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人设崩塌中

女主人设崩塌中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4章

柯燃燃说的有点费劲,这是她第一次谈论自己的感情,而且还是跟一个陌生人,她努力的组织着语言,想表达出自己心里的执着与迷恋,但她绞尽脑汁都找不到合适的词,只能干瘪的说道:“我们在一起后,我更加的喜欢他,他很温柔,有自己的观点但又尊重我的看法,他很照顾我,会为我煲汤做饭,会把早晨花园里带着露珠的鲜花放在我的枕边,会在我陷入困境时帮助我,无论我再怎么麻烦执拗他都没有埋怨过。”

这样一个人,没有人会不喜欢他吧。

薇拉听完,感慨道:“真是个完美的人,我光是听着就很心动了,也难怪你会爱上他。”

柯燃燃:“他并不完美——我憧憬他时,也觉得他很完美,但当我们在一起时,我发现他也有缺点,也会执拗,甚至有些处理事情的方式我并不认同,但是我喜欢他的优点,也会接受他的缺点,我喜欢一个完整的他,而不是一个完美的人。”

这世上完美的人多不可数,但云清让却只有一个。

她不爱完美的人,她只爱他。

薇拉觉得自己很酸,直到下了飞机她都还觉得自己是个柠檬精,不过柯燃燃那笨拙又真挚的语气又让她嫉妒不起来,薇拉羡慕她,更愿他们能够幸福。

他们道别时,薇拉戴上墨镜,对她直爽的说道:“我很喜欢你,如果你有什么需要,可以来找我。”

薇拉与她分开后,打了个电话,脸上早已没有刚才那亲切的笑容,而是妩媚慵懒的说:“照你的要求,我在飞机上好好‘提醒’了她。”

“多谢。”男人的声音温和有礼,是她刚才还赞赏过的声音。

“记得你欠我一个人情。”薇拉说完就掐断电话,潇洒的坐车离开了。

柯燃燃没有马上回家,而是坐在行李箱上给秦嘉树打了电话。

秦嘉树很忙,电话基本打不通,柯燃燃坚持不懈的打了几十个,终于对方接通了。

他的声音响起,阴阴柔柔的,从手机里传出来,虽然有些失真,但那关心确实听得出来的:“你下飞机了?坐车了吗?记得带好帽子口罩别被人认出来。”

柯燃燃看着不远处,有一个小男孩的气球飞走了,他很伤心的坐在地上哭,两个小拳头堵着眼睛,但眼里还是大颗大颗的往下掉,他很伤心,但那只心爱的气球还是被风吹走了,再也无法回到他的身边。

有什么好哭的呢?即使气球今天不飞走,明天也会飞走,或者是后天也或者是大后天,就算它不会飞走,也有可能被不小心扎破,也可能会干瘪,甚至会爆炸,无论怎么样,那只气球都不会一直陪伴着那个小男孩。

无论他再怎么伤心,也无济于事。

因为,分开是早已注定的命运。

柯燃燃声音很轻也很镇静,她说:“秦嘉树,给我个说法吧。”

柯燃燃回到家时,柯诺诺一见到布丁喜欢的不得了,抱着布丁不撒手,布丁惊恐的想要挣脱他的怀抱,都以被柯诺诺再次抓住它而宣告失败。

柯燃燃揉了揉布丁,又揉了揉弟弟的脑袋瓜子:“不许欺负它啊。”

柯诺诺乖乖的点头,对着姐姐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知道了姐姐!”

她又把礼物给爸妈分一下,柯妈见到她的第一句话就是:“谁欺负你了?”

“没有,谁能欺负你闺女我?”柯燃燃撸起袖子,系上围裙,顿时化身厨房哥斯拉,开启做饭技能:“我今天给你们炸小黄鱼吃,妈妈是不是特别想吃我做的小黄鱼?”

柯妈还没开口,柯爸就抢着说:“我也喜欢吃小黄鱼,闺女你多炸一些啊。”

柯燃燃说:“好嘞,保证保证完成任务。”

柯妈说道:“我帮你吧,多炸一些送给隔壁老约翰家。”

本来挺高兴的柯爸脸色立刻耷拉了下来,生气的说:“不给他们送!你要是敢给他们送小黄鱼,我就离家出走!”

“呦,柯老同志现在都会威胁老伴了,真是有长进”柯燃燃对柯妈挤眉弄眼:“有情况啊?”

“死小孩,连妈妈的玩笑都敢开!”柯妈打了她一下,没好气的说。

柯燃燃把小黄鱼裹上面粉放油锅里炸,胖乎乎的小黄鱼瞬间被炸的金黄酥脆,在油锅里不老实的转圈圈,柯燃燃给小黄鱼翻个面儿,问道:“那是怎么回事呀?那个老约翰做了什么让我爸这么生气?”

柯妈还没来得及开口,柯爸就气呼呼的掐着腰说:“那个老约翰有那么大的庄园还不满足,整天打着我的玫瑰园的主意,三天两头问我要不要把玫瑰园卖给他,真是气死我了!”

柯燃燃常年不在家,对那位隔壁的庄园主老约翰实在是没什么过深的印象,不过依稀记得对方是个和蔼的长辈,见到她和弟弟,他就会从兜里掏出一把自己做的糖果给他们,他的华人妻子也会把做好的酥皮点心送给他们。

不过在柯燃燃的印象里,他们两家很不和睦,当然,不和睦单方面是指柯爸对老约翰不满,原因是老约翰看上了她家的玫瑰园,三天两头过来劝柯爸把院子卖给他,然后他就能扩大他的庄园了,柯爸很生气,对老约翰向来都是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看到对方都会扬起下巴冷冷的哼一声。

柯爸还在抱怨老约翰:“他真是死缠烂打的专业户,从你很小的时候他就想买了我的玫瑰园,现在你都长成大姑娘了,他还是没有放弃这个念头,真是像个牛皮糖一样,甩都甩不掉!”

柯燃燃把炸好的小黄鱼放在一边,继续炸其它的东西,手上忙得飞快,嘴里还调侃着自家老爸:“约翰叔叔想要,那你就给人家呗,他可是你多年老邻居啊。”

“休想!那个玫瑰园可是我给你准备的嫁妆!怎么可能卖给他?!他想都不要想!”柯爸火气越烧越旺,正想继续说话时,却被夫人塞了一只小黄鱼堵住了嘴巴。

“罗里吧嗦的,上辈子是个鹦鹉吗?”柯妈:“差不多行了啊,人家老约翰也没什么歪心思,想要玫瑰园你不卖不就行了,至于见到他就吹胡子瞪眼吗?”

柯爸啃着小黄鱼,敢怒不敢言的哼了一声,还是很轻的那种。

柯妈继续数落他:“约翰夫妻多热情啊,我们一有什么事需要帮助,他们立刻会帮我们,你还对人家吹胡子瞪眼睛,小孩子都比你懂事,还有啊,他们家的儿子和女儿…………”

柯燃燃惊讶了一下:“约翰叔叔有儿子和女儿?他们不是没有小孩子吗?”

柯妈:“有个同母异父的继子,应该有二十多岁了吧,上次回来还帮你爸爸整理花园呢,他常年住在大陆,偶尔来看望一下妈妈,你不知道他也是正常,他们前几年……就是你去大陆上学那一年,生了一个女儿,特别的可爱。”

柯燃燃翻着小黄鱼的面儿:“我都没见过那个小女儿……”

柯妈:“你一年只回来住两三天,而且还都是宅在家里不怎么出去,自然没有见过她了。”

柯诺诺抱着布丁跑过来:“姐姐!是真的!她特别可爱!”

柯燃燃撇嘴,学他说话:“真的,她特别可爱~。”

柯诺诺脸红,抱着惊恐的布丁一溜烟的跑了。

柯燃燃和柯妈对视一眼,笑得很奸诈,柯燃燃小声问妈妈:“真的很可爱吗?”

柯妈点头:“可爱,粉雕玉琢的小娃娃。”

柯燃燃好奇心大盛,把炸好的小黄鱼挑出来一些装盘:“我给约翰叔叔送过去,顺便看看那个小妹妹。”

柯爸脸黑:“哼。”

柯妈:“你想发表什么言论?”

柯爸:“………没,我什么都不想说。”

云清让帮完工作时候,就收拾行李飞了T国,周韵仪和丈夫给他准备了丰盛的晚餐,外加精美可口小甜品。

约翰虽然不是他的亲生父亲,但是比他亲爹和颜悦色多了。

老约翰亲自给他烤了一只羊腿,并且还让他试吃自己的秘制芝士水果派。

老约翰看着他吃下一口,然后追问道:“尝出来了吗?如果你尝出来的话,这次就是你赢了。”

云清让细细的品尝了一下约翰的芝士派,半响才说:“菠萝……”

老约翰紧紧的盯着他:“只能猜到这一种吗?小子你这会儿输定了。”

云清让笑了笑,向后坐了一下:“苹果和蜜瓜……”

老约翰不服输:“还有一样你没有尝出来,你要输了云。”

云清让放下餐勺,无奈的说:“牛油果……约翰叔叔你为什么要在派里面加牛油果?”

老约翰耸肩,和周韵仪碰杯,愉快的说:“因为这是今年的网红水果。”

云清让哭笑不得:“所以你就加了整整两只牛油果?”

老约翰惊讶的拿着酒杯:“上帝啊!云你竟然猜到了数量!多么令人不可思议啊!”

云清让谦虚的笑着:“承让了。”

他看了一眼朵拉,而小朵拉则笑容甜美的将餐盘中的两只烤虾吃掉。

饭后他会房间收拾衣物,朵拉悄悄的走进来,给他一只精美的礼盒。

云清让温柔的对她笑:“给哥哥的礼物?”

朵拉点头,然后一蹦一跳的离开了。

云清让打开礼盒,精美的礼盒里面放着一副儿童蜡笔画,画里有一个绅士装扮的王子和一个带着猫耳朵发饰的公主,他们中间还站着一个穿着精灵礼服的小公主,别问他是怎么知道的,因为它们头上都有一顶王冠,而且还有对应的身份字母写在一边,画纸放在蓬松柔软的纸条堆上,被保护的很好,云清让拿出来细细的欣赏了好一会儿,眼神都柔和成了水波。

他把这张画拍下来,发送给了柯燃燃。

云清让:朵拉画的我们。

柯燃燃:天呐!我在她心里是公主吗?!我真是太高兴了!

云清让红着耳尖儿打字:朵拉说她很想念你。

柯燃燃:我也很想念小朵拉呢,等有空了我就去你家找她玩。

云清让:我也可以带她去找你。

他忍不住笑着,心里暗想:也可以顺便拜访一下家长。

柯燃燃显然不会相信他还会有小算盘,以为对方就是单纯的想带着朵拉玩,就回复道:好啊,我家在双子区。

双子区的商圈有很多娃娃机,她可以带着他俩去抓娃娃,不知道那些店长见到抓娃娃狂魔回来了会不会郁闷到掉头发。

云清让一愣:我也在双子区,你在双子区哪里?

他曾经因为视频案,让人调查过她上学时的同学和朋友,但却没有刻意去调查她的家人和生活,她是他的女友,而不是犯人,所以他虽然很好奇关于她的一切,但除非她亲口说,不然他是绝对不会去窥探的。

一方面是因为他尊重她,另一方面是因为她跟他都一样,领地性很强,除非自己愿意,否则谁都不能擅自踏入领地半步,他不想触碰到她的逆鳞,不想惹她不高兴,甚至不想让他们有一点矛盾,他会尽量的谦让对方,让他们长长久久能够在一起。

柯燃燃并没有回复他,云清让心里有点小失落:难道她看破了自己的小心思?不想带他见家长?

这个念头一出来就被云清让否认了——他太了解柯燃燃了。

柯燃燃是不会不爱他的,她每次看向他的眼神,都是痴迷又带着一丝疯狂的光彩,乌黑的眼眸里闪烁着碎碎的星光,那是见到喜爱的人时才会有的光亮。

她很爱他。

云清让很清楚这一点,所以他不着急,总有一天柯燃燃会带着他去见家长的。

他忍不住勾起唇角,笑得很甜又很傻,就像是情窦初开的毛头小子一样,坐在窗边笑个不停,很单纯又很傻气。

周韵仪端着食物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了这一幕,她愣了一下,笑道:“在想什么呢?笑得这么开心?”

云清让回神,眼眸带笑的说:“没什么。”

周韵仪太熟悉这样的他了,她已经很多年没有看到他这个样子了:“是不是……你跟穗子和好了?”

枫叶酒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