疆爱无痕

疆爱无痕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63章 062:二流子

这年的暑假。

伊勒地区教育部门举办一次高中部青年教师观摩大赛。

西域市名师骆川作为评委,也赶赴西域县赛点。

骆川等评委在西域县宾馆统一食宿。

观摩点设在李茗溪所在的西域县小学。

骆川抽空来到李茗溪的宿舍探望。

来了几次,都吃了闭门羹。

他站在宿舍门口,感到非常纳闷。

这个暑假,李茗溪即没有回阿勒玛勒村的爸妈家,又不在学校宿舍。

一个姑娘家会跑到哪里去呢?!

学校杨校长路过教师宿舍,看到骆川站在宿舍前发愣,连忙走过来。

他知道骆川是参赛评委。

杨校长毕恭毕敬地问候着,“骆老师好,你不会找李茗溪吧?小李老师是你什么人?”

骆川伸出右手跟杨校长握下,“杨校长好,小溪是我妹妹,她去哪里了,知道吗?”

杨校长一听,脸色变了下,欲言又止的模样。

骆川看出来有点不大对劲,心里咯噔一下,着急地追问:“杨校长,没事,有啥说啥。”

杨校长一脸惋惜的表情,遗憾地说:“小李老师,可能住在贾兵家里了。”

“贾兵?贾兵是谁?”骆川第一次听到这个陌生的名字。

李茗溪跟贾兵谈恋爱的事,除了李茗海和骆波,骆家其他人还都蒙在鼓里。

骆川初次听到表妹李茗溪谈恋爱的事。

杨校长见骆川一脸的讶异,惊愕地问,“咋啊,你不知道贾兵?贾兵是小李老师的对象啊,在县工商银行上班呢。”

骆川追问:“这个贾兵人品咋样?”

他从杨校长期期艾艾的话语中嗅出不寻常的味道。

他继续打听道:“这个贾兵人品到底咋样?可靠不?”

杨校长为难的模样,扼腕叹息道:“小李老师太单纯了。”

骆川见杨校长就是不正面回答他的问题,着急了,“杨校长,没事,有啥说啥。”

杨校长吞吞吐吐道:“贾兵,贾兵嘛,是县公安局贾局长的公子,副局长。听说以前谈过不少对象,不知为啥,一个没成。听说哦,我只是听说哦,每次处对象,都是他先吹的,听说哦,有个女孩子怀上娃娃了,他给人家赔了些钱,打掉孩子,最后还是吹了。”

骆川一听,心里哇凉哇凉的,气的脸色煞白。

杨校长见骆川脸色不好,讪笑着解释道:“我听说小李老师跟贾兵处对象,倒也旁敲侧击地提醒过她,你不知道,这个贾兵嘴巴子甜、眼皮子活,哄女孩子那是一套一套的,不少女孩子上了他的当,可是小李老师硬是没听进去,你也知道哦,老师的私人生活问题,我这个当领导也不好过分地插手撒。”

骆川苍白着脸,强装笑脸跟杨校长辞别。

青年教师观摩大赛一结束,评委统一乘车赶回西域市。

骆川并未回西域市,留在西域县处理表妹的事。

他径直来到李茗海的凉皮子店。

看着李茗海夫妇俩正打扫着装饰一新的店面,骆川心头的气不打一处来。

他把公文包“啪”的一声扔到崭新的餐桌上。

这边的动静引起了李茗海的注意。

他扭头一看,竟然是许久不见的骆川。

李茗海连忙放下手中的抹布,腆着笑走过来,“大哥,哪股风把你给吹来了?”

骆川没好气地怼道:“什么风,是小溪那里的邪风吹来的。你知不知道,小溪处对象了?”

李茗海小鸡啄米般连连点头,好奇地回道:“知道呀,咋了?贾兵,工商银行上班的,家里条件好,他爸是,”

骆川不耐烦地摆手,打断他的话,“你这个当亲哥的,就没帮着小溪把把关?!”

见一向温润如玉的大哥脸色不善。

心虚的李茗海一脸的怯意,看着骆川的脸色回道:“我见过贾兵了,人长得不错,工作又好,家里就他一个儿子,一家人都是吃公家饭的,他家连婚房都置办好了。”

骆川见李茗海尽说些风马牛不相及的话,气的在门面房直转圈。

李茗海跟骆滨几个兄弟最怕没脾气的骆川生气。

他也跟在骆川屁股后面打转转。

骆川气的一个转身,对他吼道:“你没打听,这个贾兵人品咋样?”

李茗海也停下脚步,支支吾吾说:“我倒是打听一个吃凉皮的老顾客了,他随口提了一嘴,说贾兵是个二流子。”

骆川手指着李茗海厉声质问:“既然知道他是个二流子,那你咋还允许小溪跟他交往?!”

李茗海委屈的解释,“当天我就跑到学校告诉小溪了,小溪说,贾兵他爸当局长办了些案子,得罪一些人,那是人家无中生有、胡说八道呢。”

骆川恨铁不成钢地低吼着,“海子,咱家兄弟几个,就这一个妹妹,可千万别嫁错人啊,你不知道呀,男怕选错行、女怕嫁错郎啊!”

“无风不起浪,贾兵要是个正经人,人家会背后评价他二流子嘛?你脑子被狗叼走了呀?!”骆川怒不可遏。

这下,李茗海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了。

他连忙让妻子小梁去贾兵家找李茗溪。

小梁也满脸的愧疚,骑着自行车急匆匆离开。

不大一会儿,李茗溪骑着骆波给她买的那辆女士自行车来到凉皮店。

由于综合楼前还没来得及打地坪,坑坑洼洼的砂石地面不大平坦。

李茗溪推着自行车对着小梁嘟囔着,“嫂子,让哥赶紧儿打地坪,好好的门面房,前面是土路,多不相称呀。”

她停好自行车走进凉皮店,看见骆川黑着脸坐在里面。

吓得她吐下舌头,毕恭毕敬地问候着,“大哥好,你咋有空来县上了?”

“小溪,你是不是住在贾家了?!”骆川劈头盖脸地问。

李茗溪白皙的脸涨得通红,低着头微微点了下,“嗯,贾兵说放暑假,我一个女孩子家住在宿舍不安全。”

骆川气结,开门见山地问:“西域县不是有你哥嘛?你哥家现在可是120平米的大住房,还容不下你呀?!女孩子自重自爱,你忘了家里人的嘱咐了?”

李茗溪长这么大,第一次挨骆川的训斥。

她又羞又吓地落了泪,肩膀耸着抽噎着。

骆川一点不留情面,“我看,我们这些人说的话,都跟放屁一样,没球用!”

这是骆川第一次爆粗口,吓得李茗海战战兢兢跟妹妹并肩站在墙根边听着大哥的训斥。

俩人不敢反驳。

骆川板着脸安排道:“小溪,你跟小海今天都去阿勒玛勒村。”

三人赶到车站,包了辆线路车赶往沙枣树乡阿勒玛勒村。

一直视李茗溪如同亲生女儿的李羽在厨房,听到骆川的话,气的脸都青了。

骆川连忙扶着头昏目眩的妈妈,给她捋着脊背,低声安慰道:“妈,幸亏他俩没结婚,现在小溪跟贾兵断了还来得及。这话得您来劝,我这个当哥的,有些话不好说。”

李羽尽量平复自己的情绪,镇定地走到正屋。

李茗溪坐在沙发上惴惴不安地望着脸色不虞的李羽走进来,起身道:“姑----”

李羽摆摆手,对站起身的侄女说:“坐吧,姑问你件事。”

正屋只有李茗海兄妹俩和李羽。

骆川等人在原来的老屋子做着晚饭。

骆峰端着一大桶蜂蜜递给骆川,“老大,这是黑蜂蜜,上次一个老乡赶巴扎没卖完,我低价收回来的,拿回去给我那孙子吃。”

骆滨也提溜着一大堆玩具放在窗台上,“大哥,前阵子我去WLMQ市送货,到批发市场给侄子买的,一直没时间送过去,这次你带回去。”

他指着窗根下的箱子,“这是三十白给大嫂和侄子买的老毛子的巧克力、糖果,还有一个俄罗斯套娃,都顺便捎回去。”

骆川望着一大堆东西,犯愁道:“这么多,我咋拿呀?!”

骆峰指着东面的正屋说:“不有小海和小溪嘛,让他俩帮你拿。老大,你说的那个贾兵真不靠谱?”

骆川脸色沉重地回道:“杨校长告诉我后,我又侧面打听了几个人,这个贾兵就是个二流子,玩弄女孩子的流氓,仗着自己有个好单位,长得帅,家里又有几个钱,骗了不少女孩子。这个小溪呀,真是没脑子,也太单纯了。”

骆峰急眼了,责怪道:“这个小海咋当哥的?!你妈就是想着小海在西域县开凉皮店,有他这个当哥的照顾小溪,也就没咋操心,竟然出了这事,我看这个小海掉进钱眼了,光知道闷头挣钱,不知道关心下自己的亲妹妹。你妈这下又有的愁了,哎----”

砖房结构的正屋里。

李羽询问侄女,“小溪,贾兵这个人咋样,你了解不?”

李茗溪双手抓着衣襟揪着,不安地回答,“姑,贾兵给我发过誓,他会改好的,他只爱我一个人,”

没等李茗溪把话说完,李羽气的打岔道:“这么说,你知道他是个啥人,那你还跟他交往,你这不是自己往火坑里跳嘛?!”

她又转过脸看着自责不已的侄子,训斥道:“小海,当初小溪到县上工作,我给你叮嘱过没,让你多操点心,盯着点,你这个当哥的,就这样不负责任呀?!小溪从小就单纯,遇到坏人,别人哄两句就上当,你妹的性子你不知道吗?!”

李茗海见李羽气的满脸通红,愧疚道:“姑,你别气坏了身子,现在就让小溪跟贾兵断了,还来得及。”

李茗溪一听,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不,贾兵爱我,我也喜欢他。”

李羽气地说不出话来。

许久,她凌厉的目光盯着侄女,厉声训斥,“小溪,你就没听过我的话,让你上高中,你瞒着我参加中专预考。现在你处个对象,也不领回家让我这个当姑的把关,你这是没把我当姑呀?!”

李茗溪顿时抽噎不止。

她走到李羽跟前,蹲在李羽面前,仰着脸哭道:“姑,我已经有贾兵的孩子了,都三个月了。”

李羽双眼一黑,跌倒过去。

李茗海吓得赶紧掐李羽的人中。

李茗溪吓得跑出屋喊骆川等人。

骆川、骆滨兄弟俩几个箭步冲进来。

几个人掐着李羽的人中。

李羽长出一口气,清醒过来。

骆川背着李羽到隔壁的卧室躺下。

李羽病恹恹躺在床上。

李茗溪站在床边,双手掩着脸,眼泪滑进指缝。

李羽再次追问站在床边泣不成声的侄女:“小溪,当着家人的面,现在还有反悔的机会,我再问一次,你能不能不嫁给贾兵,你嫁给贾兵绝不后悔?”

李茗溪用手背擦拭着喷涌而出的泪水,固执地回答:“姑,你就让我嫁给贾兵吧,为了孩子,我也要嫁给他,再说,我是真的喜欢他。”

李羽看着痴情的傻侄女,无力地摆摆手,对着家人说道:“大家开始张罗下小溪的婚事吧,不管咋样,都要让她风风光光地嫁出去,要让那个贾兵知道,小溪不是没有爹娘的孩子,她有娘家,娘家还有好几个哥哥,他不能轻看了小溪。”

李茗溪哭得让李羽心疼。

李茗海也抱头蹲在地上,低声痛哭。

事已至此,生米都煮成熟饭。

学校秋季开学前,李茗溪出嫁了。

正如李羽所说,她是风风光光嫁到贾家的。

丰厚的嫁妆让贾兵一家对李茗溪刮目相看。

李茗海给妹妹陪嫁了一辆最时尚的脚踏板女士摩托车。

骆滨送了一台小天鹅自动洗衣机。

骆川买了一台电视机。

骆江和牛娉给李茗溪买了六身新衣服。

骆波更是大手笔,一台昂贵的DVD,还有金戒指、金耳环、金项链和金手镯,比贾兵给李茗溪送的三金还要多一金。

还外带着给李茗溪的新房花2900多块钱装了一部电话。

李羽给侄女置办了被褥、皮箱等。

李茗溪嫁给贾兵,光嫁妆就三万多元。

贾兵一家人听说李茗溪的嫁妆后,无不啧舌称赞。

他们估算了下,出钱给贾兵盖得这套婚房也就不到两万元。

加上装修和购置家具,满打满算合计三万元。

李茗溪的嫁妆抵得上这套婚房了。

贾家人原本以为李茗溪是孤儿,家境不咋地。

万万没想到,她姑姑家把她当成亲女儿对待。

以前还轻看李茗溪的家世,如今都不敢怠慢她。

出嫁那天,李茗溪哭得稀里哗啦的,脸上的妆容弄花好几次。

李羽对看似恭敬的贾兵说:“小溪交给你了,她从小被几个哥哥惯得,有时候会耍点小脾气,你是男人,要担待些。”

她说不下去了,捂着嘴哭泣着。

骆峰坐在沙发上打量着外貌阴柔的贾兵。

一张瓜子脸,白皙的皮肤,光洁的下巴没一点胡子,满脸的阴柔之气。

他那双微微向上挑的桃花眼闪烁不定的,不敢直视骆峰凌厉的目光。

骆峰是第一次见贾兵,心里一沉,暗叫,坏了!这不是个善茬!

“娶个媳妇满堂彩,嫁个丫头满屋空”。

骆家人心里都空落落的。

被迎娶走的李茗溪离开骆家。

陪嫁的嫁妆也被迎亲队伍七手八脚地搬到了皮卡车上。

迎亲的队伍看着丰厚的嫁妆,直呼骆家是有钱人。

骆波站在窗户旁,目送着被贾兵抱走的李茗溪,双眼湿漉漉的。

心爱的女孩成他人妇,骆波心如刀绞。

既然,他没来得及跟李茗溪倾诉自己的爱恋,那他决定把这份爱深埋心中。

就在不远处默默守护着她。

骆家人要有代表出席贾家在西域县宾馆举办的迎亲宴席。

骆峰夫妇和骆波都没去参加。

骆川夫妇、骆江夫妇、李茗海夫妇和骆滨作为娘家人出席。

人走屋空的骆家小院。

骆峰坐在正屋的客厅抽着烟,对着擦眼泪的李羽说:“哎,这个小贾长了双桃花眼,看人眼神一点不稳,到处乱瞟,可有的小溪受苦的。”

李羽难过道:“你再别说了。”

她满眼的担忧投向窗外。

院子里,骆波站在墙根旁,背对着屋子抽着烟。

一道道烟雾在他头部环绕,映衬的他孤独又凄凉的背影久久萦绕在李羽脑海。

这一刻,李羽猛地一个激灵,心里自责自己太大意,一直以为骆波对李茗溪好,就是单纯的兄妹之情。

看着闷闷不乐的骆波,她似乎悟出点什么来……

伊语涤生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