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从金国将军墓开始

第12章 ,南下

第二天上午,在胡、胖二人带着那点可怜的收获返回岗岗营子的时候,徐满仓也踏上了南下的火车。

目的地——深圳。

他去深圳可不是去淘金的,而是想以深圳为中转,想办法混到港岛,在港岛弄到合法身份以后,再以投资的名义回到大陆。

我真特娘是个天才!

徐满仓对自己的计划很满意,如此一来,他就会从一个见不得光的“黑户”,摇身一变,变成心系祖国的“爱国港商”!

不仅不用再担心被某些人视为“肥羊”,反而会成为实权人物的座上宾!

而且,在他完成系统任务的时候,“爱国港商”这个身份,还可以避免一些预料不到的麻烦。

最妙的是,等到97年香港回归的时候,他还可以名正言顺的“认祖归宗”,重新成为堂堂正正的中国人!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他必须在短时间内积累到足够的财富和地位,只有这样,他才会成为相关部门眼中的“香饽饽”。

……

当火车即将到达终点站的时候,饶是徐满仓做足了思想准备,还是被车窗外的景象惊呆了。

随处可见的田野、荒地,富有南方建筑特色的二层小楼,皮肤黝黑、戴着草帽、骑着自行车的行人……

这是寸土寸金,繁华程度不亚于北、上、广的深圳特区?

徐满仓脑子里不由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我要不要趁机买下一大块地皮,开发成商场、公寓,做个不是在收租,就是在收租路上的包租公?

到时候大裤衩、花衬衣一穿,脚上再穿双人字拖,左手拎着一大串房子钥匙,右手拿着装房租的大麻袋,遇到交不起房租的漂亮女房客……

徐满仓沉浸在美好的幻想中,连火车什么时候到站都没发觉,直到被打扫车厢的列车员喊醒,他才拎着行李走下了火车。

……

两天后,深夜,梧桐山。

徐满仓跟在两个精壮的男青年身后,小心翼翼的行走在崎岖的山路上。

“汪!汪汪!”

听到远处传来的狗吠声,走在最前面的青年面色大变,压低身子道:

“小心,附近有巡逻队!”

徐满仓不以为然:

“怕什么?咱们绕过去不就得了?”

另一名青年:

“大哥,绕过去?哪有你说的那么容易!巡逻队的那些狗都受过特殊训练,只要咱们被它们闻到一点气味、听到一点响动,它们就会狂吠不止,带着巡逻队来抓咱们!”

“那怎么办?”

领头的青年从怀里掏出一个油纸包,从里面倒出一点白色粉末,得意一笑:

“放心,我有对付它们的秘密武器。”

他一边把手中的粉末撒在自己身上,一边解释道:

“这是用老虎的屎尿做成的粉末,闻到这个味道,再厉害的狗都得被吓得屁滚尿流。”

徐满仓强忍着恶心,抓了一小把腥臭的粉末撒在身上,开口催促道:

“别废话,咱们接下来怎么走?”

领头的青年意犹未尽的咂咂嘴,指着远处说道:

“沿着这条路穿过梧桐山,再在菜屋园那里越过铁丝网,然后咱们就到港岛了。”

“咱们?你们两个也要过去?”

领头的青年回道:

“对呀!我老表在那边给一个姓霍的大老板开车,我们要去投靠他。”

说话间,三人重新上路。

三人都是精壮的汉子,很快就穿过梧桐山抵达了菜屋园,躲藏在一处低矮的灌木丛里。

领头青年向徐满仓二人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小心翼翼的把头探到外面,观察二三百米外的铁丝网。

徐满仓也悄悄探出头,向铁丝网那边看去。

只见铁丝网前不远处有一间哨所,哨所门口站着两名牵着狗来回巡视的哨兵,不仅如此,哨所上方还安装着一盏亮度惊人的探照灯,将哨所附近照的灯火通明。

徐满仓观察了一下就缩回身子,想看看那名领头青年是不是还有什么“秘密武器”,可以让他们安全的靠近、越过铁丝网。

“娘的,这里什么时候安的探照灯?”

领头青年收回身子,骂了一声,然后对徐满仓说道:

“兄弟,事到如今,咱们只能拼一把了!趁着哨兵还没发现咱们,咱们先往铁丝网那边靠靠,剩下的就只能硬闯了!”

徐满仓差点被他气死,你观察半天,告诉我只能硬闯?

……

由于出现了意想不到的变化,徐满仓等三人的动作只能更加小心,随着距离越来越近,徐满仓甚至听到了那两名哨兵交谈的声音。

“啪!”

一名哨兵拍掉趴在自己鼻子上吸血的蚊子,向另一名哨兵抱怨道:

“班长,咱们到屋里去吧,我都快被蚊子吸成肉干了!”

另一名哨兵端着手中的枪,头也不回的回道:

“你个新兵蛋子哪儿那么多废话?提高警惕,注意警戒!”

那名新兵沉默了不大一会儿,便将班长的话抛到了脑后:

“班长,咱们这儿真有偷渡的人啊?我来了都快半个月了,怎么一个也没看见?”

那名班长扫视了一下四周,从兜里摸出一支烟叼在嘴里点燃,道:

“咱们这儿这么偏僻,本来知道的人就不多,再加上上级给咱们安了探照灯,那些想偷渡的人自然会想别的办法,不管是坐船还是游泳,都比从咱们这儿走方便多了。”

想了想,他继续说道:

“等你遇到偷渡的人的时候,别直接朝人开枪,都是咱们的同胞,你先警告一下,如果他们不听的话再开枪。”

那名新兵不依不饶的问道:

“为什么呀!不是说偷渡客一律按叛国罪处理吗?”

“哪儿有那么多为什么!你愿意听就听,不愿意听就算了。”

说话间,那名班长发现新兵牵着的那条大狗有些异样,开口问道:

“大黄怎么了?怎么夹着尾巴趴在地上不动了?”

“我也不知道,刚才它还尿了我一鞋呢!班长,你说大黄是不是闹狗了?”

……

在两名哨兵聊天的时候,徐满仓等人已经摸到了距铁丝网三十多米的地方。

少年白发者

作家的话
求推荐,求收藏!
明天合同应该就到了,想投资的朋友抓紧时间!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