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拖着现实世界下了水

第47章 山巅小道观

下一刻,陈默脑海中出现一个人影,人影周身经脉发光,盘膝在地,陈默定睛看去,人影手掐印诀,嘴唇微张,却没有声音传来,反而吐出一个个字体,环绕在周身。

随着字体越来越多,经脉中的气也越来越明亮,陈默心中莫名明悟,这人影是专门教导他这般的初学者的,端是神奇无比,意识一动,那些字体向陈默脑门呼啸着直扑而来。

陈默一惊,下意识挥手,密密麻麻的字体倒卷而飞,陈默长舒一口气,他可不敢接受这些传承。

玉简中的功法名为《青木功》,能一路直入元婴期,修炼出来的真气是草绿色,擅长养生,气息绵长,修炼到高深境界,寿元可比同境界妖族修士。

陈默心中一动,现实世界中流传甚广的《养生功》,同《青木功》相似,但效果更加强大,脱于道,而成于道。

在没有真气配合前,道家养生功就有种种神奇功能,既能使人转弱为强,返老为少,还可驱除疾病,恢复健康,而且能补脑养神,增长智慧。

配合先天之境的真气,辅以内功《十二段锦》,想必效果更加强大。

除此之外,《神霄真王秘法》也不逞多让,有类似的效果。

配合内功修行之法,一路修炼上去,那就是第二个南极长生大帝的翻版,集符箓、神雷于一身,即可固本培元,养精练气,战力也是高强。

心中一动,陈默拿起另一枚玉简检查,他心中的巨石已经彻底粉碎,老祖宗留下那么多功法任由自己选,还担忧个毛线?

.....

此地功法很多,目测不下二百种,陈默简单查看了其中的八种,就停下了手,深思片刻,记住了其中的《飞叶经》,和一门叫《大日真火经》的火系功法。

熟记之后,陈默不会修炼,而是从记忆中选出一门道经,名为《大荒西经》,加之自身已经入门的《清虚经》,足以掩盖自身功法的传承。

他要以老祖宗留下来来的神功,欺骗玉瑶以及那位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要再出现的鸿运子,《飞叶经》和《大日真火经》,只是幌子。

陈默在藏功楼一楼足足待了五个时辰,不仅知道了一些修炼界常识,也粗略的查看了功法、丹道、符箓之道、炼器之道等,心中已有稿腹。

传承功法有问题,其他的传承应该是没有问题的,但陈默不敢去尝试。

机会只有一次,他可不会让好奇心害了现实世界,更何况,玉瑶曾在上山时透露,仙山外面有人族城池,这是陈默获取丹道、符箓等道的另一条途径。

况且仅以炼器之道看,现实世界中的材料工艺未必逊色与超凡世界中的工艺,差距应当没有那么明显。

在高端武器上,可能与炼器传承中的神器仙兵有很大差距,但是在低层次的兵器当中,单论坚硬程度和柔韧性,现代工艺应该更胜一筹。

毕竟,上亿度的高温,和接近绝对零度的低温,配合灵气滋润的材料,锻造出的高端武器,应当也能具备毁天灭地的威能。

陈默站在藏功楼的一楼最深处,此刻他已经察遍了一楼,不由对二楼升起好奇之心,抬眼向褐色玉石台阶望去,陈默拾阶而上,走了五步就不得不停下脚步。

陈默满头大汗,胸膛高高鼓起,猛烈喘气,以往能抵牛的强壮肉体,不得寸进,周身像是压了一座山一般,双腿战战兢兢。

抬眼向石阶尽头一看,一道灵气水幕荡漾,散发出的灵气波动极为雄厚,陈默苦笑一声,退了回来。

他还是先天之境,等步入练气期后,丹田内的真气才会转化为更高阶的灵力,此时的他,还到不了二楼。

至于为何不将真气转变后的能量称之为法力,主要是陈默觉得灵气接地气,更容易在现实世界推广。

稍稍休息,陈默静心屏气,恢复体力,可惜此楼隔绝灵气,还不足山脚灵田中的灵气量,更何况是山巅那浓郁到几乎形成实质水雾的灵气浓度了,他决定出去!

大步一跨,藏功楼五彩灵气水幕荡起涟漪,在石阶另一侧的玉瑶猛然睁开眼睛,见陈默出来,猛然起身,一脸喜悦。

“可得到功法了?”玉瑶脸色很激动,似乎比自己得到传承还要开心,见陈默点头默认,不待陈默多说,一把拉起陈默,冲天而起,向着来时的路上而去。

陈默心中一惊,不知玉瑶为何如此,调动体内真气,想要挣脱,可面对玉瑶手中的灵力压制,连个浪花都没翻出来。

三个呼吸后,玉瑶突然停住,等陈默回过神来,便发现自己站在一处广场上。

广场地面不知用什么材质铺成,似灰白色玉石一般,上刻着巨大的怪异生灵,这些生灵陈默从来没有见过,飞禽鸟兽,花鸟鱼虫皆有,倒是向神话传说中的妖兽一般。

有灵光不时在刻画线条中闪烁,熠熠生辉。

陈默调动体内真气,汇聚在双眼中,细看整座广场,顿时一惊,竟然隐隐散发出一股诡异的气息,下一刻真气倒卷,“嗯!”一声闷哼,陈默痛哼一声,连忙收敛体内真气。

“呵,你好大的胆子,连我也不敢在此地激发体内灵力!”玉瑶头也没回,嘲讽出声,向广场一边小跑过去。

陈默讪讪而笑,顺着玉瑶的方向看过去,广场边竟然立着一座不起眼的道观,陈默见玉瑶越走越远,直奔道观而去,也不管玉瑶有没有招呼,紧紧跟随她而去。

甫一入观,陈默便眼神古怪,没想到玉瑶竟然跪坐在一团明黄色蒲团上,表情恭敬,嘴里念念有词:

“老祖,老祖,弟子已经将陈默说服,嘿嘿!”

陈默心中一动,暗道:“老祖?老祖是谁?”,同时用余光打量这座不起眼的道观。

道观供奉着一位看不清面目的老道,似乎是那鸿运子,但陈默不能完全确定。

雕像如常人般高大,似乎常年受香火供奉,雕像整体已经被熏成暗黄色,雕像材质很怪异,似玉非玉,似金非金,倒是有点像微微透明的琥珀。

玉瑶似乎没有看到陈默的动作一般,继续道:“还请老祖赏赐!”

陈默心中惊疑,雕像是活的?

墙上枪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