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界农场

第50章 苏清影的麻烦

接下来几天,陈恪都在农场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一直都专心培养着后院药田里的几株灵草。

“短短三天时间,至少来了五拨人踩点,一直到现在还不动手,是不是谨慎的过头了呢?”

陈恪蹲在后院药田旁,轻嗅着灵药扑鼻的芬芳,心里却是越来越着急了。

这几天里除了培育这几株灵药,就是不断修炼惊龙术,第一层龙鳞身练的愈发有模有样,肉身强横了不少。

但即便如此,陈恪心中紧迫感还是丝毫没有减少,如果对方真的是上帝之手的人,那么按照这个踩点进度,来的人至少会是烛火境。

“看来在景阳山发生的一些事情暴露了啊,赶紧成熟落果吧!”

陈恪盯着药田中的一棵小树,上面正在孕育着一枚灵果,里面蕴含的精气十分充沛。

按照陈恪的猜想,现在肉身强横了这么多,点燃烛火所需要的灵药恐怕三株也不够,保险起见准备等果子彻底成熟之后再选择突破。

“惊龙术目前再继续练下去,进境也微乎其微,我这应该是走到了灵引境的巅峰了。”

陈恪叹了口气,拿着水壶给几株灵药都浇了点水。

就在陈恪有些苦恼的时候,他心头一紧,只见脑海中农场的投影浮现而出。

一辆深绿色吉普越野车从农场外的道路急促行驶而来,车身的保险杆都已经破损了,看起来状况不妙。

“来了么?!”陈恪从后院站起来,默默地掏出了空间戒指里的钢枪,时刻准备迎敌。

“不对!”

虽然越野车是冲着农场来的,但是里面坐的人根本不是预料中上帝之手的人,一个白衫染着点滴血迹的女子驾驶着吉普车。

轰!

引擎奋力的轰鸣着,车辆朝着农场院子所在的方向转过来,但是速度却没有丝毫要停下的迹象!

陈恪大惊失色,在心中不断回响自己什么时候得罪过这个女人了?

“难道她也是上帝之手的人?不应该啊!灵扇门怎么可能不管呢?!”

不管如何,陈恪都是做好了十足的准备,哪怕这个冷傲的像一座冰山的女子是上帝之手的人,他也会死斗到底。

“哞!”

老水牛在院前的槐树底下休憩着,听见了车辆的轰鸣声,它被惊的站起了身。

手持钢枪的陈恪大步迈向院落口,这段时间他实力提升很大,自认为哪怕是面对这个神秘的女子也会有一战之力。

“站住!停车!”

陈恪的声音中气十足,眼神也紧紧的盯着冲刺而来的车辆。

急促的刹车声响起,轮胎和土地摩擦,震起一层厚厚的尘土,以及一道深刻的轮胎印留在地面。

苏清影脸色苍白,不是以往那种白皙,而是一种病态虚弱的白。

将吉普车堪堪停在了院门前,驾驶位的苏清影终于是倒在了方向盘上,昏迷了过去。

“这...”

陈恪被这个阵仗搞蒙圈了,上一秒还来势汹汹,下一秒直接晕了过去,这是在碰瓷儿?

这时就算陈恪再蠢也知道,这个气质冷若冰山的女人不是来找茬的,而是来求助的?

“到底发生了什么?”

没有耽搁太久,将苏清影从车里抬进了院子里。

借助着农场投影带来的上帝视野,陈恪发现苏清影体内的光芒已经很暗淡了,甚至不足当日所见的十分之一!

“千万别死在我这里啊,不然我上哪说理去?”

陈恪呢喃着,而后用手装模作样的感受了下苏清影鼻尖的呼吸,还算正常,至少不会有生命危险。

松了口气的陈恪好奇起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竟然使得这个女子如此狼狈,一身血气近乎枯竭,体内灵质也损耗这么大。

白色衬衣上染了不少血,不过看起来不是她自己的,现在她的境况是消耗太大了,以至于彻底昏迷了过去。

“用灵药救是不可能了,这是我自己突破的希望,灶堂里倒是还有一瓮老鸦汤,等她醒来再说吧。”

陈恪看着苏清影这张精致的脸庞,原本戴着眼镜已经不见了,此时安静的脸庞简直就是造物主精心的作品。

闭着的眼睛睫毛微微颤动着,十分动人,虽然衬衣染血,但也有着凄美的感觉。

没有再继续像痴汉一般欣赏这张俏脸,陈恪起身走回灶堂重新烧火,将瓮里的鸦汤重新热了起来。

约莫过了一个小时,瓮里的肉汤飘荡出浓郁的香味,哪怕陈恪不饿也有些食指大动起来。

“醒来了?”

虽然在灶堂,但是通过投影陈恪还是看见苏清影在屋子里醒了过来,长而整齐的睫毛轻轻眨动,睁开了双眸。

苏清影目光带着审视的看着周围的一切,这座农院里的老屋太破旧了些,古旧的木柜还缺了个角,下面垫着几本书。

看了一眼自己刚才躺着的床,刚刚枕过的枕头以及薄毯传来淡淡的陌生气息,一张冷若冰山的脸颊看起来更为森寒了点。

察觉到这一幕的陈恪端着肉汤的手都颤了颤,心想这个女人还真是麻烦啊,难道自己能放着她不管?不放在床上还能放在哪里?

脸厚心黑的陈恪稳稳的端着碗,丝毫不觉得烫手,就这样走回了屋子里。

苏清影扶着门边,看起来有些虚弱,她看着陈恪开口道:“没人跟来吧?”

果然是个大麻烦!居然还是在被追杀中,陈恪开口道:

“目前除了你还没人来农场,所以能说说发生了什么事情么?”

苏清影看着陈恪手中端着的肉汤,柳眉微蹙,而后逞力往院子外走去,看起来不想在这里多留。

陈恪见状没有丝毫想挽留的意思,立马喜笑颜开道:“慢走不送啊!”

说着,陈恪目送对方的背影,开心的嘬了一口滚烫的肉汤,而后被烫的张大了嘴巴,另一只手不断扇着风。

虽然练成了龙鳞身第一层,肉身能够无视热汤的滚烫,但是嘴巴还是不能做到无视温度。

“呼!好烫好烫!”

走了几步的苏清影忽然站住了,她回过头瞪了一眼陈恪,然后转身又走回了屋子。

“你这里有没有女人的衣服?”

闻言,陈恪脸色黑了下来:

“我这可不是酒店,要不我帮你联系灵扇门吧,你跟他们关系不是还可以么?”

话音落下,陈恪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就要拨通吕建明的电话。

苏清影有些急了,她连忙道:“不要!”

“嗯?”

陈恪觉得更加不对劲了,这是犯了事啊,居然连灵扇门都信不过,没想到这姑娘眉清目秀,年纪轻轻的居然走上了歧路,说不得晚上要给她好好做下思想工作了。

“唉,追杀我的人来历不明,目前我谁也信不过,虽然可能性微乎其微,但也不能排除灵扇门的可能。”

苏清影虚弱的解释道,她继续开口:“我从龙虎山出来,那里发生了很多事!”

陈恪来兴趣了,他那死党周迪还在那里,至今杳无音信,想知道那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说来听听。”

...

冻豆腐渣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