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末的女武神:终焉十三人!

终末的女武神:终焉十三人!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55章 回天之力

我要死了吗……

就因为来湖里洗个澡?

就这么简单的……

结束了吗……

眼前一片混沌,浑身都被水包裹着,已经无法呼吸,坚持不住了。

“电次和我约好了哦。”

“找到重生后的我,血之恶魔,然后,重新和帕瓦在一起吧。”

啊,我已经约好了的……

一只橙色的可爱生物,此刻也出现在了电次的眼前,头颅上是一个小小的袖珍电锯。

他是啵奇塔,电锯恶魔的本体。

“电次完成了我的梦想。”

“所以我也想完成电次的梦想。”

“不管是顿顿都有早餐吃,还是交上女朋友……”

“电次要为了自己努力下去!”

咕噜噜!

唰!

电次猛地睁开眼睛,任由湖水灌入眼眶中,满脸通红。

我要活下去!

哗!

眼前,盖伦和徐缺皆是游了过来,来到了电次的脚边。

他们开始奋力地解捆在电次脚踝上的绳子。

啪!

解开了!

“唔噢!”

自由的松懈令电次一下子放空了身子,整个人翻起白眼,晕了过去。

肚子也因为喝太多水的缘故,微微凸起。

盖伦和徐缺只好扶住他身子的两边,带着他游回岸上。

嘟噜噜!

湖水突然变得温热了起来,温度在不断地上升,仿佛下方有着锅炉房,正在烧水一般。

徐缺惊讶地回头,在湖泊的水底下,隐隐约约有着人影般的存在,在那里摇曳着,因为是在水中,所以无法看得清晰。

哗!

他一把将也想要回头的盖伦,连着电次一起推了上去。

那是谁?谁在那下面!

为了搞清楚,徐缺转而游了过去。

虽然盖伦也想下去帮忙,但是身边还有电次,必须先救下他,只能赶紧游上岸。

哗!

“噗啊啊!”盖伦和电次的头猛地露出水面。

“你们跑去哪了!徐缺呢!”桐谷和人赶过来,问道。

看到昏厥的电次,他不由得愣了愣,赶忙上前帮助。

“哈……我个篮子……”盖伦最后挤出这句话,扑通一声倒了下去。

将两人拖上岸后,桐谷和人回头看了看折木那里的其他人,都没有要过来的迹象。

而盖伦和电次就更不用说了,一个累坏了,另一个溺水了。

唰!

不知为何,桐谷和人一下呆住了,两眼放光地看着地上的两人,眼底却又闪过一抹动摇。

现在,正是好时候……

怎么做?该怎么做……

这一犹豫,就沉默了好一会儿。

森林那里,有人赶了过来。

“发生什么了!”

龙皓晨一脸担忧,发现了地上的盖伦和电次,两人早已失去了意识。

而桐谷和人却在那里发怵,不知在想些什么。

情急之下,他立刻跑到了电次身边,用力且频繁地按压他的胸口。

这一下将桐谷和人拉回了现实中,恢复清醒,深深看了一眼龙皓晨,自责地说道:“抱歉,我不知道怎么救人……”

“没关系!”龙皓晨随口应道,急切地注视着电次,看他的情况有没有好转。

噗!

又是一次猛地按压,电次吐出一大口水来,然后不停地咳嗽,神情痛苦,扭曲在地上。

这样至少是已经摆脱了危险。

“徐缺呢!”龙皓晨问道,看了看四周,并没见到徐缺的身影。

“不知道……”

“有可能,在水下!”桐谷和人说道。

闻言,龙皓晨把衣服瞬间脱光。

扑通!

然后跳进了湖泊里。

“呜啊!我刚才看到了秋,他说要跟我打雪仗……”电次挣扎着说道。

不停吐水的感觉,令他回想起了第一次的初吻,那时是在喝酒,被除魔科的一个前辈给强吻,结果满嘴被她吐了呕吐物,恶心至极。

好在后来,玛奇玛安慰了他,还塞了一颗汽水味的棒棒糖在他嘴里。

玛奇玛……

一想到这个女人,电次就不由得头疼了起来。

即使是差点溺水而亡,由于体质的特殊,他还是恢复得很快,不过一会儿就能站起来了。

“竟然敢暗算我……”

电次的怒气上来了,很想抓住敌人,狠狠地弹他的dd!

……

水下。

刚才那个,绝对是个人!

徐缺正在游向水底,虽然看得不真切,但就凭那种感觉,也值得一窥究竟。

特别是那种视线感,真的让人很不舒服。

就仿佛始终在被盯着一样,无论逃到哪里都无法摆脱这种感觉。

唰!

已经到了湖底,可是在那里。

什么都没有!

没有任何东西,更别提什么敌人了。

先前所见到的影子,也像是蒸发了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连一抹痕迹都没有留下。

可是,徐缺却是非常地明白,那绝对不会是幻觉或错觉。

就在刚才,这里确确实实是有东西的!

捆住徐缺的绳子,还飘浮在那里。

于是,徐缺便将它从另一头的巨石上解了下来,准备带回去,研究研究其中的玄机。

从哪里来这么一根绳子,从水下正中电次的脚踝?这是个问题。

空气已经要不足,无奈之下徐缺只好开始游回去。

这期间他环顾四周,仍是未能再见到那影子。

看到迎面下来的找他的龙皓晨,徐缺比了比手势,示意他可以回去了。

龙皓晨点了点头,伴随在徐缺身边,为他打掩护,两人共同游上了岸。

“怎样?找到什么没?”

电次见到两人从湖里出来,便上前问道。

徐缺瑶瑶头,拿出了那根湿漉漉的麻绳,正是捆住电次脚踝的那根。

“好歹有点线索,咱们回去吧。”徐缺说道。

他们四人便走上了回大楼的路,桐谷和人告诉了他们,关于折木奉太郎同时遇到袭击的事情。

鲁鲁修他们已经着手把重伤的折木奉太郎抬回了大楼,路上,因为过于剧烈的疼痛,他晕了过去。

这对折木奉太郎来说反而是好事,否则那样的疼痛,会让他生不如死。

走了没多久,他们碰到了姗姗来迟的石昊。

“雅儿贝德被杀害了。”石昊沉声道。

“什……”鲁鲁修惊道。

他们男性都在此地,不在大楼,那么雅儿贝德的死无疑要牵连到女性那里。

可是,折木奉太郎也遭到了袭击,也同样是冲着他的命去的。

可能性实在太多,只能先回去看看情况再说了。

石昊将吗啡和止痛药打在了折木奉太郎身上,并粗略地处理了一下伤口。

……

咔哒!

大楼的门被打开,雅儿贝德的尸体正面出现在众人眼前,吓了所有人一跳。

为防止破坏掉线索,石昊并没有干涉现场,依旧是原先的样子。

他们将折木奉太郎送回了他的房间,让他卧床休息。

然后,聚集在了大厅。

鲁鲁修等人看了一遍现场,并没有发现什么决定性的线索,只能一起把尸体取了下来。

啪嚓!

当他们取下尸体的一刹那,雅儿贝德的身体就化作了青烟,飘散在了空中,失去了踪影。

雅儿贝德,淘汰了。

几人拿来椅子,将挂在天花板上的麻绳也取了下来,无论是不是线索,挂在那里也怪瘆人的。

砰!

就在鲁鲁修刚想问女性都跑到哪里去了的时候,夭夭和波雅汉库克已经赶了回来,猛地把门推开。

“你……”鲁鲁修心想来得正好,刚要开口询问。

“雅儿贝德呢!”夭夭喊道,非常焦急。

话音落下,其余人皆是沉默,没有回答,避开了目光。

这下,她们也便知道了。

中了敌人的调虎离山计,使得雅儿贝德遇到了危险。

“辉夜呢?”白银御行突然问道,并没有看到夭夭和汉库克以外,其她人的身影。

“我们中了计,她现在和裂口女还有布伦希尔德在小木屋那里。”波雅汉库克说道。

如果有两个人的话,还是说的上安全的。

但是……

艾伦的话语又在耳边响了起来:“我将一切托付给你们了。”

我怎么能让他失望。

“石昊,萧炎,龙皓晨,琦玉,你们去把四宫辉夜她们带回来!”鲁鲁修下令道。

不论如何,必须尽量避免进一步的威胁,敌人的攻势来得如此迅猛,谁都猜不到还会发生什么。

电次等人此时也是回来了。

“你们干嘛去了?”鲁鲁修问道。

他们便简略地讲述了一番所遇到的事情,电次的性命差点不保,被麻绳绑在水下,险些命丧当场。

说着,徐缺将找回来的麻绳递到了鲁鲁修手上。

“这是……”鲁鲁修惊讶地看着那根潮湿的麻绳,然后拿起了桌上的,雅儿贝德上吊的麻绳。

一经对比,不同寻常的地方就浮现了。

“折木呢?”夭夭问道。

现在这里除了折木奉太郎以及前往小木屋那里的人外,都已经到齐了。

鲁鲁修他们便也说了一遍折木奉太郎所遭遇到的事情。

包括他现在奄奄一息,正在自己的床上静养,这里也没有专业的医师,谁都不能判断他的情况。

可能撑不了多久了。

那样硕大的木桩的一击,恐怕砸碎了他的很多肋骨,内脏也破碎了不少。

夭夭听到了,沉思了一会儿,然后抬头看向鲁鲁修,非常坚定。

她说道:“我的身份是[女巫],我可以救回他!”

唰!

大家惊诧地看着她,没想到她暴露身份得这么突然。

“你……”鲁鲁修也是被夭夭的果决惊到。

“你的解药,应该可以用来救自己的吧?为什么要……”

[女巫]的解药,可以使濒死之人再度复活,是反转局面的有用利器。

“就像今天一样,如果我突然死了的话,就没有意义了吧?”

“解药是在使用的时候才有价值。”夭夭说道。

她已经做出了决定,走向楼梯那里,前往折木奉太郎的房间。

鲁鲁修看了看比企谷八幡,示意他跟上去。

虽然这么想很不应该,但不能排除夭夭是敌人,想给予折木奉太郎最后一击的打算。

还是得有一个观察者。

接收到这个命令的比企谷八幡满脸黑线,真的非常不情愿,奈何鲁鲁修的地位太高,还是只能依命行事。

这种怀疑他人的事情,换谁来做都是会不爽的。

好在比企谷八幡的人生充满了不幸和自爆,不爽归不爽,这种程度的已经可以看淡了。

他便跟在了夭夭身后,一起前往折木奉太郎的房间。

……

在折木奉太郎的梦境中,处在一个迷迷糊糊,神魂不清的状态。

这种感觉,又混乱,又奇妙。

唰!

他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处在空明的境界之地。

地面如镜子般,反射出天空的景象。

吃力地回想起最后的记忆,想起了被木桩击中前的一路。

想起了叶修对他说的故事。

“我,死了吗……”折木奉太郎看了看自己的双手,身体颤抖不止。

“唉!”

一声悠长的叹息声响起,宛如岁月的洪钟,敲响宇宙的历史。

折木猛然望过去,看见的却是一面镜子。

镜子中的自己,是自己,却又不是自己。

那究竟是谁,折木奉太郎不清楚。

他只知道,那一定就是万世万物最本源的模样!

那就是“虚无终点”!

为什么要叹息?为什么感到无奈?为什么要屈服!

“这圣战,不正是你们的杰作吗……”折木奉太郎喃喃说道,浑身无力。

这些都无所谓了,反正自己已经死了,考虑再多都无用。

啊,节能节能,没有比这个更节能的了!

终于不用再给别人解答什么难题,可以一直休息下去了啊!

解放了!

眼前的镜子中,折木奉太郎的脸上却是挂上了泪水。

无论怎么自己骗自己,都不可能真正舍弃心底最真实的想法。

人都会慢慢成为自己想成为的样子。

“我,还想回去啊……”

“醒来吧!折木奉太郎!”

轰!

一声爆喝,将此地震碎,空间似玻璃那般裂口来。

巨大的漩涡出现,从中产生强大的吸引力,把折木奉太郎直接拉了进去。

超越死亡的界限,认同心底的真念。

[预言家]能力觉醒!

此刻[预言家]进阶为【洞察者】!

【洞察者】?那是什么?!

折木奉太郎还没能搞清楚,在这里的意识就已经浑浊不清了。

……

圣战中。

折木奉太郎的房间里。

夭夭动用了[女巫]的权能,拿出了一瓶银色的药剂,滴在床上的折木奉太郎身上。

“这就是,[女巫]的解药……”比企谷八幡震惊地看着这一幕。

此时的夭夭,整个人都变得通明清澈,散发神威,与之第三序列神祗的名号完全符合,是当之无愧的女神。

“醒来吧!折木奉太郎!”她喝道。

唰!

原本失去生机的折木奉太郎猛地睁开了紧闭的双眼,金光从瞳孔中激射而出,化作两条金龙,冲入云霄。

所有的伤势都在恢复,仿佛时间在倒流一般,折木奉太郎的伤消失不见。

充盈的生命力从他的身上喷薄而出!

轰!

“回来了吗?折木……”鲁鲁修淡淡地说道。

接下来,才是真正的战斗。

谁是敌人,谁做了什么?

[女巫]夭夭使用解药。

[预言家]折木奉太郎,再生!

亿尔亿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