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在上

麒麟在上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章 1.流亡太子

火族牧氏的领地,桃源镇,一小茶馆。

“长芩,天色也不早了,我们明日再启程前往灼华城。”长闲轻声道。十八岁的少年淡蓝色的眼睛望着茶馆外的天空,渐渐昏暗下来的天色映在少年的眼里。

坐在长闲对面的少女一身简朴的白色的长袍,长袍宽大的帽子低低压着,少女一抬头,便露出了整个面庞,淡淡的眉毛下一双浅蓝色的眸子和长闲的极为相似,唯一不同的是,她的眼眸里萦绕着一种淡然孤傲之色,仿佛被海雾重重包围的深海明珠。

少女是长闲的妹妹,长芩。长芩仍是没有答话,只定定的望着长闲。

长闲知道妹妹的性子是少言寡语,他笑笑,继续说道:“从桃源镇到灼华城也不远了,扶摇阁在半年后才开始招生。我们到达灼华城后还有很久的时间准备。”

天下分为四大族,火木风光。

西南的光族,四大族之一。光族蓝氏,拥有神力光之力,可以在光影中自由穿梭且灵活变换光。但并不是光族中人人都有光之力,只有血统最纯正的蓝氏之人才可以传承到光之力,而这传承者,被称为本族的“太子”。

太子蓝夭夜小姐为光之力的拥有者,但传闻蓝氏受神的庇佑,让蓝氏的另一个旁系子弟蓝无极也获得了光之力。

“蓝无极”,长闲一想到这个名字,眼里不自觉冒出火来,握着茶杯的手攥得更紧了,“八年前你害我家破人亡,流离失所,半年后扶摇阁招生光族一定会去,到时候我会让你们付出代价。”

四大族中除了光族蓝氏,还有风族云氏,火族牧氏和木族灵氏。

云氏的风之力,驾驭群风,翻手间风起云涌。风族太子云渐凉为神之力的拥有者。

牧氏为火之力,火族太子牧言有火之力,他操控火焰,天下万火臣服。

灵氏木之力的拥有者为同为太子的兄弟俩灵祈与灵福,木族族长于三年前逝世,灵祈继位族长。

另外,在四族之上,还有一份势力,它压制着四族,天下没有人不臣服于它的神圣——位于天下中心的“圣山”。严格的说,圣山不算一个势力,它是一份信仰,是人们心中不可侵犯的神圣之地。

扶摇阁是由四族组建的中立势力,每族各派长老管理,不单单受一方的控制。扶摇阁位于中心之地与火族交界的地方,是进入圣山的必经之地,因此,四大族的年轻一辈都会尽力进入扶摇阁,毕竟,扶摇阁的人才有资格上圣山!

“扶摇阁,”长闲喃喃道,“只要我进入扶摇阁,便有机会揭穿现在的蓝氏了。圣山,可不是那些假的太子可以上的。”

长闲和长芩原姓蓝。没错,光族的蓝氏。

光族十八年前有场举世闻名的内斗,那场内斗,听说是轰轰烈烈,死伤惨重,传闻原族长违反天规,被神弃下,让一支旁系赢得胜利,上位新族长,并使新族长之女获得光之力,成为太子,重获光族人民的信仰。且新族长受神的庇佑,另一个旁系子弟蓝无极也获得了光之力。

原族长战败之夜,原族后诞下了孩子——长闲长芩。他们的血脉是最正统的,光族太子本就是他。

但那时并没有天象异变,是因为当时战败已定,族后面临生产,为了保住孩子,族长用秘法抑制天像,封锁消息,秘密将孩子送到安全之处,长闲和妹妹才得以相对安稳的度过孩童时期。他们才并未和原族长及族后一起出现在俘虏队列中。

所以,真正的光族太子,是他们。无人知晓,风餐露宿,流落街头,在江湖中相依为命地摸爬滚打,同时躲避现蓝氏的追杀。

火族占领东部,地盘最大。几年来其他三族虎视眈眈,暗中攻伐不断,火族早已疲于应付。扶摇阁无论是战事上还是信仰上都占据着极为重要的位置,火族若想保证自己的地位,此次扶摇招生,必定全力以赴。

西中部的木族八年前老族长离世,年仅十岁的太子灵祈登位,成为最年轻的木族族长。

木族在四大族中本就是最式微的,老族长的离去,其他三族都以为木族会遭受打击,一振不撅,但新族长灵祈十分有手段,虽然年纪轻轻,谋略胆识已丝毫不输他父亲。

近三年来,灵祈秘谋布局,想通过此次扶摇招生,让本族更多的人进入扶摇阁打探情报,为重振灵族做准备。

四族之中,西北部的风族最是平和。风族一直小心翼翼地处于中立的立场,没有明确地展现对其他任何一族的态度,风族采用独立封闭的姿态来确保自己在三族争霸之中的安全。

而叛军上位的蓝氏,如今对十八年前的内乱讳莫如深。他们行事诡异神秘,听闻暗中和木族联手,要重新打乱天下格局,重置世人信仰。

天下局势,早已在暗中风云迭起。

长闲他们等待了很久,扶摇招生的日期迫近,扶摇那天,他定要揭穿现蓝氏的真面目,昭告世人他和长芩才是光族真正的太子,光族最正统的统治者!

天色不早,长闲放下茶杯,起身望茶馆外:“长芩,我们走吧。找个便宜旅馆,明日继续赶路。”

长芩沉默地和哥哥走在桃花镇的小路上。此时太阳已差不多沉入远山,霞光正是最浓烈的时候,霞云漫漫,光色斑斓。

桃花镇果然配得上它的名字,街的两旁都栽满桃树,桃花灼灼,街上人来往不绝,人们或浓妆,或淡抹,或一人流连铺前把玩饰品,或成双成对热热闹闹的低语。

风吹桃花落,余晖人烟喧,桃花镇的美,让长闲不自觉连呼吸都放轻了。

他好像回到了小时候。那时他在青山镇,踏着夕阳,左手拉着长芩,右手牵着白紫,白紫总是把发辫都散乱了也不顾,蹦蹦跳跳的,余晖洒在她的小脸上,把她的轮廓衬出金色的光边。

“长闲,快点啊,你太慢啦。”白紫等不及,松开长闲的手,向前奔去。

“诶,你慢点,急什么。”长闲拉着长芩去追白紫,追着追着,霞光还在,白紫却消失不见了。他像做了个梦,噩梦,一下子从过去又回到桃花镇。他看了看身旁,长芩还在,右手边却只有夕阳的影子。

“我又想白紫了。”长闲落寞道。

白紫是他的青梅竹马。

长闲和长芩一出生就被秘密送往青边镇的白家。白家和长闲爹娘相熟,白家被托付收养和保护他们。白紫是白家的小姐,年龄相仿,因此自小和长闲他们玩得极好,白紫的父亲白叔把长闲和长芩也当做自己的孩子。

十年,他们在白家度过了无忧无虑的十年,直到蓝无极突然到来,二话不说就要抓走长闲兄妹,白家几被杀尽,白紫被蓝无极抓去,至今生死不明,下落不知。

霞光也被夕阳拖到山下了,天渐渐黑了。

破空声毫无先兆地响起,一股凌厉的的风被携带着,射向长芩。长芩耳明身快一闪,长闲趁势拔剑一挡,风声中的东西和剑交碰在一起,发出清亮的声音。是一把短箭。短箭落在长芩脚边。

长闲和长芩瞬间背靠背警惕的望向四周。

人们都被突如其来的箭惊到了,纷纷远离长闲。人群中有一人,披墨绿色斗篷,帽子盖住半张脸,长闲看不到他全部表情,却可以看到他的嘴角在不怀好意地上扬。

他发觉此人不对劲。他拨开人群,一路疾奔跟随。那人把他们往镇子后的桃花山上带。

“你是谁?怎不敢停下来和我正面对打!?”

那人还真停住了。他依旧低着头:“打?想杀你的人多了去了,不缺我一个。特别是蓝氏的人,谁不想杀你啊,是吧?”他说到后面,语气愈发阴沉。

长闲一惊,他怎么会专门提起蓝氏,莫非他知道长闲和蓝氏的关系?

“你是蓝氏的人?”

“哼,蓝氏还高攀不上我。”

长闲沉沉地看着他,看不透他的身份。

“你想干什么?”

那人冷冷地抬起手,指着长芩,长闲下意识挡在长芩前面。那人阴沉道:“她,往山上去。你,别跟来。”

长闲怒道:“你是什么东西,我凭什么要听你的?”

“想知道十八年前光族的那场内乱吗,你母亲可是罪魁祸首呢。”他阴笑道,“想知道,那就乖乖按我说的去做。”他说完,倏地往旁边的树丛中一躲,长闲沉在他的话语中分神,竟被他逃掉了。

长芩无言地抬头望山上。

“你要去吗?”

长芩默然,直接向山上走去。她向来无所谓,淡淡然然的样子,对世间的一切都没有什么太大的念想。但是,不论那人说的是真假,母亲和光族内乱之事像有一股巨大的力量催促着她前去。

她拦住长闲,意思是她自己去。

长闲静静地看着她。他很相信长芩。长芩虽然沉默寡言,但她的谋略胆识,心性武艺等丝毫不比长闲低,甚至长闲还要逊她几分。再加上长芩的神力——治愈之力,她几乎可以算得上不伤不死。

太子的神力——她是治愈之力,长闲是冰雪之力。

天下混沌以来,神造万物,并给掌管人间的四人四种神力,分别为光风火木,对应至今世间四族的掌控者,并且四族,各敬奉一灵。

牧氏的火族,崇拜龙。

灵氏的木族,崇尚龟。

云氏的风族,信仰凤。

蓝氏的光族,臣服于麒麟。

四族四氏,四灵四力,各族太子世世传承,光风火木,也从来只有光风火木。

而今,长闲的冰雪之力,长芩的治愈之力,游离于四族神力之外,就连他们自己也不知为何。前无古人的神力。

娘给到的信息中说,要他们自己去寻找答案,但是不必怀疑,他们的确该是光族的掌控者,是蓝氏真真正正的太子。

因为他们可以凝聚出光族之灵麒麟。这是太子才能做到的事。

或许,娘、光族内乱、跳出四族的神力等,这些事之间,有着必然的联系。长闲要复仇,要重归光族蓝氏,他就不可能不去寻找真相。

长芩独自踏着月光上山,长闲会意地跟在她身后。

啷个里啷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