他叫姜云姜子义,说有要事求见刘皇叔。”

刘玄德听得此言,顿时大喜。

这当真让他大喜过望,心中方才思索如何取得种子,却未曾想到姜云前来拜访。

虽然不知他此时前来拜访适合心思,但自己若是能将那种子以条件换来,自己帐下的将士,就不会饿死了。

他忙说:“快让他进来!”

听得此话,那名将士连忙点头。

不过只是一小会儿,姜云从门外缓缓而进,他才刚刚走进大营之中,便是要行礼。

刘备连忙上前抓住了他的手,阻住他想行礼的手。

“子义,何必跟我客气呢,快快进来坐下!”

他亲热地拉着姜云坐下。

姜云倒是被他热情吓了一惊,说:“多谢,我此次前来……”

言语还未曾落地,却只听得刘备连忙说:“子义,我刚好想找你了,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已经来找我了,甚好甚好!”

姜云为之一愣,道:“刘皇叔,寻我何事?”

刘玄德此时倒是有些许害臊起来,但为了那传闻之中,可以亩产五百石的作物,脸皮也厚了起来。

“子义兄弟,备其实有一事相求,请求答应!”

姜云听他此言,心中有些惊奇。

“啊?有事相求?不敢不敢,刘皇叔若是有事吩咐,坐在我能力范围之内,我定当帮忙。”

刘备大笑着说:“那着实太好了,我听闻近日以来,于文则账中将士,揭示种植哪一种名为土豆的作物,听闻亩产极高,而且又是可以称作军粮之物,还听闻此物乃是子义兄弟亲自发掘,不知道子义兄弟,是否愿意……”

他这番言语刚落到此处,姜云便是从宽袍大袖中掏出土豆块茎。

“刘皇叔,你怎么知道我是带着这东西来见你的呢?这就是那些土豆!”

刘备见到那金灿灿的土豆,大惊失色。

随即他便是激动的接了过来。

在手中掂量了一番,一脸惊奇之感。

他咽下一口紧张的唾沫,双手微微发颤,转回头来便是道:“子义兄弟,这就是那土豆作物吗?”

姜云点头道:“这就是了,这种植方法就是将其切碎,但也不能切得太碎,大概拇指大小种到地头田间记得莫要让其他的东西接近坏了它的生长,平日里也不需太多打理,只需浇水即可,不过此物在冬天之际是不可生长,还请刘皇叔谨记!”

刘备接过那土豆,非常感激的说道:“如此大恩,我刘玄德如何能报!”

激动涕零,堂堂刘玄德,竟是不由得落下泪来。

姜云他近日哭出泪来,脸上满是诧异之感,心中更是惊讶。

本以为,刘备乃是一世枭雄,怎可能轻易落泪?三国演义之中不过胡写乱来,却未曾想,今日一见,原来刘备还真是个爱哭哭啼啼的主啊?

但其实,姜云想错了!

刘备哭那是哭的这份情谊,而并非是这土豆。

刘玄德农家起身,与一双兄弟在乱世打出一片天下,却未曾有人接纳,肯帮他的。

如今,姜云竟然肯将这珍贵作物奉送于他,怎能让他不哭?

刘备哭的是他自己多年的遭遇,哭的也是他许久未见的君子情谊!哭的是这乱世之中难得的世道!

黄口小儿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