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兵活下去

第57章 惊变

双方自有人去取马。

星落驻地距离中央校场有点远,马大力的马来得更快。

不消一会儿功夫,校场中央就多了一匹高大粗壮的黑马。

和追风浑身墨黑不一样,这匹马额头和四脚都镶着白点和白环,看起来甚是醒目。

任宁打量着它,眼睛微微地眯了眯。

这显然是匹重甲战马。虽然此时没披战甲,但依然可以在马身上看到天长日久而留下的重负压痕。

战马也在咴咴地打量着任宁。

它扑哧扑哧地打着响鼻,左前腿更是咔咔咔地刨着地面,一脸的桀骜不驯。

真是匹好马!

任宁见猎心喜,他定晴一看。

金手指。

黄色,这很正常;数值却只有65。

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这匹马看起来高大威武杀气腾腾,然而数值居然还没未成年的追风高。

很快任宁反应过来。

估计是和顾大头的爱马一样,都是因为没吃饱饿的。

而且这是重骑战马,平时训练时负重量大。没吃饱的情况下,体能衰减得更是厉害。

马大力可不知道这些。

他满意地拍了拍自己威风的坐骑,呼呼地轮了几圈手里的砍马刀,最后“咚”一声势大力沉地插在校场的地上。

好!

观众们一见,齐声高呼。

任宁微微摇了摇头。

重甲骑兵集团冲锋时,确实如坦克一般踏平四野所向无敌。

但单打独斗那就效果一般了。

也不知道马大力是怎么想。或许他披上重甲,钢铁巨人般拿着武器咣咣地扛着伤害硬打,任宁反而觉得还难缠些。

至于现在嘛,他不放在心上。

这会追风还没到,任宁也不着急,四下张望。

很快他眼前微微一亮。

人群的后方,张大娘子背着药箱牵着她的大狗,不知是专程赶过来还是路过,也在远远地凑热闹。

见任宁望过来,她还乐呵呵地举起大拇指给他加油。

没多久,东边响起嗒嗒的马蹄声。

雷二嘴里又啃着不知名的肉,骑着那匹比他更騒包的火红大马奔雷,后面跟着漆黑如墨的追风,一起跑进了校场。

追风一见前方的主人,咴咴地欢叫了几声,加快步阀窜到任宁身边,亲热地吐着舌头舔着他的手掌。

它很有经验。

正常情况下,主人手心里应该有点什么好吃的东西。

“乖。”任宁呵呵拍拍战马油光滑亮的脖子,“等干完正事,回去再给你找好吃的。”

追风这才安静下来,抬头往不远处的对手望去。

马大力已经上了马,风车般舞着手里的砍马刀,挑衅地望着任宁。

等他看见追风身边挂着的漆黑长弓时,脸都有些发灰。

他是重骑,然而此时无论他人还是马都没披战甲,手里又只有一柄砍马刀。

砍马刀确实是长武器,但相对弓箭的射程就不值一提。

因此他没追上或靠近任宁时,就是个移动的靶子。

不过脸色难看归难看,马大力也丝毫不惧。

骑射命中的难度很高,就算是神射手十箭也有八箭会落空。

他的坐骑没披重甲时,奔跑起来速度也是惊人。而且他也不是死人,一对一的情况下任宁想射中他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裁判走了出来。

他只是个普通场尉,已经在要塞服役超过二十年,经历过五六次要塞的送灵回乡。

这也是他头一回遇上这种奇葩事。居然真会有不懂事的大头兵出来竞争送灵回乡的安全指挥使……

裁判看了眼马大力,这大头兵虽然头脑不好,但实力够强。

刚才一时冲动,他也跟着偷偷下了马大力的注。

现在近距离打量着场上的两人,裁判后悔不已。

大意了啊。

一个是经验丰富凭着军功升上来的仟长,另一个是磅着后台升上来的年轻亲卫。真正打起来,谁胜谁负一目了然。

裁判之前正是这样考虑的,于是毫不犹豫地下了马大力的注。

然而现在他靠过来,正好看见任宁满是老茧和伤痕的双手以及那张铁甸甸的弓箭。

裁判突然觉得自己或许看错了人。

再加上远程对上近战,马大力一方估计难讨好。

不过这时已经买定离手,他再后悔也于事无补。

因为军阶比任宁两人都要低,裁判乖乖行礼。

他絮絮叨叨说着比武规则。

规则又臭又长,无论是任宁还是马大力都没听进去。

但他记住了一条。

公平竞争,严禁用毒。

嘿嘿!

任宁笑了笑。

他以后的目标是统帅大军。

用毒或许能帮人赢得一时半会,但战争归根结底讲究的是双方的实力和士兵的勇气。这些下作的招术终究不是什么光明正道。

他不屑!

当然,任宁身上也没有毒。

好半晌过去,台下的观众都不耐烦地闹哄起来时,小裁判终于介绍完了规定。

“两位听明白了吗?明白了就先拉开距离。”裁判看了看任宁的弓,迟疑了下,“相距二百步。”

为了赌注,他只能作到这一步。

比武台上别说二百步就是一百步,任何一方拉弓射箭都已经不算偷袭。

身经百战的马大龙也应该作好了准备。如果靠近对手时他还能被当场射下马来。那小裁判也无可话可说。

就算输了他的钱,也绝对输得不冤。

任宁两人点头,转身骑着马往两头走去。

要塞的校场占地庞大,别说两百步,就是一千步也绰绰有余。

好一会儿两马回头,相距的距离已经不止两百步。

嘀~

万籁俱静万众瞩目中,突然响起一声尖锐的哨声。

挑战正式开始。

马大力绕着圈,没有第一时间向任宁冲去。

他嘿嘿地望着远处年轻的对手。

年轻就代表着气盛,代表着急燥。只要对手射上几箭却无法命中自己,众目睽睽下他迟早会心浮气燥,到时候就是自己的机会。

二百多步的距离确实有点远,加上对方是个活动的目标,任宁拿着弓箭只好驱马追了上去。

“老任,”台下顾大头的鸭公嗓又响了起来,“别像个女人扭扭捏捏的,冲上去一箭干掉他。”

任宁下意识朝人群瞄了一眼。

突然他脸色剧变。

随即舌绽惊雷:“住手!”

任宁瞪圆了双眼。

飞快拉弓,

放箭!

咻!

目标不是对面的马大力,而是密密麻麻的观众。

更确切地说是人群后方的张大娘子。

黑箭闪电般掠过。

声到,箭到。

没等众人反应过来。

扑!

一声沉闷的肉响。

张大娘子身边不远处站着的小兵,脖子突然炸出一团血雾。他一头栽在地上,再也没有了声息。

咣当!

一个小壶子从他手里掉到在地上,滚了几滚,一条腥红的小蛇从里面爬了出来。

汪汪!

张大娘子的黑狗终于反应过来。

它顿时炸毛,飞快冲上去对着地上的小蛇又抓又咬。

作为要塞唯一长期驻扎的女性,而且还是医术高超的军医。张大娘子甚至比守塞大将霍征将军都要出名。

满地的围观党终于反应过来。

他们哪还顾得上什么挑战。无数小兵抽出武器冲过去,三下五除二把地上的小蛇砍成肉酱,然后把张大娘子牢牢护在中间。

台上,马大力目瞪口呆,后背冷汗更是哗哗直流。

他看看远处骚动的人群,再瞧瞧刚放下弓箭的任宁,突然觉得浑身无力。

“我……认输!”马大力惨白着脸色,直接举手放弃。

话说完,他差点一头从马上栽了下来。

在飞奔的坐骑上以及这么远的距离,任宁似乎都不用瞄准,依然一箭命中目标。

他和胯下的坐骑都没披护甲,就不要自寻死路了。

蓝色星轮

作家的话
13W才上推,已经太晚,
应该和上本书一样走不了太多的推荐流程就要上架。
尽量多写。
各位如果喜欢,就投个推荐票吧。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