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梦入大唐

一梦入大唐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54章 会绑票儿的狮子

方才贺鲁兵败,咥运当然不可能投降,率领卫士钻进了山间小道想逃走。谁知这条小道是条死路,转了一圈,从西面又绕出来了。

啸天的狼群和那些鹿群一样,是被大军赶过来的,在小道里休息,方才就是看到咥运的马队,才跑出小道避难的。

咥运领人一头冲出小道,以为绕到了大月氏、西突厥联军的后面,正要向西逃跑,一抬头,就看到了小帅的苏字大旗,旗下苏氏十三太保正端着冲锋枪。

咥运吃过这玩意的苦头儿,心中大骂,这个倒霉,你不在阵中指挥,怎么跑西边儿来了?难道天灭我咥运?

回头突然看到李奉先一伙儿人。那个为首的浑身穿得亮闪闪的,手提方天画戟,骚包得一塌糊涂。

话说现在军队都用马槊,谁还用古代的方天画戟啊?这玩意已经成了仪仗队的装饰物,这一看就是有身份的人啊。

再看李奉先身边的随从居然拿着旌节。咥运可不是土包子,他去过长安,还被李世民封为右骁卫中郎将,认识旌节的。他瞬间明白了缘由,原来苏小帅这家伙是来接旨的。

咥运一阵恍惚,觉得眼前的情景似曾相识,忽然猛醒。当初自己率二百父汗的亲卫冲击小帅的队伍失败,就捉了安国女王逃走。

现在手下的卫士都是轻骑兵,和当初的父汗亲卫相去甚远,显然更不是小帅亲卫的对手。不过这钦差的护卫可比当初的安国女王还少,身份可更重要,正可以捉来当人质。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长生天真是照顾我咥运,送了这么个大礼包给我,咥运马鞭一指李奉先,“小子们,给我捉了他。”

二百突厥轻骑扬鞭催马,直奔李奉先的小队而去。

突厥人突然从小路冲出,谁也没有想到,小帅想要援助已经来不及。护卫们大呼,“主人快跑!”亮出横刀,迎向突厥人。

李奉先是真的没打过仗,他只是和纨绔们参加过街头斗殴而已,一见二百凶神恶煞的突厥人冲过来,顿时有点儿慌。

想要上前和侍卫们一起战斗,却料想肯定打不过。自己要是被捉,手里的圣旨、旌节、都护府的印信被突厥人缴获,那就是大唐的耻辱,自己非得自杀谢罪不可。

正在迟疑,拿旌节的贴身护卫一马鞭抽在李奉先的马屁股上,护卫着他向小帅的队伍跑来。

不过突厥人本来就在奔驰,这一加速,速度飞快。李奉先的马刚跑起来,还没有速度,看这个距离很难逃掉。

十三太保怕伤了啸天和雷欧,不愿意开枪。在他们心中,啸天和雷欧可比李奉先重要多了。

缪拉一挥马鞭,就要带着护卫去援助,虽然估计来不及了,也聊胜于无。热巴忽然跑到缪拉的马边,从怀里掏出一个绒球儿,递给缪拉,嘱咐了一句。

缪拉很是怀疑热巴建议的有效性,不过死马当活马医,从背后摘下长弓,拔出雕翎箭,把绒球插在箭尖儿上,开弓搭箭,射了出去。

缪拉一直追随小帅在战场上,他的弓是上了弦的。

这一箭射到了咥运和李奉先之间的位置,插在地上,绒球不停颤动,在雪地上分外地显眼。

啸天看到绒球儿,长啸一声,奔向绒球儿,身后的狼群听到头狼命令,也都纷纷跑了过去。

咥运本来正眼都没看狼群。对于二百装备齐全的正规军来说,狼群的战斗力约等于零。这个狼群就是被自己的骑兵从小道上撵出来的,在骑兵的威力下,只有逃跑的份儿。

谁知狼群突然疯了,竟然挡在了自己追击李奉先的路上。冲在前面的突厥士兵马蹄踩踏,几头狼被踢到一边,疼得弓起了腰。

不过突厥人冲锋的速度确实被阻碍了。

啸天比小弟们灵活得多,没有被咥运的马踩到。看到这家伙的马蹄踩在绒球上,大怒,一口就咬在咥运的马腿上,被马拖着走。

咥运一马鞭抽在啸天身上,啸天痛叫一声松了口。咥运骂了一句,“疯狗!”就要继续追击李奉先。

突然咥运的马前传来一声狮吼,这马不怕狼,却是怕狮子的,前蹄扬起,一下子定住,差点儿把咥运摔下来。

原来咥运从山间小路冲出,先看的是人,随后马上被旌节吸引住,并没有注意狼群。

雷欧本来就是白狮子,在雪地里打滚儿亮肚皮,和白雪混在一起,不仔细看还真分辨不出来。

雷欧见这个家伙居然用鞭子抽老大,大怒,大吼一声,吓住了咥运的马。一下子飞扑上去,咬住了咥运的大腿,将咥运从马上拖了下来。

首领被狮子袭击落马,突厥士兵没心思捉李奉先,都向狮子奔去,几个士兵从背后摘下骑弓,搭上箭,对准了雷欧。

雷欧可聪明得很,咆哮一声,用前爪按住咥运,张开大嘴,搭在咥运的脖子上,却不咬下,眼睛挑衅地看着指向自己的弓箭。

咥运感受到雷欧的利齿在自己脖子上摩擦,热气喷在自己脸上,魂飞魄散。

咥运闭目待死,等了会儿,见雷欧并不咬下,想起这只狮子自己在大月氏王宫见过,是人养的,看来学会绑票儿了,福至心灵,大叫,“不要射箭,不要啊。”

咥运被雷欧活捉,李奉先已经趁机逃跑,缪拉率兵冲了过来,突厥士兵们正犹豫是不是作战,狮子口里的咥运大呼,“投降,我们投降!”

有了王子殿下的命令,突厥士兵束手就擒。不是咥运熊包,要是和唐军作战战死,他连眼睛都不带眨的。可是脖子在狮子的嘴里,这世界上还能喊出硬话的人或许有,反正绝不是咥运。

回到中军,李奉先被突厥人惊吓了一下,休息了这么会儿,已经恢复过来,小帅正式摆好香案,准备接圣旨了,李仁军带着巴波过来了。

李仁军因为前面已经立功封了军使,这次就作为预备队,没机会出征。听说咥运被捉,他特意赶来,要抽他几鞭子,替巴波出气。

按李仁军的意思,就该直接砍了这个造成巴波失忆的坏人。不过咥运是重要战俘,要献俘长安的,死了的就不值钱了。

这涉及到全军的封赏,李仁军知道轻重,没有提出杀了他的要求。不过抽几鞭子,大家会当做没看见的。

李仁军下了马,提着鞭子走向咥运。咥运虽然被绑,并不是软骨头,在狮子嘴里服软不算,鞭子是不怕的,昂然而立。

看见了马上的巴波,大声咆哮,“当初居然让你跑了,深恨没有砍了你。”

巴波看见恶行恶相的咥运,有李仁军在身边,并没有害怕,却是好奇地盯着他。慢慢地,被咥运夹在腋下一路的情景浮现在脑海。

好多记忆慢慢浮现,突然头脑中轰的一声,仿佛打开了某个闸门,一下子,无数的记忆涌了出来,巴波眼前一黑,从马上摔了下去。

胖哥老李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