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拖着现实世界下了水

我拖着现实世界下了水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8章 陈默喜欢的类型

阮琼玉浑身颤抖,吓得腿软,刚刚回过神来,急忙钻出车门,手臂突然被一把抓住,耳边传来一道关切声,声音温润,镇定,似能安抚人心一般。

阮琼玉似乎找到了寄托,心神莫名的放松了一些,抚去长发,抬眼望去,便见一看起来憨厚的男子满怀关切的看着自己,眼神微微下移,唇齿轻启,小声道:“谢谢,谢谢!”

“来,这边休息一下。”陈默心中一惊,好漂亮的女子,面容清秀,刚刚被吓得花容失色,脸上还挂着明珠,此刻微微回过神来,一双秋波眼水雾未干,美眸轻轻颤抖,娇柔之态和俏脸自带的英气混合在一起,似能让铁石也化了。

脑袋微微低下,青丝沿着耳垂下落,露出晶莹白皙耳垂,糯糯的声音感谢声传来,如秋林中的黄鹂,入耳清透。

陈默微微一愣,好独特的气质,但可惜不关心他的事儿。

脚下一动,半扶着阮琼玉走到靠近山道内壁的位置。

“在这等着,我去接老王。”陈默见这姑娘已经镇定了下来,小跑着将老王也拉了过来。

十五分钟后,老王终于恢复了些许。

“怎么回事?没睡醒?”陈默拿了两瓶水,分别递给老王和那个姑娘,随后怔怔地盯着老王的眼睛,心中疑惑。两人嘴唇苍白,短短片刻就起了皮,又受到惊吓,想必十分口渴。

此刻老王已经基本恢复了,身体也不再筛糠似的颤抖了,陈默很自然地问了出口。

“没,没....走神了。”老王结结巴巴的答道,眼神闪烁,低下头去,他哪里敢说是将自己的注意力都放在阮琼玉身上,脑海中神游天外,色迷心窍,才险些酿成大祸。

陈默疑惑的看了老王一眼,发现他黑眼圈严重,神色萎靡,拍了拍他的肩膀,劝解道:“疲劳驾驶要不得啊,回去和你媳妇好好睡觉。”

听闻陈默这样说,老王不由点了点头,半响才明白陈默的用意,不由生出感激之情,这是为他开脱,免得乘客不依不饶的让他赔偿。

陈默见天色已晚,已经六点多了,对着两人提出告辞:“既然休息好了,就赶紧走吧,我开在前面。”

说完,也不等老王回应,转身就要离去。

突然,一道悦耳的声音传来,“等等,我....能.....能不能坐你的车?”。

陈默回头看去,发现这姑娘满脸祈求的看着自己,愣了一下,看向老王,自己答应下来,若是老王计较,好像不地道啊。

“哦哦,我去搬行礼。”老王一愣,随即一喜,忙不迭的答应下来,也不等陈默应声,起身就往面包车后备箱跑了过去,去将阮琼玉的两个大箱子搬了出来。

“嗯,好。”陈默见老王没意见,轻哼一声,点头同意。

安华村到市区仅有这一条路,这个姑娘必然也是去安华村的,二人顺路,自己捎带一程也无事。

这姑娘还算心善,没有乘机讹老王一笔,陈默心中高看了姑娘一眼。

将银灰色的两个行李箱塞入后备箱,空间堪堪能够容纳,连本书估计都塞不下了。

陈默心中暗想:“女人就是麻烦,出行就像搬家一样。”

摇摇头,将姑娘安排在后座,陈默远远地对老王吆喝一声,率先开车继续前行。

副驾驶位置的小馋虫已经醒来了,瞪大好奇的眼睛继续盯着陈默,后座上多出个人也没引起她的好奇心,嘴里快速咀嚼着什么东西,像个小兔子一样,引的陈默轻笑出声。

“小馋虫乖呀,哈哈!不哭不闹的。”眯眼一笑,陈默赞叹一声,早就听闻老安头说小馋虫除了学习不好,哪里都好,今天见到,果然如此。

“妈妈说她不在的时候要乖乖的。”小馋虫眼睛一眨一眨的,大大的眼睛露出些许眼白,黑白分明,分外可爱。

陈默闻言愣了一下,心中一酸。

小馋虫和芸姐相依为命,旁人也帮不上忙,小馋虫经常是一个人玩耍。想必小馋虫就是在这样无人陪伴的环境中长大的,怪不得没有这个年纪的小屁孩人嫌狗弃的坏毛病。

“谢谢你救了我,我叫阮琼玉。”突然,后坐传来悦耳的声音。

阮琼玉坐到陈默的车中,才感觉到了些许心安。

刚刚的发生的危险情况让她心有余悸,现在劫后余生,但也不可避免的留下巨大的阴影。

陈默瞟了阮琼玉一眼,发现她微微蜷缩着身子,双臂紧紧的抱着自己,像是害怕一般,心中一动,控制车速慢了一大截。

出过车祸的人,几年内可能都消除不了心中的阴影,不敢坐车,坐车也害怕车速太快,阮琼玉以后怕是要留下阴影了。

“没事,没事,我叫陈默。”飒然一笑,陈默继续道:“老王也真是的,我刚刚骂了他,你别往心里去。”

陈默的声音沉稳温润,人长得又俊朗,笑起来一脸憨厚相,阮琼玉渐渐放松下来,心中依旧害怕,一向外向的她也没了说话的兴致,大半时间都在沉默,偶尔才交流一句。

至于留在原地的老王,心有余悸的看着地上的漆黑色轮胎痕迹,又小心翼翼地走到崖边,伸头往下看去,顿时瞪圆眼睛,倒吸一口凉气,汹涌的河水奔腾翻涌,青白两色的巨石在河中若隐若现,星罗棋布。

老王心中一阵后怕,不由想到:“这要是掉下去我今天就栽在这里了。”

“哎呀,我忘了要感谢陈默小兄弟的。”猛拍大腿,一巴掌扇在自己脸上,老王连忙跑向车内,向陈默追去。

连句感谢都没有,自己还是人吗?

一路无事,等陈默到安华村的时候,已经是八点多了,路面漆黑一片,在车灯的照拂下,也只能看清楚前方不到二十米的路面。

“你知道村口往前不远处的裴爷爷家吗?”眼看着就到了,陈默松了一口气,耽误了好多功夫,索性回来了,他微微侧头,问了问阮琼玉。

“哦,我知道,我就住在裴爷爷隔壁,哈哈。”阮琼玉闻言一愣,连忙开口,显然是明白了陈默的意思,马上到安华村了,陈默又不熟悉路况,不能直接将她送到家。

“哦,那王大...奶奶是你奶奶?”陈默剑毛一翘,惊疑道,王大娘差点脱口而出,索性及时改了口。

在安华村,一家一户都是单独的屋子,老安头隔壁就一户人家,就是那个偷菜的可怜老太婆。

听闻此言,阮琼玉哈哈一笑,也不在意露出皓齿,惊喜道:“你住在隔壁?她是我外婆。”

“那正好,顺路。”陈默闻言也是开怀一笑,阮琼玉这姑娘面容英气,大大咧咧的一点也不做作,是自己喜欢的类型。

墙上枪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