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她今天依然演技精湛

第32章 假山偷听

这动作实在熟悉的很,秦宝宝依然做出挣扎的样子,并且狠狠的咬上对方的嘴唇!

“嘶——!”

耳边立即响起倒吸凉气的声音,秦宝宝心中得意,终于听到那人低沉又充满挫败的声音。

“是朕!”

秦宝宝惊讶的低呼:“陛下?”心里想的却是:“咬的就是你!”

其实早在他凑上来的那一刻,她就已经认出了他。

因为殷重的身上有着和秦大牛一样泥土和硝烟混在一起的味道。

不过秦大牛每次见自己都会先洗澡,所以他的味道是淡淡的,还有皂角的香味和衣服晒过太阳的干燥温暖。

而殷重身上的味道也渐渐变淡,像龙卷风渐熄,滤去浮尘,化作山巅清风,虽然同样危险,但清凉舒适,让人忍不住想要追一捧,藏在心间。

所以她对他可是熟悉的很,只是讨厌这人贸贸然将自己拉到这种僻静无人的地方,还悄咪咪的做那登徒浪子才会做的无耻行径,就是皇帝也不能这般无法无天!

没咬掉他的舌头,只是一点小教训让他尝尝,都是自己善良!

“陛下恕罪,妾真的不知道是你。”趁着周围昏暗,对方绝对看不到自己脸上偷笑的表情,秦宝宝一边示弱撒娇,一边动了动对方还捏着自己的手腕,“陛下,妾真的知道错了,就放了妾吧!”

“真的知道错了?”

殷重声音有些古怪,似乎强忍着笑意。

秦宝宝心里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可她现在只觉的自己失了腰带之后,冷风嗖嗖的从裙子灌进来,身后的石块也硌得她背疼。

偏身前的殷重越逼越近,体温也越来越高,热的像个火炉,炙烤的她心慌气躁,艰难的咽了口口水,生怕他真的在这里发疯,忙不迭的拼命点头。

“小骗子!”

然而耳边却传来一声轻笑,声音暗哑,微喘的呼吸chao热的喷洒在她耳后,嗡嗡的震动,顺着耳朵传到她的心上,连带着她的心跳都乱了起来。

“既知道错了,那可得好好惩罚才是。”

秦宝宝忽然一声惊呼,然而很快就又被堵住,指腹粗糙的厚茧摩挲着皮肤,瞬间就带起一波波的颤栗!

“唔!”

所以说,她真的是太熟悉他了!

尤其是两人同床共枕这么多次,她的身体也早已习惯,只要他一个动作,她便如冬雪化作春水,在他shen下软成一团。

可秦宝宝强撑着,没有失掉最后一丝理智,故技重施,张嘴就咬了下去!

这次非要见肉,你才能长长记性!

然而这次殷重先一步看穿她的念头,虎口捏着她的下巴,便让她张嘴吐舌,动弹不得。

“牙尖嘴利,还真是半点不能疏忽。”

就知道这小东西是故意的!

“一连再犯,这下,你还不乖乖认罚?”

假山旁边有一汪水池,池水哗哗,冲击着岸边石头,隐有汩汩之声,与之唱和。

殷重凝耳细听,还要拉着秦宝宝一起欣赏。

“听听,口是心非的小骗子!”

“陛......陛下!”秦宝宝猛地缩了一下身子,紧咬着嘴唇,发现自己口齿得了自由,也顾不得逞强,忙求饶道:“陛下饶了我吧,回去......?”

她的声音又娇又软,甜腻的像糖,还是桃子味的。

但里面的急迫和羞恼,甚至都带上了哭音也让人难以忽视。

殷重终究还是心软,叹息道:“乖,让朕好好亲亲你。”

他松开她的束缚,秦宝宝刚松一口气,下一瞬就被他托着抱了起来。

为了不掉下去,她下意识双手揽着他的脖子,自己的脑袋却被他一掌摁下,清冽的气息瞬间将她全部包围,顺着口腔流入胸口,好似她真的拥有了一捧风。

然后这风便在她身体里横chong直zhuang了起来,简直就像是憋了许久一般,这一刻全都发泄出来。

可,拥有天下的皇帝,会为一个人守身如玉,洁身自好,这本就是个笑话。

秦宝宝好不容易才让殷重放弃疯狂的念头,就是嘴唇被亲的有些麻,有些痛,但也都随他了。

只是希望他快点,周围也千万别有什么人来,若是被人看见......到时候直接把殷重推出去,自己就赶紧跑,只丢他一个人的脸就是!

正这么想着,忽就听外面似乎有什么动静。

她心里猛地一跳,下意识用力推了殷重几下,可对方纹丝不动,甚至还把她的抱得更紧了一些。

这下子根本就没法跑!

希望外面的人只是路过,不会发现这里还藏着两个人!

秦宝宝心里又惊又怕,不由紧张的时刻注意着外面的动静。

可偏偏外面那两个人竟然就站在他们外面的假山处停了下来,嘀嘀咕咕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秦宝宝隐约似听到“贤妃”之类的字眼,立马竖起了耳朵,仔细听着他们到底在说什么。

可是殷重却看出了她的走神,松开她的唇,惩罚似的咬了一口她的耳垂,“专心点!”

秦宝宝身子一软,不得不说,这么一通折腾,已经用光了她的力气,她几乎是挂在了殷重身上,只能任他为所yu为。

“陛下......唔.......说好了的......”

“可是你不乖,不是朕失言在先哦。”

“不要......有人......”

“那你就得乖乖忍住,不要让人发现了。”

殷重恢复一贯的强势,毕竟他的忍让却换来小丫头的忽视,这实在令人不爽得很。

天知道他早在宴上看见她跳舞的样子,就已经想对她这样了,甚至像个急不可耐的se胚半路来劫人,可以说心心念念的都是她。

那么,她也应该心心念念的都是自己才行!

于是秦宝宝只觉的自己像张烙饼似的,翻来覆去,前面煎完,后面煎,火烧火燎的,又痛苦又愉悦,两厢冲击,备受煎熬。

而当她一口重重咬在殷重的肩膀上,终于解脱的昏了过去。

等殷重抱着人出来,元忠不知从哪里出来,手中拿着一件斗篷,小心又周到的搭在秦宝宝身上。

看着她月光下,毫无所觉,静谧安详又美丽的面容,心里不由五味杂陈。

但他到底不敢表现出一分一毫来,很快就恭敬的退到一旁,只听殷重下令道:“找个机会,让他和贤妃见上一面,想要做什么,也别拦着他,只仔细盯着就是。”

“是!”

西迷露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