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之凡骨忍传

第101章 晓

最初只有三人。

最初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

帮助他人。

以这个单纯的理念为出发点,不收取报酬,不求名望,只是身体力行,去实践。

雨之国作为实际上第二次忍界大战获利最多的国家,必然会遭到大国们的秋后算账。

间谍、强盗、周边小国为了谄媚大国对雨之国的骚扰,虽然在山椒鱼半藏的统御下大局无碍,却不胜其扰。

雨隐村在第二次忍界大战所展露出的实力,获得了全世界的认可,这也是雨隐村真正的目的,大量的委托订单化作实质的利益来哺育这个千疮百孔的国家。雨隐村的忍者光是为了这些国际订单就花费了大量的人手,反倒是自己国内无法分出人手去治理这些小纠纷。

少年少女们在此时现身了。

为有困难的人提供帮助,不杀人,不收取报酬。这样天真又胡闹的运作模式原本只是一个笑谈,却在那三人不俗的实力下得以实现。

或许同样是足够天真又胡闹吧,雨之国的年轻人们被那理念所吸引,一起行动,一起实现善行。他们所做的事情毫无疑问是正确的,他们对自己所行之事也没有一丝半点的迷茫。

从一件件小事开始做起,救助了不知多少人,调停了不知多少纠纷,渐渐的,不求名望的他们理所当然的拥有了巨大的名望。

晓。

年轻人们成立了这样一个帮助他人的组织。

同理,这样的他们也成为了不少势力的眼中钉。

这世上多的是践踏正义与公理获利的人,晓的行动相当于在砸这些人的饭碗,也有不少幕后的权力者们想要招募晓作为自己的力量。

第三次忍界大战宣战之后,世间更是进入了混乱又杀戮夺利之中。

只要存在于世,和他人有了牵扯,就不可能置身事外。

“水遁·波涛!”

橘发青年竖起手指做结印状,朝地面喷吐出高压水柱形成大波浪将三名袭击者击退。

红发与浅蓝紫发的同伴紧随其后将各自对手击倒,三人时常一起行动,互相之间配合默契,即使面对上忍之流也能不落下风。

以委托为名将他们骗到此地袭击,随着晓的名号越来越大,这已经是这个月第二次了。

“这样就明白了吧!不要再做这种无意义的事情了!”

弥彦在蒙蒙细雨下双手拄着一把刀,声音洪亮的告诫着那些心怀不轨之辈。

只是伤而不杀这种优柔寡断的行径,是无法威慑那些恶徒的,他们只会认为晓是一群连杀人都不敢的小屁孩,越来越放肆组织对晓的袭击。

这也是晓为了和平必然要面对的恶果。

袭击者们架起昏倒的同伴,既不慌张也不畏惧,一边后退一边对那位幕后大人物重金请来的杀手说道。

“那就拜托您了。”

“……”

为了配合封面形象而酷爱穿着红衣,白色的长发束于身后,双肩挂着铁甲。

牙狼这样帅气的称号随着全身绑满绷带而理所当然的变成了绷带怪人、木乃伊、会动的尸体等等形象的东西。

“无论如何都不肯停手么?”

弥彦看着那缓缓走来的绷带怪人,叹息一声举起了手中长刀。

绷带怪人干净利落的拔刀,这个动作在重复了十几万次之后看上去颇具美感,如流水那般自然。他顿足在原地绽出水花,笔直一线冲出,一刀斩落!

(从正面来!?)

弥彦他们的恩师是木叶忍者,学习使用的是忍术,作战的基本模式亦是忍者。忍者是不会大刺刺直接冲向敌人的,那实在是过于愚蠢鲁莽,即使其他战斗流派也不会这么做。

因为直线运动很容易被敌人躲开,甚至看破意图直接反击致死。

不过绷带怪人实在是太快了,弥彦连躲闪都无法做到,只得架起长刀接下了这一斩!

咔!

“什……!”

弥彦发挥到极致的动态视力中,手中赖以生存的长刀被绷带怪人泛着蓝色查克拉光的刀一点一寸砍入,仿佛那不再是什么坚韧的钢铁,而是一块乳酪一般,看似缓慢实则下一刻就会完全斩断刀刃,绷带怪人的刀便会砍进弥彦毫无防备的胸膛!

“休想!”

晓中独一无二的艳丽之花,浅蓝紫色头发的小南在雨中挥手,数十枚被查克拉强化过的纸片化作最锋利的刀刃刺向绷带怪人背后。

红发的青年长门在绷带怪人冲向弥彦之时便利用风遁强化了自身速度,瞬身至弥彦身后将他往后拉,又闪电般的结印双手合十。

“风遁·烈风掌!”

经过压缩后的烈风轰击在绷带怪人胸膛,将他弹飞开来,撞向背后刺来的纸刃!

“木大木大!”

避开要害的纸刃刺在绷带怪人背后,却撞在了一层坚韧的鳞片上被弹飞,擦落点点火星。绷带的作用不单单是包扎伤口进行止血,还有着为了防止人们恐慌遮丑的这一面。

太甜了,实在是太天真了。

以小南现在的实力原本就无法发挥出纸刃更强的力量,却偏偏还要避开敌人的要害部位。

长门的烈风掌真正厉害之处在于手里剑或者苦无等飞行道具并用的联合攻击。无论是空中飞行的速度,还是击中目标时的威力,杀伤力都将成倍上升,可他却只将这一忍术用作弹飞敌人,甚至不会造成多大伤害。

“长门!”

弥彦呼喊着同伴的名字,将斩向长门的一刀拦下,这次长刀没有再被斩出缺口,弥彦模仿着那绷带怪人的手段,似模似样的将查克拉附着在武器上。

虽是粗制的手段,施加在武器上的效力小消耗大,远远不如刀剑凭依的真正手段,却也是实打实的加固了刀的强度和威力。

弥彦和长门欺身而上,联手与那绷带怪人缠斗在一起,小南控制着锋利如刀的纸蝴蝶灵活穿梭在三人交战之中,时不时划破绷带怪人的绷带,泛起一阵火星。

嗯,这感觉真好,感觉好像前不久才发生过相同的场景,就好像自己现在成为了那位三代目风影一样被人用相同的模式围攻。

虽然有了一种自己变为强者的错觉,但弥彦三人的连携攻击的确很棘手,无论攻向哪一边都会来自另外两边的夹击。他们就是一次次靠这种战术以弱胜强,这是从小生活在一起,一同经历磨难,一起修行锻炼,感情比血亲还要好的三人独有的默契。

(怎么回事……)

弥彦越是战斗就越发感到一种违和感,他是三人之中抗下压力最大的主攻手,但面对那绷带怪人杀意满贯的斩击,弥彦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接下来的。

(这家伙究竟是?)

是的,弥彦跟不上那每一次斩击的速度,可面对那杀气仿佛席卷他每一个毛孔那样灌入四肢百骸,身体在脑子之前动了起来。

身体知道那把刀会从什么方向斩过来,本能压榨着极限使弥彦能够挥出反击的一刀。

是因为太过熟悉的关系么?

被一刀划过眉梢,翻滚了一身泥水躲开致命一击的弥彦喉咙鼓动开口道。

“大,大哥?”

鸠鹤.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