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快穿游戏里娇养反派

在快穿游戏里娇养反派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1章 小反派又怂又可爱21

颜瑟等的困意来了,就到休息室的床上休息。

近日来陆北柠都是住在颜瑟那边,即使多了一本证,也依旧改不了他打地铺的结果。

休息室一看,就知道今天没有人休息过。

颜瑟大概睡了两个小时。

醒来的时候就看到了坐在床边的陆北柠,他那一脸岁月静好的样子是什么表情?

“不再多睡会?”陆北柠见她起来,忙扶了她一把,“现在时间还早。”

颜瑟低头,还未清醒的眼睛看了一眼手表的时间。

不早了,现在过去预定好的蛋糕店,做完蛋糕,再去接陆时安,时间是正好的。

颜瑟整理了下头发和衣服,问陆北柠,“你接下来还有事情吗?”

“没有。”陆北柠回答的太过迅速,颜瑟对上他的视线,“……那就走吧。”

跟着颜瑟来到一家蛋糕店。

陆北柠还没有进门就闻到了甜腻的味道,他对甜食不太有兴致。

“给陆时安做蛋糕?”

“不然给你做?”

“也不是不可以。”

陆北柠和颜瑟在各自的领域里,确实游刃有余。

可是在做蛋糕这件事情上,他们是真的没有任何的天赋,不,应该说一点都没有。

半个小时过去了,奶油依旧是一个高一个低,不服输的两个人不接受蛋糕师傅的协助,一定要自己做出来一个作品。

一个小时过去了。

两个看起来稍微有些寒碜的蛋糕作品出现了。

颜瑟和陆北柠看了看自己做的,又看了看对方的,突然就像相视一笑。

当陆时安看到桌子上两个看起来水平差不多的蛋糕时,愣了好久,难道他爸爸的生意失败了?

这两个蛋糕看起来都不是很好吃的样子。

“咳,这两个蛋糕是你爸爸亲手给你做的,小安,给个面子,别伤害他的自尊心,毕竟是第一次做蛋糕,能做成这样已经很不错了。”

颜瑟抱着陆时安坐在沙发上,看着陆北柠在厨房里忙碌,他会的菜都不超过一只手。

幸好今天吃饭的就只有他们一家三口。

就在这个温馨的时刻,颜瑟的手机响了起来,花姐让她赶紧看热搜,但是不让她做什么的申明。

“颜瑟,这件事情交给公司来处理,你不要冲动。”

陆北柠的手机在茶几上,她输入了自己的生日,很快解锁。

手机里没有什么软件,唯一的黄色带了眼睛的软件,还是因为颜瑟才下载的。

正好方便颜瑟查看热搜。

即便没有看到颜瑟,花姐特从她忽然间变化的呼吸声,认知到了她此刻的怒火。

“颜瑟,真的听我说,千万不要冲动。”

陆时安被曝光了。

陆北柠注意到客厅的动静,当即关了火,走出来。

颜瑟把手机上的热搜递给陆北柠看,对视一眼,陆北柠当即给萧全拨了电话。

“马上把热搜上的内容全部处理干净。”

两个人的表情都有些严肃,陆时安也跟着有些紧张。

难道爸爸真的破产了?

年纪小的陆时安,对于破产并没有什么概念。

只是在和同学的聊天里知道有一位同学的爸爸破产了,他就转去其他学校了。

他对破产的理解就是没钱了。

陆北柠牵住颜瑟的手,安慰道:“别担心,一切有我。”

很快,萧全那边就给了回复。

所有关于陆时安的照片全部消失了,即便是那些已经保存在手机里的,也全部销毁了。

这场无声的硝烟之战,陆北柠作为资本一方,赢了。

藏匿在暗处的人并没有任何的意外。

正是因为知道陆北柠的本事,她才故意放出了这个诱饵。

就是要陆北柠去处理。

这样网友才会坚信这个八卦新闻是真的:颜瑟和陆氏集团的总裁有关系。

一个混迹在娱乐圈里的女演员,一个是高高在上的陆氏集团总裁,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怎么看都是不怎么光明。

这个时候爆出陆北柠有儿子,有家庭,那么颜瑟这个“小三”的标签就摘不掉了。

现在网友对这个标签的厌恶程度。

从上一个贴上这个标签的女演员“退圈”这件事情上,就可以看出来。

不仅如此,时不时还要被拉出来在网络上“鞭笞”。

颜瑟脸上的情绪越是平静,表示她的内心越是生气,这件事情是真的触及她的底线了。

另一边的沈鸳,得知自己的表妹许思因做了如此的蠢事。

当即打电话过去骂了她一顿。

许思因的做法打乱了沈鸳的计划,她只能再做打算。

上一次爆出颜瑟和陆北柠的事情,也是这样飞快的结束了。

网友都以为是因为陆北柠不乐意上热搜。

这次同样的事情再次出现,网友们一个个都好像一直吃瓜的猹,就等着瓜继续出现。

陆时安过完生日的第二天,颜瑟就召开了记者招待会。

与此同时。

现场等待采访颜瑟的许思因,因为涉嫌私自曝光他人隐私,被“正义”直接从现场带走了。

站在剧组拍摄的木洲,也因为连续的丑闻曝光,被限制在家。

直到进去和许思因做了“邻居”。

沈鸳这边原本陆北柠赠送给她和孩子居住的那套房产,也被陆北柠派人收了回来。

包括之前送出去的所有东西,萧全带着人一件一件地都收了回来。

当即把这些全部变卖,换算成了衣物、图书、食物捐赠到了边远地区的贫困山区。

所有沈鸳自以为是的“计划”都胎死腹中。

其实她也根本没有什么有用的计划,不过是颜瑟看戏一样地看着她闹腾,图个乐呵罢了。

这一次颜瑟和陆北柠同时出手。

木洲、许思因直接进去喝茶,沈鸳这边靠陆北柠和沈南逸得到的财富,也瞬间化为虚无。

因为她的行为已经涉及到了对孩子的体罚,沈珏也被接走了。

一时之间。

沈鸳所有曾经引以为傲的外物都没有了,孩子也离开了身边。

让沈鸳更加崩溃的是,全程沈珏都没有反抗,甚至没有流露出一点对自己的不舍。

“小珏——”

沈南逸得知沈鸳结果的那刻,人在国外。

他看着不远处和男同学笑得灿烂的陆重雪,对着手机那边安排照顾沈鸳的人吩咐,“以后不用管了。”

殊歌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