顽贼

第104章 债主

黄河西岸的山梁上,那些迎风猎猎的大旗没有几面正经战旗。

多的是用素布、花布裁下大块,写着诸如‘上天猴’、‘浑天猴’之类的名号。

在一堆神兽儿旗号当中,有面黑旗质地很好,旁边有豹尾幡甚至还有蒙古头目的花纛。

那面旗上只有一个字,闯。

旗下几人俱为首领,他们模样各不相同,但都神态轻松,看着分散数里的部众渡河。

上天猴旗帜下,蓬头垢面的汉子掀开衣裳,从肚皮上揭下大块垢皮丢在路上,捉了捉散乱打绺的头发,捉出只虱子在手边掐死,转头带着羡慕语气感慨道:“高首领,你知道为啥横天王叫咱往南,猴子我要跟你走吗?”

离他没多远的闯字旗下,身材高大的汉子皮肤晒出铜色,倒是衣着干净,身上穿了扎甲,扎甲外裹着白袍,头盔眉庇上也扎了白巾,手拄一柄关刀尾攥扎在地上。

他看上去正思索什么,被打断有些不快,转头问道:“为啥?”

上天猴道:“因为你名字好,可不像咱的名字。”

“刘九思,哪儿不好?”高迎祥不以为然:“我觉得你名字也很好。”

上天猴摇摇头:“你不懂。”

他造反还真跟旱灾、贪官污吏都没关系。

早在旱灾来之前,他就靠赌博把清涧的家产败光,再跟一帮赌徒祸害别人,坑蒙拐骗,像个伥鬼。

后来没人可祸害,跟流民流浪到别处,赶上招工,为多点聚赌的银子,谎称自己识字,干了给人登记名字的活儿。

一个不识字的人怎么给人登记名字呢?就多混了一顿饭,被护院撵打,还手杀人,走上造反的道路。

他想啊,高迎祥的名字是真好,太他妈的好了!

甭管迎祥、赢享还是盈飨,都是酒楼当铺赌档的常见字,这六个字他都会写!

如果当时来登记的是高迎祥,可能他也不至于挨那顿揍。

反过来他的名字就差点意思了:“上次捉那说书的才刚教会老子九字咋写,没等着教会思字咋写,就让人打死了。”

高迎祥没工夫搭理他,聚精会神看着大军渡河,官军在永和关集结,满面严肃,撂下一句:“回头你洗干净点,我找人教你。”

即使被嫌弃,上天猴也没半点害臊,笑呵呵指着黄河道:“等打下永和关,我他娘跳黄河洗个澡行吧,整天都说我,有那水让弟兄们喝了多好,我就是不爱洗澡,真他妈烦!”

一旁的浑天猴听了连忙摆手:“别,你可千万别往河里跳,你脏的像个鬼,你在河里洗个澡,黄河两岸老百姓都得害病。”

“行了,在横天王那就吵,到外边还吵,要打仗了还吵,你俩拉开阵势打一仗,哪个死了以后弟兄们都清静。”

说话的人叫张存孟,号不沾泥,是绥德的大首领。

他转头对高迎祥问道:“闯王,横天王让咱往南汇合洛川王虎、黑煞神,带上宜川飞山虎、大红狼,把沿途通到耀州的驿站全拆了,咱为啥要打山西的永和关?我看那关里也没什么好东西。”

高迎祥扶着八斤重的长关刀,转头瞧了不沾泥一眼,道:“你单知道拆驿站,你可知道拆驿站是谁的主意?”

“延安府的刘承宗?哦,我知道了。”

不沾泥笑笑,道:“我听说他打了延水关,一路进山西,闯王是想叫上他一块走。不过我可听说,人家跟咱不一样,那可是个生员,手下又能打,估计都是边军,能跟咱合兵?”

听了不沾泥的话,高迎祥右手狠狠攥了攥关刀,晒出铜色的面庞并无波动,道:“试试……呵。”

他紧绷的脸突然笑了,摇头道:“这朝廷,怎么把刘四爷那样的人都逼反了,你手下那逼上路的名号,就该给刘承宗。”

不沾泥纳闷道:“刘四爷?我可听说那刘承宗是家里老二啊,大哥好像也是生员,说起来好笑,咱这些人造反不奇怪,反正本来也没吃过好果子,他们这样的造反图了个啥。”

“我说的是他大,以前在米脂当官,我被捉过。”

高迎祥脸上的表情很复杂,又生气又想笑:“一个典史,朝廷一个月就给他三石米,我的弟兄用木盒装了三十两银子,不要,以为是嫌少,给了白银八斤,又退回来了。”

“我贼……还有这样的官儿?”不沾泥边拍打头盔缨枪上的尘土边笑:“我咋这么不信呢?”

“要不说呢。”高迎祥笑道:“我对刘四爷记得可深了,后来再没去过米脂。”

“嘁,我就说嘛,那你最后还是被放出来了呀。”不沾泥问道:“最后收了你多少银子?”

高迎祥抬起三根手指:“还是三十两,给了知县,我就从牢里出来了。”

几个首领大笑不止,不沾泥道:“那这知县也不坏,三十两就把你放了,收钱办事,也是好人。”

高迎祥笑罢了,转头正色对几人道:“行了,准备渡河吧,永和关的官军这会不敢凑近动手,那最危险的时候就过去了,浑天猴守住延水关,其他人跟我渡河。”

几人轰然叫好,诸位首领转身下令,不一会儿,几路山道走出数队装备更加精良的队伍,沿着河岸一字排开,算上去有上千人。

他们才是这支队伍的中坚力量。

就在几名首领打算分开各自归入阵中时,山上的哨兵发出警告,人们看见对岸偏北的一座山峁,有大队官军正在集结。

这让高迎祥等人停下脚步,不断对渡河部队挥舞旗帜。

他们都认为官军会在南部的永和关迎击,谁都没想到官军会从北边的山峁上出现。

“他们好像不是官军。”

高迎祥手下有许多官军降卒、蒙古降丁,对官军营阵较为清楚,指着道:“没旗帜,会不会是刘承宗?去派人问问。”

不沾泥问道:“就算是刘承宗,这,怎么说啊,说咱是横天王的人,让他纳头就拜喊哥哥?”

高迎祥缓缓摇头:“告诉他,我是高迎祥。”

“我贼,你还挺扎势,咋不告诉他我是张存孟呢。”不沾泥满脸讥笑道:“他给你回一句,我是刘承宗,有啥用嘛。”

“告诉他你叫张存孟没用,没准还想给你一刀,但告诉他我是高迎祥有用,不信你试试。”

高迎祥抬头看着关刀太阳下闪着光的刀刃,思索究竟该如何形容二人的关系。

想了想,他找到一个很合适的词。

“我是债主,他欠我顿饭。”

夺鹿侯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