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局觉醒生死簿,收录诸天神魔

第55章 真相

“我……我我……”

“我是在诚安伯不清楚的时候,特意操控一个仆从将我安排在地窖里面……

正所谓眼皮子底下灯下黑的道理,寻思着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谢不悔绞尽脑汁思索着方法,企图让周围的人相信他的一番措辞,殊不知越是解释越是抹黑。

“你一定在骗人,连诚安伯这等修为高深的宗师境强者,又岂会看不出你藏身在地窖之中?”

“对对对,这人就是在胡说八道……”

人群之中突然叽叽喳喳吵作一团,其中不乏一些机智的聪明人,一眼便可以看出谢不悔话中的虚伪。

听到周围观望群众的质疑声,谢不悔无奈之下把心一横,继续牵强解释。

“我是用了极品敛息符,诚安伯这才难以发现我的存在!”

“我说的都是事实,你们一定要相信啊!”

见到已经失去阵脚的谢不悔,吴起暗自闪过一丝欣喜,如此看来,谢不悔已经一步步进入自己设下的圈套。

“在场的都是聪明人……”

周围的人都下意识地点点头,没有一个人选择反对。

“谢不悔,你口口声声说,是自己藏在诚安伯府地窖,当真不是诚安伯特意将你留在府中地窖?”

“啪!”

又是一声惊堂木炸响。

“快说,你和诚安伯之间是不是有什么关系,贵为王侯之身的诚安伯,居然明目张胆地包庇犯人,其心可诛!”

坐在主位的吴起面露怒容,一口咬定诚安伯姜涛,与犯人谢不悔之间存在某种关系。

对于这个说辞,其他人也没有异议,大多也是这样认为。

自己家里多了个人,诚安伯姜涛又岂能不知道?

而之所以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其中必然存在隐情。

也许,诚安伯姜涛和犯人谢不悔之间,真的存在某种不可告人的关系。

“吴大人,你可不能信口雌黄,倘若诚安伯知道是我杀害姜川的话,又怎么会不亲自出手击杀我!”

“刚刚大家也看到了,诚安伯姜涛杀我之心,不容片刻迟缓!”

“如若不是我隐藏在诚安伯府地窖,姜涛又岂会满京城地寻找凶手,都找不到是我谢不悔,在暗地里出手对付姜川!”

恢复镇静后的谢不悔,倒是找到了一丝漏洞,以“灯下黑”的名义糊弄在场的其他人。

瞧见谢不悔脸上的一丝得意之后,吴起借机发出一声大喝。

“来人,传诚安伯府管家上堂!”

“得令!”

跑出两个衙役去到诚安伯府中,带出一个身穿素袍的老仆,脸上露出一丝惊慌,有点不知所措。

“大人,我不知犯了何罪,会被押上公堂。”

跟在诚安伯姜涛身边多年的老仆,也曾见识过战场厮杀场面,微微适应之后便是一阵坦然。

“管家,本官此番叫你上来,便是让你与这犯人谢不悔当面对质!”

“他谢不悔究竟是否躲过诚安伯的眼线,私自一人藏在地窖之中!”

“快给本官,如实招来!”

这一刻,众人尽都看向场中的诚安伯府管家,想要知道谢不悔究竟是如何躲在地窖之中。

两个衙役将管家押上台之后,便是转身离开不再束缚管家。

年迈的素袍管家凑近谢不悔面孔一瞧,突然间又摇了摇头看向场中的吴起,拱手抱拳示意。

“回吴大人,我并不认识这个人是谁,至于他谢不悔如何藏在伯爷府里的地窖,等我回去之后一定彻查此事,还咱家老爷一个清白!”

此话一出,众人哗然。

谁都没有想到,居然连诚安伯府的管家,都不知道谢不悔是谁,岂不是说,谢不悔居然真的是通过“灯下黑”藏身诚安伯府?

“句句属实,没有半点作假?”

早就猜到会是这个结果的吴起,心中并没有感到更多惊讶,而是面露疑惑继续追问。

“肺腑之言,无一丝假!”

果然如此,而之前怀疑诚安伯的人不由面色一红,既然管家也不清楚此人,那就说明可能真的猜错了。

“很好!”

言简意赅地吐出两个字后,吴起便转身看向一旁的太圣学宫大祭酒,正在闭目养神的欧阳诚。

“本官且问欧阳大祭酒几个问题,不知祭酒可否告知本官?”

欧阳刹略微抬起眼皮看了一眼吴起,毫无波澜地回答道。

“吴大人,但说无妨。”

得到答复后的吴起,“敢问欧阳大祭酒,太圣学宫乃是天下间,最为精通符箓之术的圣地,不知是否存在谢不悔所说的这种敛息符?”

思索了几息之后,大祭酒欧阳诚缓缓说道。

“敛息符是一种很常见的符箓,但是想要瞒过宗师境的强者探查,至少也是上古时期,七品以上级别的敛息符才能达到这种效果。”

符箓之术,太圣学宫天下第一。

大祭酒欧阳诚的这一番说辞,可以说是极具权威的一番话。

“多谢大祭酒欧阳诚解惑!”

问答结束之后,场中的谢不悔脸色露出一丝惨白。

果然,立马得到了三司之主吴起的质疑。

“谢不悔,你无权无势究竟是从哪得到的敛息符?”

“如此重要的敛息符,倘若你没有借此躲避诚安伯探查。”

“那么,你和诚安伯之间必然存在……”

就在吴起连番追问,试图揭穿谢不悔的真面目时,突然间被场中的谢不悔打断。

“是天妖门!”

“是天妖门的人,暗中给我一道七品敛息符!”

天妖门!

这三个字一出,场中所有的人尽都哗然,万万没有想到,谢不悔残害诚安伯子姜川,竟然早已经沦为天妖门走狗。

“人奸!”

“吴大人快判刑,斩立决!”

“这种人不必与他狡辩……”

群情激愤,恨不得现在就冲上去撕碎谢不悔。

只因天妖门一向都是妖族的走狗,尽是干些丧尽天良的事情,宛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眼看此时的场面,因为谢不悔说出“天妖门”后,有点处于失控的边缘,吴起再也难以坐住。

“啪!”

“公堂判案,不得喧哗!”

紧随其后,安排在周围的衙役齐声大喊,“肃静”二字!

混乱的局面这才得到缓解,但众人眼中的愤怒却是难以抑制。

“姜川案和徐婉儿案的凶手,就是谢不悔!”

“此案暂且搁置,本官等下自有决断!”

就在众人难以理解的时候,吴起再次出声震慑众人。

“另外,本官受王权特许,继续审理另外一件案子!”

“隆山城紫家——灭门惨案!”

灭门一字,无论是放在哪里,都能够让人神经绷紧,勾住人的心弦。

“来人,传证人——”

“隆山城紫家遗儿——紫牧老人!”

“上堂!”

此话一出,诚安伯姜涛再也难以坐住,突然站直身躯散发出七品宗师境的恐怖实力。

只是因为,紫牧,来了!

我养小凤凰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