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之凡骨忍传

第61章 我莫得感情,也莫得钱

手持刀刃便不由自主的想砍些什么。

据说身为剑客,只要看过刀锋的纹路,就可以看出那把刀斩了多少人。

不凑巧做不到这一点的黎真难以相信这种玄乎的说法,但多少还是可以看出手中这把刀还算凑活的样子。

与粗暴没有技巧在使用武器的黎真不同,兜帽男的这把刀有被好好保养善加使用着。

双方都使用了武士流派中的技巧用查克拉强化附魔自己的武器,可对于查克拉运用熟练度上,黎真却不及那兜帽男,所以刀上满是不必要的缺口。

只不过熟练度这种东西要靠时间刷上去的,黎真并不感到气馁,赢的人是他,这把被精心呵护供养着的别人老婆,最后不还是在他手中满脸娇羞被剥光外衣分开了双腿。

刷了兜帽男这个野外小BOSS之后爆出来了一把蓝色品质的打刀和一把绿色品质的胁差,再从这家伙的青色甲胄上拆下来能够用到的部件替换掉自己身上挂甲损坏的部分,搜刮了这伙强盗截来的财物,一般玩家这时候就会回去交任务或者继续刷点别的什么,对于那些死于AOE的杂鱼多半不会有兴趣。

但对黎真这种垃圾佬玩家而言不去摸尸体,不所到之处寸草不生,就会感觉损失了一个亿。

虽然愉快的捡尸体环节一如既往没可能有什么大收获,这群死穷鬼也没几两银子,若非搬运这些家伙的衣物武器有些过于麻烦,这些死者连最后的尊严都不会剩下。

夜风灌进黎真的衣领中令他打个寒颤,拉紧了自己那白色的羽绒毛领,重新带上了暗金色的狼面具稍作挡风,选择这面具并不是为了装逼……好吧,除了装逼之外,姑且还有着其隐藏真面目的作用。

那是之前稍微有些得意忘形的洗劫过强盗团和黑帮,结果被残存下来的家伙给盯上,虽然这伙下三滥不值一提,可在吃饭睡觉排泄的时候杀出来就很影响心情不是么?

也不是说黎真就专找黑色的那一面下手,白色那一面有柔弱可欺的肥羊他也一并会吞下,顶多是赠送对方不抵抗就不会死的开业大酬宾,黑色这一面就多半不留活口了,因为实在是太麻烦了。

“咕~~”

查克拉与体力过分消耗的黎真坐在篝火前取着暖,架在火焰上沸腾的汤锅散发出令人难以拒绝的香味,土豆与肉块在锅内翻滚,不用多想已经到了入口即化的完美时刻。

黎真蛮喜欢吃烤肉的,但对煮烂的这种肉委实没有兴趣,感觉有些恶心,不过比这更恶心的食物在当实验小白鼠的时候他都吃过,现在要不是汤面上一股殷红越来越淡,他也没矫情到宁肯饿肚子也不吃的地步。

汤面上那一抹殷红恐怕是刚才哪个倒霉蛋的血溅了进去,老实说卫生不卫生什么的已经不在考虑范围了,黎真其实也并不是很介意,只不过远在西部的亚瑟·摩根先生的惨痛教训令人不得不考虑到是否有病菌感染这种下下签。

“#^*%……”

最终在一阵低沉咒骂中黎真烤了烤冷硬的干粮,就着肉汤的香气下饭。

尸横遍野的中心点,胃口不错的黎真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就餐环境,在听到野兽嚎叫后打消了就地睡一晚上的决定,虽然谁给谁加餐还不一定呢,但黎真还是很烦睡觉被吵醒这件事。

远离了全军覆没的强盗团,阵阵的寒风令黎真第一次对家,房子这种东西心生一丝渴望,不由想起了自己曾经那个小小又温暖的狗窝,现在想起那电脑主机风扇的噪音都有些怀念的意味,今晚要是找不到一处遮风处歇息就只能在树上当一晚上路飞了。

月光之下白花花的肉体稍微晃到了黎真的眼,不着片缕的年轻女人一脸被玩坏的表情,皮肤上满是蛮行留下来的伤痕,双眸之中失去了高光。

本来在一番欢愉过后这女人也会被结束不幸的一生,不留下任何隐患,只是不知道那施暴者是见情况不妙跑了,还是觉得我能行,我能反杀跑回去送了人头。

黎真透过面具观测孔的双眼之中没有丝毫波动,脚步微顿便从这不幸的女人身上垮了过去,继续寻找着今夜的栖身之所。

说起来这种感觉颇为奇妙,只是与强敌交手过后或多或少自身都会有一些提升,虽说不是赛亚人那种世界观设定,不过对自身的状态增减能够清晰感知到,这也是查克拉的作用么?

不去考虑大蛇丸的危言耸听……唔,也许不是危言耸听,管他呢。至少现在的黎真算是去掉了一身DeBuff,完全的无拘无束了。

可是本该是件可喜可贺的事情,黎真却感受不到多少喜悦。

虽然这具实际年龄九岁左右的年轻肉体被强制成长到了十三,四岁的少年姿态,可灵魂上却早已过了激动热血的年纪,反倒因为长久以来的死亡威逼压榨着黎真求生的动力,现在毫无压力之下身心垮了下来,在那间破房子里调整了许多时日才重新振作走了出来。

一直以来想做的事情最后发现和自己所想的有些出入,被压制着的查克拉修行并未出现什么猪突猛进的离谱现象,每日进展几乎微不可查,剑术的锻炼也终于可以提上行程开始毫无感情的挥动,如何可以的话黎真想找一处十里坡练个十年八载的,待到感觉有了足够的力量储备再出去看看。

说笑的,黎真没有那么好的耐心,再者终归还是要吃饭的。

查克拉似乎每个人体内都有,可能够将之运用起来的人却并没有黎真所想的那么多,所以小心谨慎的黎真逐渐发现自己似乎比不少人都要强这件事情,不巧的是他并不是那种拥有力量还依旧遵纪守法的好市民,为了吃口热乎饭还要去打工,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再者现在混乱的战争时期大多数百姓都无力去接济或者收留让黎真这种来历不明小鬼去工作。

于是黎真毫无心理负担的走上了杀人放火金腰带这条二周目不同选择的道路……只不过他作为曾经的老百姓终究还是对踹开老百姓家的大门烧杀掳掠这种事情心有反感,他还是极端厌恶做这种事情的下三滥,于是乎就想到了去打劫这种下三滥岂不是两全其美的好主意?

高风险高回报,全鲨了就不产生任何债务纠纷,您最佳的选择!

“……啧。”

胡思乱想的黎真停下了脚步,重新又走了回去。

黎真大爷是那种看到了脏东西就想要打扫干净,摆放倾斜了的画像就要扶正,做事情就要有头有尾的那种神经病。

虽然对这个躺尸的女人没有丝毫的性趣,也不在乎她的死活,可既然出现在了黎真大爷眼前,黎真大爷那神经病一样的脑回路就不由得去想这女人今晚会被冻死还是成为野兽的加餐小点心,亦或者重新振作起来抢了强盗们的武器从此性情大变成为了山贼王?

他可是打游戏出现不同选项都要多次存读档每一个选项都要选一次的神经病。

因此这绝非什么正常的救人路线,只是一个神经病强迫症患者的自我治疗。

“起来。”

冷淡的声音没能让那双眼失去高光的女人有丝毫反应,若非那胸前的丰硕有所起伏怕是与尸体无异。

“喂。”

毫无怜悯心的黎真大爷踢了踢这死尸一样的女人依旧没能触发对话功能,不由烦躁了起来,突然想到若是躺在这里一脸被玩坏表情的是个……年轻小伙?或者面若枯槁的老大爷?亦或者脑满肠肥的大婶?

我看谁踏马还会理会这一茬!

“真是……麻烦死了。”

低声抱怨着的黎真大爷拿起女人的衣服丢在她身上,也没那个心情和耐心为她穿衣服侍,扯过自己身上为了取暖而不是为了装逼的灰色斗篷,以捆粽子的手法将这女人捆在里面,然后扛麻袋一样顺手扛在肩上。

“话说……要把这家伙丢到哪里去?”

一头灰发的少年扛着死尸一般的女人,再一次陷入了强迫症的死胡同里

鸠鹤.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