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从金国将军墓开始

盗墓从金国将军墓开始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61章 ,陈玉楼

老道士虽然人回来了,但对待李老八的态度却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不仅对李老八不闻不问,还像躲瘟神一样躲着他。

次日天刚亮,老道士便不顾李老八的劝阻,执意要走,不知什么缘故,那老道士临别前,将一本破破烂烂的线装古书丢在了地上。

老道士走后,李老八捡起那本线装古书一看,发现这是一本专门教人“憋宝”的古籍,李老八如获至宝,顾不上继续赶路,便捧着这本书研读起来。

这本书堪称是“憋宝人”的百科全书,不仅有对付吊睛龙蟾、镇山莽、玉蝙蝠、美女蛇、火狐狸、虎皮猫、赶山犬等异兽的方法步骤,还记载着每种异兽对应的宝物和寻觅它们的办法。

据书中记载,李老八想要捕捉的雪蛤,虽然难以寻觅,但却算不上特别稀奇的宝物,可那通体雪白的雪蛤却是以哀怨之气为食的异兽,只有在那种囚禁了大量囚犯,哀怨之气滔天的地方才能找到它的踪迹。

而且,书中说在清廷流放罪犯的宁古塔附近,有一条每年的八九月份就会冰封的地下河,有憋宝人曾在那里见到一只磨盘那么大的,似冰雪般晶莹剔透的雪蛤,可惜那个憋宝人学艺不精露了形迹,被那雪蛤逃走了。

……

徐满仓看得正入神,窗外突然传来了一阵喧哗声,他放下古书,走到窗前向外一看,只见在招待所大门门口的电灯下,服务员正在驱赶一个须发皆白的老头儿。

那个老头儿的头发都白了,身子骨却十分硬朗,他一边躲避服务员,一边高声叫道:

“哪位是京城来的贵客?请出来说话。”

徐满仓顿时就是一楞,这个招待所本就没住多少客人,京城来的更是只有自己和胡八一等人,可自己明明不认识这个老头儿啊!

此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多,除了那个值班的服务员以外的其他人都睡了,徐满仓怕这个疯疯癫癫的老头儿吵到别人,连忙把铁尺和古书放回原位,走出九叔的房间,准备去会会这个身份不明的老头儿。

走了没几步,徐满仓便发现这个老头儿打扮得十分怪异,他左手拿着一本线装古书,右手挥舞着一根拇指粗的竹棍,身上穿着一身破旧的灰布长袍,看起来就像电视剧里的算命先生似的。

那老头儿听到徐满仓的脚步声,一顿竹棍,对服务员吩咐道:

“老夫要找的贵客来了,你快去备上一桌酒菜,我要设宴待客。”

服务员不耐烦的喊道:

“你个又穷又瞎的老神棍,少在这装大尾巴狼,我告诉你,你要是再不走,以后我可连剩菜剩饭都不给你留了。”

听到“又穷又瞎的老神棍”这几个字,徐满仓顿时反应了过来,难怪自己觉得这个老瞎子眼熟,这特么不是潘粤明版的陈玉楼嘛!

陈玉楼嘴一撇,冷哼一声训斥道:

“小子无礼!尔不知老夫是何许人,怎敢如此不修口德?老夫昔日也曾是名动江湖的英雄豪杰,就连首长那等英雄人物都要和老夫平辈论交,尔这小辈安敢欺我!”

说实话,陈玉楼那副摇头晃脑,倚老卖老的样子,着实是有几分欠扁,别说那个服务员,就连徐满仓都有种剋他一顿的冲动。

徐满仓将怒气冲冲的服务员打发走,向捋着山羊胡,一副前辈高人模样的陈玉楼问道:

“老先生,您找我有什么事?”

陈玉楼瞎了这么多年,听声辨位早已成为了吃饭喝水一样的本能,他悄悄调整了一下位置,使徐满仓只能看到自己的侧影,说道:

“老夫云游至此,听说古田县来了几位京城人士,于梦中偶获天机,特意来与几位结个善缘。”

俗话说做戏做全套,走南闯北多年的陈玉楼自然是深喑此道,说完便伸出双手,在徐满仓身上乱捏起来:

“老夫自幼精研家传卦术,一个竹筒装天机,数枚铜板卜万事,摸骨观人不须言,便知高低贵贱……”

也不知陈玉楼到底是真会摸骨还是瞎说,摸到徐满仓的眉心时,他忽然手上一顿,有些奇怪的说道:

“奇哉怪也,尊客眉心高耸,额头宽广平和,耳垂大而有珠,双手手捧日月,命格竟似世外之人般无法揣度,不知尊客仙乡何处、姓甚名谁?”

徐满仓还没想好怎么回话,胡、胖二人突然领着那个长途车司机走了进来,他连忙把胡八一拉过来,想见识见识胡八一被陈玉楼占便宜的名场面。

胡八一虽然是摸金校尉,但他并不怎么相信这套神神鬼鬼的东西,再加上陈玉楼的双手老茧纵横,像鹰爪一样粗糙,他就更不愿意配合了。

他一边摆着头躲避陈玉楼摸过来的双手,一边向徐满仓抱怨道:

“老徐,这老瞎子是干嘛的?上来就对我动手动脚,你快让他停下,不然我可发火了啊!”

他这一分神,顿时被陈玉楼双手抓了个正着,陈玉楼一边在他头上乱摸,一边抑扬顿挫的说道:

“怪哉,尊客的面相竟与老夫年轻时有几分神似,莫非尊客与老夫还有几分渊源?”

胡八一勃然大怒,骂道:

“去你大爷的,谁跟你这老瞎子有渊源?我告诉你你赶紧给我起开,别缠着我们,不然有你的好果子吃。”

说实话,目睹潘粤明版的陈玉楼占靳东版的胡八一的便宜,徐满仓真有种啼笑皆非的感觉……

人老精,马老滑,兔子老了鹰难拿。

少年白发者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