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之凡骨忍传

第48章 无言

拷问的尽头拥有什么呢,答案是死。

无论是被拷问者宁死不屈就那么死了,还是没有了拷问价值被处死,都是死罢了。

话虽如此,黎真并没有掌握去拷问他人的技能,但这并非代表他不知道该如何去做。

施以伤痛,施以折磨,施以恩惠,施以绝望。

类似的事情黎真倒是见过不少,但黎真……并不喜欢做那种事情。

虽然想要为所欲为做很多以前做不到的事情,想要用力量来使他人屈从黎真的意志,但是现在的状况却有所不同。

躲避可能有的追寻,黎真带着石久留来到一处随处可见的洞窟,洞窟有人为制造的,也有天然形成。茂林与岩山,原始自然的面貌在这个世界得到了极大的保存。

石久留紧闭双目,如果不是无法动弹的话,连双耳他都想要封住。

往日聒噪的嘴巴在被黎真抓住后不再启合,即使再怎么喜欢讲话,面对伤害了自己的敌人也没有什么好讲的。何况石久留知晓对方不杀自己是为了什么,木叶的情报石久留一个字都不会向敌人透露。

无论是因为受到过的保密训练,还是因为关乎木叶同伴生死的情报。

那么,要怎么才能让这家伙开口说出我想知道的事情呢。

黎真到这时候才开始想这种行动之前就应该想好的事情,毕竟他只是临时起意。

对待铁之国小混混时的残忍折磨这时候才被回想起来,明明是自己做过的暴行,但对黎真而言那并不是什么值得记忆的内容。

不过同一套内容放在忍者身上不知道奏不奏效,黎真说的并不是什么为同伴着想,爱啊情之类的无聊意志,而是更为现实的缘由。

以前黎真伙同那群小鬼俘虏过雨隐村的忍者,那时候黎真就想要获得许多信息,多的不说,至少他最为关心的忍术内容……至于最终收获的也只有那些忍者的死。

“到时间了么。”

随着黎真的自语,被兽口束缚住的石久留只觉得身体一轻,咬住他的灰狼化作烟雾消失。

石久留猛地睁开眼睛,即使被灰狼们咬的遍体鳞伤,但那些都并非致命伤,动用积蓄在体内的力量的话……

“劝你不要那么做。”

睁开眼睛的石久留,入目的便是那抵在自己喉咙前的刀。

“咕……”

轻举妄动便是被贯穿喉咙的死之恐惧。

接下来……

黎真用刀尖逼迫着石久留抬起头看着自己。

“仔细想想看我想知道的事情对你来说应该不算什么重要的内容才对。”

“……”

“你要是愿意配合的话我会很高兴的。”

“……”

“其实啊,我就快要死掉了呢。”

“……”

“所以想找一个叫纲手的女忍者帮忙想想办法,不过我连她这个人是否存在都不知道。或者被誉为五大国最强的木叶有什么尖端医疗设施或者别的什么人可以帮忙的话就再好不过了,不过看你们木叶现在那副草木皆兵的警戒样子,别说进去了,连交涉都不太可能。”

如果是和平时期,黎真或许可以光明正大的走进木叶,哪怕不指望白嫖木叶,委托他们救治自己付出报酬都是有可能的。

但现在不行,现在的木叶隐村连一只老鼠都钻不进去,黎真别说交涉了,怕是刚一接近就被漫天的忍术忍具轰杀至渣,这也是他为什么情急之下俘获石久留的原因。

石久留维持着不被看出任何情绪的表情,但心中却对黎真的话不由起到了反应并做出了思考与判断。

纲手大人并不在木叶,上忍们的动向也不是他这个下忍,或者任何人都可以知道的内容。不过作为传递情报的忍者,石久留拥有着较为优秀的分析能力和敏锐性。木叶现在正在与砂隐村和雨隐村两方面作战,因为山椒鱼半藏这样规格外的强敌存在导致无法将他们区分为大小村子或者主战场副战场这样的说法,两方都是棘手的敌人。

只不过终究同为五大国的砂隐村作为长年的敌人,国力和经济这一系列因由而令木叶将主力放在了对付砂隐村方面。

三代目火影大人率领众人出征是连木叶小孩子都知道的事情,去向自然是风之国战场,而包括纲手大人在内的众多高手则是在不久后秘密从村子里离开,风之国战场有三代目火影大人和旗木佐云大人等强者存在,第二批离开的高手们前往支援的可能性不大,那么前往雨之国的可能性就很好的被对比出来了。

而且眼前这个看上去比自己还小的家伙虽然不知道患了什么要死的病,但即使能进入木叶也不存在能医治他的人。

原本医疗忍者的数量就极其稀少,战争打响之后就更不可能安逸的留在村子里。

至于纲手,作为初代目火影的孙女,三代目火影的亲传弟子在村子里备受人们尊重,但此时的她与另外两人尚且名声不显,也未曾做过什么大事,算不了什么大人物。

若是平时有人求医倒还好说,只要请那个人喝一杯……

不对,怎么能听信敌人的话。这家伙也有可能套出纲手大人的情报信息,进而推断出木叶的军事动向,对纲手大人她们不利。

“因此我想知道的事情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只是想知道纲手这一人物究竟存不存在,啊,差点又忘了,你们正在打仗,纲手如果存在的话,或许也会奔赴战场吧,不过这样一来我是不是就又得多跑一趟路?”

“……”

“怎么样,你只要告诉我纲手存不存在就可以,当然要是知道她在哪里就更好了。”

“……”

“那么退一步说你只要告诉我有没有纲手这个人如何?这种应该你们木叶每个人都知道的常识,即使说出来也无关紧要吧?”

“……”

“唔,你是那种宁肯自己牺牲也不会透露同伴一点情报的人么?我倒是不讨厌这样的人,不过作为询问对象来说,我可是最讨厌了。”

“……”

“真麻烦……”

“……呜啊啊啊啊啊!!”

失去了耐心的刀刃贯穿了石久留引以为傲的腿,在他因突来的剧痛而挣扎时,一把苦无扎穿了他的双手将之钉在了背后的岩壁上,满是尘土的鞋底踩在了石久留的脸上,堵住了他的悲鸣。

“只有我一个人在喋喋不休的说话看上去很傻也很尴尬的好么,稍微为别人考虑一下如何。”

平静的声音说着劝诫他人的话语,耐着性子说了一堆废话没能起到作用令黎真颇为恼怒,说到底自己就不是适合说好话的这种人。

“我果然不擅长做这种事情呢。”

从忍具包中掏出一把新苦无的黎真总结道。

鸠鹤.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