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之凡骨忍传

第131章 生命的洪流

这个世界是拥有自然能量,这种人类很难利用起来的能量,但动植物们却或多或少会因自然能量的多寡而产生不同的变化。

准确的说自然能量过多对人类也会造成影响,根据所在地域环境的不同,会使人类逐渐回归“自然”,亦或是肉体逐渐石化,亦或是失去理智化身破坏一切的野兽……

对动植物而言,自然能量产生的变化最多的就是形体上的巨大化,随处可见的巨大茂林便是此理。野兽们也因此获得了力量,寿命得以延长,智慧也得到增长。

当然对原住民而言,这些变化对他们来说都是理所当然,本该如此的常识。

木叶忍村外的长耳兔亦受此恩泽,每年都会有不少起长耳兔伤人事件发生,不过再怎么变化那毕竟还只是一只兔子,致残致死的情况还是罕有发生。

加上这里是木叶忍者居住之地,周边凶禽猛兽完全没有生存空间,导致长耳兔们几乎没有什么天敌。以一只健康的母兔为例,它一年可以生下至少二十四只小兔,而这些小兔从出生到性成熟不过短短六个月的时间。

这群天生喜欢打洞的畜生也对农田造成了不小的破坏,不过倒也不至于让农民们去委托忍者干消灭兔子的勾当,忍者学校会自发组织学生们去定期清理长耳兔。

长耳兔行动敏捷,加上地利优势,对学生们而言是一项不错的挑战。

再有一个就是为了让这群小婴儿见见血,亲手尝试掠夺生命的感觉,总不能让一群雏儿直接面对生死的恐怖。原本这项习俗在战争年代是通过让学生们杀死罪犯,或是清扫战场时割断还在呼吸的残兵喉咙来完成的,和平年代则延后了这一习俗,三代目火影大人认为不能让孩子们在如此年龄承受生命之重。

君不见有多少人因为幼年时的心理扭曲而成了为祸一方的叛忍。

“啊,可恶啊!”

林中时不时传来忍者练习生们的怒号,然后又老老实实的去捡投空的手里剑苦无。

今天露营在外,课业的要求是每人狩猎十只长耳兔,只要尸体不留活口,又因为是在有平民活动的附近行动,像是用毒烟或者陷阱之类会误伤到人的手段是禁止的。

纯粹考验忍者锻炼的成果,团队合作最佳,单独行动也无妨,到太阳落山前无法完成者没有晚饭。

学生们谁都认为这并非什么难事,最大的困难可能还是寻找到目标。实际到达现场后,利用课堂上学到的追踪术,寻找到目标反倒不算什么,这些并非固定标靶的畜生过分的灵活。钻入林中后一溜烟就不见了身影,甚至还能中途停下来嘲讽的望着这些傻子人类。

让大多数在投掷练习中取得不错成绩的学生们颇为气馁。

“哦哦哦哦哦!”

一道黑影如旋风一般冲向自己的猎物,其嘴里的怪叫就足以令长耳兔预先警觉开始逃窜,可旋风西瓜头全然不顾灌木丛林的阻碍,在林中猪突猛进的一扑,手中就多出来了两只不断挣扎踢腿的长耳兔。

“唔。”

被灌木枝叶刮伤脸颊,刮烂了衣服,小李丝毫不以为意,现在唯一头疼的是……要怎么杀掉它们……

对日向宁次来说,这种程度的猎物还用不到白眼,白眼的发动也是消耗查克拉的,太过依赖这双眼在必要时刻会吃大亏。

宁次脚尖一点,身形便出现在一只疯狂逃窜的长耳兔背后,手掌向下一探,便碾碎了这小畜生的脊椎与内脏。

兔兔很可爱,兔兔很萌,杀死兔兔什么的实在是太为难人了。

三五成群的女孩子们握着苦无的手都在微微颤抖,有的家里还养着可爱的兔兔当宠物。

娇生惯养也要有娇生惯养的资本,能够娇生惯养也说明时代在某些方面的确好了起来,谁都是为了自己的孩子能够过上好日子不受苦在努力的,温柔善良富有同情心更不是什么错误的事情……那只是不适合成为忍者罢了。

“天天,拜托你了,帮帮忙好么?”

女孩子对身旁女孩子撒着娇,盼望着对方那出神入化的投掷之术帮帮忙,让兔兔不会那么痛苦的死去,也让她们不必手染鲜血。

白色武道服的丸子头小姑娘转过头,对自己的朋友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你自己要加油哦!”

随即纵身一跃,在空中灵巧的翻转后落在树枝上,几次跳跃便消失在了原地跺脚的朋友眼前。

兔子原本是一种胆小的动物,突然的喧闹声、生人和陌生动物,如猫狗等都会使它惊慌失措。它们的听觉锐敏,嗅觉敏感,同时胆小怕惊而善跑。

经过自然能量长年累月洗礼的长耳兔却丝毫不惧怕人类,而且还更加敏锐的判断出农夫和忍者之间的巨大实力差距,知晓自己面对什么样的人类时需要立刻逃走。

人类哪怕是幼童对长耳兔来说都是巨大的黑影,这样的黑影从一只趴在地上啃草的长耳兔身后经过,它迟钝的抬起头来左顾右盼,嘴巴却依然动个不停。

“?”

什么玩意过去了?

黎真穿着一件面料不错的白底蓝花和服,日向家准备的衣物自然差不到哪里去,只是颇雅致的衣服穿在没那么有修养的人身上,给人一种不协调的感觉。

这样看起来轻飘飘的衣服穿起来也不方便,黎真总感觉自己应该穿那种具有一定防御性的服饰,最好是那种中二风只挂一个肩膀护甲的……

黎真踱步在林中,鸟兽视他为无物。

他没有理会那布置下来的课业,当然也不打算晚上饿肚子,更没有想过中忍教师或许会采用暴力手段来在学生面前树立威信,毕竟……那不过只是一个中忍罢了。

黎真从一只完全不惧怕他的长耳兔旁经过,对于由他人下令进行的杀生他本能感到厌恶。

这或许并不算什么亚撒西的好事,这些长耳兔对生活在附近村子的人来说是害虫一样的存在,它们的存在妨碍到了人类的生活。

不过这种理由对黎真来说没有什么意义,或许是曾经掠夺过太多的生命,对他来说人类与一只兔子的生命之重没有什么区别。

咚。

地面随着那一物落下的硬蹄而微微一颤,体长超过五米的山猪喷出如蒸汽般的鼻息,仅剩下的一根獠牙犹如一柄砍刀般可怕。

这是一只正在被忍者追杀的山猪,满身伤痕还断了一颗牙,可这并不能说明它弱小,已经有数名村民被它杀害,成为其消化过后的排泄物。

就连接了委托前来收拾它的忍者小队也险些阴沟里翻船,带队的中忍为了保护下忍受了伤,最后用起爆符炸断了它一颗牙还让它跑了。

谁也没想到C级任务的目标,一头畜生竟然如此可怕,皮糙肉厚防御力惊人,力量更是无人可挡,这完全是B级任务的难度,需要由中忍甚至中忍以上出马的威胁了。

受惊逃窜至此的山猪并没有受到什么致命伤,此刻看着迎面走来的人类小鬼,这种它用来塞牙缝的甜点却一时愣住了。

山猪的视力并不好,但它出色的嗅觉可以闻到人类散发出来的臭味,可,可眼前之物带给它的感觉却令它感到困惑。

那是犹如草木树石、天空、大气一般的感觉,可草木树石岂会迈开双腿行走?

在我面前的……是什么?

它自出生以来未逢敌手,纵横山林所向披靡,在这个人类幼崽身上既感受不到猛兽的威胁,也没有弱小之物的气息,前所未有的困惑,未知令它感到毛骨悚然。

它暴躁的发出嘶鸣,若是以前它会摧毁一切让它感到困惑的存在,无论那是人是兽是山是林,现在……它撞了过去!

这世上痛心的事情有太多太多,但自己的一双孩子被人掳走,高明的猎手消除了大部分气味让它寻觅无踪最为痛心。

它凭借着孩子们若有若无的丝丝气味和母亲的直觉走出了深山,最终得到的却是被随意丢弃的尸骨……陷入了疯狂。

黎真面对着那癫狂撞向自己的山猪没有停下脚步,他右手微抬,只见山猪的身形骤然一顿,渐渐慢了下来,左右两道的参天之树却根根发出将要断裂的悲鸣,一颗颗弯腰倾向暴怒的山猪。

山猪发出挣扎的嘶吼,四肢身躯脖颈被无形之线勒出血痕,它却浑然不顾施加在自己身上的束缚,跌跌撞撞想要接近那人类,想要用这獠牙贯穿他,想要用这钢牙咬碎他!

想要,复仇。

轰然的响动下,山猪巨大的身躯倒在了黎真身前。

黎真与山猪面对面而立,腥臭的鼻息打在他身上令其皱起了眉头,他微抬的右手按在山猪的獠牙上,随后落在了它双眼之间。

“……是么。”

片刻后黎真收回手,并不在乎得知的信息,只是从拦路的山猪身旁绕了过去。

“回山里去吧。”

这样说着,束缚在山猪身上的查克拉线随之一松,线另一端被压弯了腰的树木也松了一口气缓缓直了起来。

庞大的身体,这份重量即是破坏力也是负担,山猪艰难的支撑起身体,并不出色的视力看着那人类的背影。

即便知晓了实力的差距,身上的伤痕也在发出剧痛的提醒,本能也在告诉它远离这个人,可仇恨不解绝不停息……

“嗷——!!”

奔跑的四蹄渐起尘土,凄厉的嘶鸣激起林中群鸟飞散,仅剩的獠牙突破风冲杀了过去!

黎真停步转身,五指转动,山猪眼中的世界开始疯狂倒转,最终定格在人类那无表情的脸上。无头之躯随着惯性倒在黎真脚前,断口处喷涌出似小泉般的鲜血,染红了白衣。

黎真本可以斥开这生命之流,却没有那么做。

一手握住獠牙提起山猪头颅的黎真这样想到。

“就用这个回去交差吧。”

鸠鹤.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