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王妃是锦鲤

第7章 莫不是动了手脚?

春日宴本来就是持续整整一日的。

这一整日的时间,富家小姐们全都冻得瑟瑟发抖,但毕竟每个人还拿了个披风,稍微好一些。

只有慕蓉安,为了惊艳四座,别说披风了,她连鞋子都穿的非常清凉。

一整日下来,整个人都冻僵了。

等散场的时候,所有小姐都迫不及待的钻进马车,马不停蹄的往家里赶。

只有慕悠悠,散步似的往前走,管家已经早早的在门口等着:“小姐,冻坏了吧,车上有暖炉,稍微坚持一会,马上到家了。”

慕悠悠在所有人的愤怒当中,缓缓吐出一句:“不冷,怪热的,这裘皮果真暖和。”

气煞众人。

管家将人扶上马车,自己亲自驾车。

慕蓉安恶狠狠地看着他们远去的身影,眼眸里透着十足的阴狠恶毒。

紧接着,她被侍女扶着往二皇子吴御凌的院子走去——她要让该死的慕悠悠付出代价!

慕悠悠在马车上解下系带,用手扇了扇风。

管家笑呵呵的开口:“小姐,您可真是神了,说降温就降温!”

她眼眸微微一敛,淡淡开口:“什么神,不过就是惯会些小把戏。”

慕悠悠上辈子其实学了很长一段时间判断天气,只希望每次约渣男出去的时候都是好天气,别冻坏了他。

只可惜一腔热情喂了狗。

到了家,管家贴心的端上热姜茶,又命人把地龙烧起来,生怕她着了凉。

慕悠悠觉得如今的生活真的还蛮好,别有人找茬,这就是最舒服的生活状态。

然——

“请柬?”慕悠悠看着眼前的慕蓉安,心里升起几分不好的预感。

上辈子自己只进过一次宫宴,是被眼前这好姐妹带进去的。当日就被算计着出了好大的丑。

“二殿下说,春日宴天气突变,冻坏了我们,所以特意在御花园设下宴席,宽慰我们。”

说着,她兴奋的攥住了慕悠悠的手:“悠悠你放心,只要在宫宴上表现的好一些,陛下一高兴,就不会同意二殿下退婚了!”

虽是这么说,她眸子里却翻涌着狠毒。

慕悠悠堆起笑容:“好的呀!那我们到时候见!”

风雪大作的天气,不过持续了一日便没了。

好似所有人都出现了幻觉,天气依旧温暖,阳光明媚,春暖花开。

春衣已经赶制好了,在宫宴的前一日就已经递到了慕悠悠的手里。

宫宴设在后花园,花团锦簇争奇斗艳,天气正好。

慕悠悠进去的时候,三五成群的小姐们,早早的就成群结队在一起了,将她彻底孤立。

慕蓉安一边笑眯眯的和其他小姐说话,一边故意往她这边看。

带着明晃晃的得意和显摆。

这次的宫宴的确是为了弥补京城的小姐公子们,只要是来了的,都能在宫女的手里领到一份太医院调制好的补药。

皇帝笑呵呵的说了几句,就拉着逸王温北乱,坐在了桌前,看来是想要与民同乐。

二皇子吴御凌倒是逮到了机会,朝着慕蓉安的方向看了一眼,紧接着就宣布,宫宴开始。

并且着重夸赞了慕蓉安前两日被冻得生病,今日还坚持来宫宴,是典范。

慕蓉安高高的扬起头颅,接受着小姐们的羡慕。

毕竟让二皇子能单独夸奖,的确算得上是一种福分。

接下来就是各位小姐崭露头角,表演才艺的时间了。

慕蓉安拉着慕悠悠的手,一副姐妹情深的模样。

“你不是舞跳得好吗,今日我可是特意给你准备了一件衣裙,你赶紧去换上,待会儿哄得二殿下高兴了,总归还有一线生机。”

她笑的虚情假意。

慕悠悠缓缓的把手抽出来,笑的温和:“你今日这么积极,莫不是在衣裙上动了什么手脚吧?”

简单粗暴,挑明真相。

慕蓉安的笑容直接僵在了脸上。

毕竟在她的印象里,慕悠悠是个典型的软包子,绝对不可能还口。

“怎么可能呢?”她咬了咬牙,再次伪装成笑脸,“我只是希望你能开心一些。”

说着,还挽住她的手,故作亲昵。

慕悠悠只觉得反胃,一把将人推开:“哦,既然没问题就送给你了。”

说完,自己随便找了个椅子坐下来,显然不愿意再动了。

慕蓉安见第一个计谋没成功,也只能咬了咬牙忍住。

“那你……玩的开心,我过会儿再来找你。”

转过身的时候,她的脸上已经有了阴狠之色。

慕悠悠不再理这些拉帮结派的京城小姐,谁知道慕蓉安到底怎么败坏自己名声的。

此时的小姐们又是唱歌跳舞又是抚琴吟诗,热闹极了。直接把慕悠悠无视了个彻底。

就在她准备这么坐着等结束的时候,温北乱走了过来。

男子穿了一件金丝软底长靴,一身绛紫色的长袍滚着银边,玉质腰带,上面还缀了一块美玉。

一双桃花眼狭长锐利,透着几分媚态,却不敢有人上前搭讪。五官精致面如玉盘,身形挺拔欣长。

若不是脾气太过暴戾怪异,估计此时贵女们定扎堆过来。

“上次……没冻着吧?”温北乱坐下来的时候,没头没脑的扔过来一句话。

慕悠悠诧异看过去的时候,只见他眼皮垂着,似乎懒的抬头。周身清疏冰冷,透着闲人勿近的姿态。

“没事,我上次穿的可厚了!”

慕悠悠倒是不怕他,甚至还朝他笑起来。

皇帝见状也凑过来。

他好奇的打量了慕悠悠一眼,紧接着笑起来:“难得见逸王能说句话,慕小姐果真与众不同。”

那些贵女们傻了眼——

与众不同?哪里不同?太格格不入了吗?

皇帝再次夸起来:“这就是住在你府上好几年的小丫头?长得真不错,若不是与我儿有了婚约,许配给你倒是合适。”

所有人都死死的瞪着慕悠悠。

这该死的贱人到底使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她们这辈子可能都和皇帝说不上一句话,结果这贱人!居然让陛下上赶着和她说话?!

不远处的慕蓉安,更是攥紧了手——这贱人被皇帝夸奖,婚大概是退不成了!

雪啾啾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