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王妃是锦鲤

咸鱼王妃是锦鲤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0章 我?好得很呢

慕悠悠笑眯眯的把签字画押的欠条收好,这才心情大好的朝着众人摆摆手:“感谢各位当证人,等银钱收回来的时候,我慕家定设宴席答谢诸位!”

说完,还不嫌事大的加了一句:“整个京城都有份哦。”

这下,不过一个时辰,整个京城的人都知道慕蓉安欠了慕家两千多两白银,全都感叹家贼难防。

管家看着坐在院子里嗑瓜子的自家小姐,越发感动:小姐可真是太聪明了!

至于请整个京城的吃饭?问题不大,他们慕家有的是钱!

天气越来越暖和,很快便到了祭祖踏青的时节。

慕悠悠在收到请柬的时候,忽然冷笑起来。

她记得上辈子这个时候,自己是被慕蓉安忽悠去的。当时自己可傻的厉害,被慕蓉安几人算计却浑然不觉,最终在大庭广众之下出尽洋相。

就连京城孩童都知,慕悠悠水性杨花,就连祭祖时节都耐不住寂寞。

“小姐,慕蓉安那边已经准备使坏了,您就别去了。”说话是慕悠悠发现的那个细作小厮,如今已经彻底归顺,还负责通风报信。

慕悠悠打了个哈欠:“嗯,都准备了些什么?”

小厮和盘托出,和自己上辈子知道的并没有半点差异。她唇角微勾,随手扔给他一块碎银子:“干的不错,你再帮我去办点事情。”

说着,她附在小厮耳边轻声几句。

小厮微愣,紧接着用力点头:“小姐您放心,保证办妥。”

说完,就喜滋滋的颠着碎银子走了。

慕悠悠刚准备进屋休息会儿,就听下人说,逸王殿下来了。

等她赶到正厅的时候,温北乱已经坐着喝茶了。

男人一袭竹青色长袍,里面套了一件白色。层次分明,清逸疏冷。

“怎的,本王不提,就不道谢了么?”他声音冷冷的,眉头紧皱。

慕悠悠这才恍然想起这件被遗忘的事。

她堆起满脸虚伪的笑容,连忙小跑着到了温北乱面前:“这不是忙着处理流言蜚语还没顾上嘛。”她讪讪的说着,就开始给他泡茶。

温北乱依靠着椅背,垂眸看她。

“请柬,收到了吧?”

慕悠悠点头,把茶壶放下。

没想到他竟开口:“慕蓉安那个人你小心些,说不准她不会罢休的。”

慕悠悠坐下来,朝着他笑。

“嗯,我知道,就因为她会捣乱我才去的,不然怎么能让她看出来,我根本就不是能任人欺负的人了?”

温北乱愣了好长时间,忽然笑起来:“嗯。”

之后的很长时间,他都没说话。

就好像是把慕家当成了自己家似的,喝茶看风景,一直坐了有两个时辰才走。

走之前还说:“本王也会去,上次多亏了你的好运我才没受伤,这次也拜托你了。”

慕悠悠瞪大眼睛,看着他缓缓离开。

当朝皇帝是个非常开明的人,颇为喜欢这些节日,为人宽和,没有架子,算是整个国家历史上最受百姓爱戴的一位皇帝。

这些节日,全都是皇帝牵头。这皇帝又非常喜欢逸王温北乱,次次都叫上他。

祭祖踏青,两项活动是分开的。

严肃的祭祖仪式完成,就是皇帝开开心心带着自家皇子们,京城小姐公子们紧跟其后的踏青了。

京城稍微远一些的地方,有一片很漂亮的花园,如今正是百花盛开的时节,最终就将踏青地点定在了那边。

慕蓉安的伤好的七七八八了,这次她非常努力的降低了自己的存在感,亲亲热热的要和慕悠悠凑在一桌。

那几个慕蓉安的好姐妹也腆着脸凑过来,一副大家很熟悉的模样。

一番闹腾,美味佳肴上桌,整个现场的气氛就更热闹了。

慕蓉安的眼眸里闪着精光,忽悠着慕悠悠喝酒。

后者笑眯眯的配合:“表妹你也喝啊?这酒没什么问题吧?”

慕蓉安愣了一下,连忙将酒杯里的酒喝干净,以示清白。

慕悠悠也学着她的样子一饮而尽,两个人笑嘻嘻的吃吃喝喝,看上去气氛极好。

慕蓉安在心里盘算着时间。

她在这酒杯上做了手脚,也在某个菜品里做了点小动作。

但只有两种药物放在一起,才能发挥应有的作用。

“悠悠你是不是喝醉了?”

慕蓉安适时的开口,紧接着环顾四周:“不然我扶你去旁边的凉亭歇息一会?”

后者似乎有些茫然的点头,紧接着憨憨的笑:“好啊,头有些晕,可能喝的多了。”

慕蓉安心里一阵激动,紧接着朝着几个小姐妹做了个手势,就带着人往偏僻的地方走。

她一想到待会那肮脏的画面,她就不由得一阵激动。

这该死的贱人,害得她出丑,如今还要她还钱,真是岂有此理!

“安安,这钱你准备什么时候还我啊,两千两呢!”

她一路上故意装醉嚷嚷着,慕蓉安几乎要气的骂人。

“马上,马上就还了。”

她一边说着,浑身虚弱的几乎走不动了。

“就在这儿吧。”慕蓉安拽着人坐下,死死的拽着她的胳膊,“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你靠在这里休息一会,我帮你看着。”

和前世一模一样的话。

若不是前世她恍惚觉得不对劲,硬撑着,估计就被那贱人得逞了。

但即便如此,自己中了药还是全身没力气,最终被人看到了很容易被误会的画面。

“好。”慕悠悠忍下满心的愤怒,朝着她笑,“你也休息会儿吧,你脸色好差,待会陛下可能会问呢。”

慕蓉安摸了摸自己的脸,这个时候她已经察觉到整个人不对劲了。

她忽然想到什么似的,猛地站起来,紧接着头晕目眩。

“慕悠悠你!”

后者斯条慢理的站起来,眼眸里哪儿还有半点慵懒?

“我?我好得很。慕蓉安,你挑衅在先,就要承担后果。”

她唇角微勾,就看着慕蓉安昏迷了过去。

她将人放在隐蔽的地方,紧接着弯腰迅速离开,再接下来——

她心一横直接跳进了水池里,大呼小叫起来:“救命啊,救命啊,有没有人在?”

雪啾啾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