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总追妻路漫漫

第40章 佳艺求你不要想不开

“佳艺,你别想不开,我还在呢,实在不行,我去求顾景良,他那么厉害什么事情都会解决的,你说什么事,我现在就去求他!”

安明煦将头靠在邢佳艺的肩膀上,寂激烈颤抖着。

邢佳艺伸手摸了摸安明煦的头,鼻尖的有一点酸酸的,原来这世界上,还有人担心她的离开。

“我没事的,我只是想看一下那个栏杆。”

邢佳艺的轻轻安抚着安明煦,知道安明煦慢慢冷静下来,才慢慢挣脱出怀抱。

邢佳艺这次没有冲动,缓步走到加班边缘,向下望着,深夜的海水,黑洞洞的,仿佛要将人的灵魂吸走一般。

邢佳艺转过身,靠在栏杆上,“安明煦,你来帮我拍一段视频。”

安明煦不明所以,拿过手机,走到不远的地方拍摄,他不敢走太远,怕邢佳艺出什么意外。

见安明煦在录像了,邢佳艺让腰靠在栏杆上,缓缓向后倒去。

安明煦捏了一把汗,精神高度集中,随时准备冲出去救人。

“好了。”

仅仅一个动作,邢佳艺便站直身子,走向了安明煦。

安明煦这才按下暂停键,疑惑地看着邢佳艺,小佳佳这是在干什么?

邢佳艺接过手机,一遍一遍观看着那段视频。心脏跳的飞快,如果真如她想的那样,那这将是一个非常有力的证据。

邢佳艺又翻到了另一个视频,正是最开始洛非非指认她是凶手的视频证据。

两者一对比,果真让邢佳艺发现了破绽。

刚刚邢佳艺站在那栏杆旁,栏杆是在腰以上,胸下的位置。

而那段视频证据中,那个“邢佳艺”在落水之前触碰栏杆,是在臀部以上,腰间的位置。

二者出现的差距至少有十厘米。

也就是说,要么当时场景里的是一个与邢佳艺身高不同的人,要么,事情就不是在这个场景发生的!

邢佳艺又拿出原来的那段监控视频,在甲板上到处晃悠,仔细观察着周围的每一个细节。

通过对比,这里的所有布局以及装饰,都与视频中所出现的没有区别。

邢佳艺严重怀疑,那个人根本就不是她!

一直跟在邢佳艺身后的安明煦眼神中充满了震惊,他刚刚看到了什么?一段杀人视频!

而他清晰地看见,那个老女人掉下去的时候,凶手转过身,正是邢佳艺的脸。

他的小佳佳……杀过人?

“小佳佳……”安明煦试探的叫了一声。

邢佳艺这才回过头,看向一直被忽视掉的安明煦,笑道:“被我吓到了?”

安明煦摇摇头。

“一个月前,我就是在这里落水的,被洛非非掐着脖子退了下去。”邢佳艺自顾自的说着,“等我再一次从病床上醒过来的时候,洛非非拿着这段视频证据,之人我就是杀了靳士琴的凶手。我当时百口莫辩,被抓到了局子里。后来还是顾景良的妹妹生了重病,想要我的肾,才把我捞了出来。”

安明煦听着,眉头紧锁,他听说了靳士琴的死讯,但并没有报道说出谁是凶手。

没想到,邢佳艺竟然是那个背锅的。安明煦心疼,一个被诬告成杀人犯的女孩,是怎么听过这一段黑暗的时光的啊。

“安明煦你会相信我吗?”邢佳艺看着安明煦,眼神小心翼翼的。

“我当然是相信你,不过我们现在只有这一点证据,接下来应该干什么呢?”安明煦问道。

邢佳艺沉默了,“继续查,去查一个月前有没有船只装饰成和这里一样的,再查……有没有人整容成我的样子!”

这两种想法都很大胆,但是福尔摩斯说过,去掉所有的不可能,剩下的那个,不管再怎么离谱,都是事情的真相。

安明煦托腮思考,“想要查到这些数据,可能需要,警察的帮忙。”

“不需要警察。”邢佳艺认识的权利最大的警察就是祝力言,找他帮忙就相当于告诉了顾景良。

“这件事情不能让顾景良知道。”邢佳艺喃喃着。

“为什么?让顾景良知道了,也算是减轻对你的嫌疑了,不是一件好事情吗?”安明煦不解的问道。

邢佳艺沉默了几秒钟,“没有意义了。”

安明煦看着邢佳艺没有说话,她说她想离婚的时候,安明煦还以为是太过于伤心说出来的气话,现在看来,佳艺可能真的不再爱了。

“我支持你做的所有决定,只要你需要我就一直在你身后。”安明煦说道。

“既然这样,帮我想想办法弄到四百万吧。”邢佳艺话锋一转。

“四百万?”安明煦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是刚赚了三百万吗?咋又要四百万?”

“之前那三百万是准备还给顾景良的,结果刚刚被我花掉了。现在涨价了,人家开口要四百万了。”邢佳艺气不打一处来,要不是顾景良恶意抬价,那戒指她一万块钱就可以买下来。

“办法倒不是没有。”安明煦思考着,“但是我更希望,这羊毛出在羊身上。”

看着安明煦坏笑的表情,邢佳艺对未来的赚钱生活充满了期待。

她把所有的猜想告诉了闺蜜尹萱彤,黑客的调查工作也慢慢展开。

邢佳艺在创舱内找到了卖鲜花的人,用自己仅剩的我一百多块钱,买了一束向日葵。

来到甲板上,邢佳艺慢慢走到当时自己出事的地方,虽然她至今没有办法解释所谓的视频证据,但是她知道,婆婆和她应该是在同一个地方出事的,不然也不会一起被发现。

邢佳艺走到栏杆下,对这个地方,邢佳艺依旧有阴影,只要靠近,就会觉得心慌慌的。

邢佳艺将向日葵放在地上,自己也靠坐在栏杆旁。

“妈妈,请你原谅我时隔一个多月才来看你,这一个月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我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跟你倾诉了。他们都在说,是我推您下去的,您是不是也觉得特别荒唐,您是我这辈子最亲的人,我希望你长命百岁,哪怕有一天我不在了,也希望你好好活着。您能不能告诉我是谁害的你啊,然后我去抓住他,给您复仇,然后就去找您!”

咬鹿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