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界农场

第3章 收购农场

次日清晨,刺眼的阳光透过窗台把陈恪唤醒,他揉了揉沉重的眼皮,昨晚发生的事情还清晰的映在他的脑海里。

他确定那些都不是梦境,因为此刻胸口玉佩依旧微凉,农场的投影还浮现在他的脑海,而周围那神秘的白雾又渐渐的恢复了不少。

“真的不是梦啊!”陈恪感慨一声,没想到在这从小长大的农场居然藏着这么多秘密。

“咕噜噜。”陈恪此时很饥饿,昨晚那些事情消耗了他不少精力,前胸都快贴后背了。

二话没说陈恪翻身下床,索性快中午了,早餐午餐一起吃了便是。

简单的洗漱过后,陈恪拿起小时候经常用来逮兔子的装备,朝着那兔子窝走去。

此时的野兔窝只剩下几只小兔子在里面,但是大兔子在哪陈恪一清二楚,此时他脑海中的投影就包括了那只最肥兔子的踪迹。

走出院落,年岁颇高的老黄狗见陈恪手里拿着熟悉的装备,它兴奋地站起身来,抖了抖重新长出毛的尾巴,欢快的跟了上去。

“你倒是有兴致。”陈恪眯了眯眼睛,这老黄狗的状态完全不像是二十多岁狗狗的样子,简直就像是一只精力旺盛的哈士奇。

他知道这可能都是白雾的功劳,如果要经营好这座农场,这白雾至关重要。

这次捕猎很顺利,陈恪原本以为要用到工具,但没想到他接近那只肥兔子之后,阿黄就像是一只资深的老猎狗一样,悄悄接近草棚,迅猛出击。

不过两三分钟,这只肥兔子就被它给逮住了,这让陈恪刮目相看,知道这是白雾的因素,此时恨不得将白色雾气都往自己身上灌满。

但是谨慎的他没有选择这么做,因为并不知道这白雾有什么副作用,得先看看阿黄后续的情况再做决定。

太阳高挂当空,时间已经到了正午时分,这只十多斤重的兔子已经被陈恪处理干净,此刻飘香四溢。

陈恪等不及的抓起一只兔腿,饿死鬼一样撕咬一口,他不断呼出热气:“白雾的副作用之一,让肉质变得更加鲜美!”

小时候的陈恪烤过不少野兔,他熟知野兔的味道,但是从没有任何一次觉得野兔是这么的好吃。

阿黄在一旁坐着,舌头露在外面流了不少口水,看起来十分的嘴馋。

陈恪没有吝啬,把一条故意撒少调料的后腿扒拉下来,丢给了老黄狗吃,后者吃的欢快无比。

正准备再撕下一条腿的陈恪顿住了手,他脑海中关于农场的投影出现了异状,只见一辆黑色的国产小轿车行驶了过来。

“这地方真他丫的难找,都快把我给饿死了!”

国产小轿车在农场的路边停了下来,副驾驶的人一边抱怨着,一边下了车。

黑色小轿车陆陆续续下来四个人,其中一个穿着正装,从后车厢下来的青年似乎很有威望,下车斥责了这个抱怨的下属一声:

“少说两句,到地方了,赶紧把事情搞定就回去吧。”

其他三人听到这话,立马换了副表情,看起来是那么的和蔼可亲平易近人。

陈恪在脑海中的投影对这一幕看的清清楚楚,连声音都听得一清二楚!

平日里农场几乎没有客人,眼下这几人突兀的找过来,这让他有些警惕起来,尤其是昨晚发生了这么多事情。

为首那人在投影中显得很不一般,眉心间缠绕着一抹灰色光泽,而方才抱怨的那人身上有一点更为淡漠的白色光芒,其他两人则是没有这些光泽。

并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的陈恪将警惕心提到了最高,想要回屋子里拿铁锹但已经来不及了,几人已经接近院落前门。

“环境还是很不错的。”

随着声音落下,陈恪低下头撕咬一口美味的兔腿,然后假装是刚刚听到声音,抬起头来疑惑的看着门外走来的几人。

“你们是?”陈恪放下兔腿拍了拍油腻的手,有些惊讶会有客人来。

“你好陈先生,我们是旅游开发局的人!”为首的男子露出很亲切的笑容,仅仅这么一句话就将陈恪心中的警惕打消了不少。

只是警惕心还没放下,陈恪背后肌肉更为紧绷起来,这人古怪不浅,一句话就让他差点失去了戒心,要不是知道这人有古怪就差点着道了。

“旅游开发局?”陈恪露出一点思索之色,狠快恍然大悟,他继续开口道:“就是最近网上闹得沸沸扬扬的旅游开发局?”

“听说你们这个部门一直在收购土地,这事情是真的么?”

自称是旅游开发局的几人露出轻松的笑容,为首那人点了点头,温和道:“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吕建明,你最近在网上看见的那些传言属实,没有错误。”

陈恪点了点头,从旁边拉了几条长凳放在他们旁边,让他们坐着:“几位领导坐着说,抽烟吗?”

说着,陈恪尚有油渍的手从口袋里拿出一包褶皱的软包香烟,正要掏出来,吕建明四人立刻摇头宛然拒绝。

“你们来我这农场是有什么事情么?”陈恪将掏出的一支香烟点着,疑惑问道。

“是这样的,最近旅游开发局有计划将碧月湖周边打造成5a级景区的目的,所以我来这里是想和您商谈关于农场的收购问题!”吕建明认真的说道。

说着,他后方的人递出一份文件,吕建明接过来之后摊开,他微笑着继续说道:“局里面是想以碧月湖为中心,而后辐散到周围地域来完成这次5a级景区打造计划...”

接下来吕建明口绽莲花,一套又一套的专业说辞,将陈恪忽悠的迷迷糊糊,只是他内心还留存有最深的戒备。

“您的农场正好处在一个非常关键的地域,周围的区域我们已经谈拢的差不多了,所以这次我们给您开出的价格绝对会令您满意!”

“我们愿意以六十万的价格将您的这片农场征收,这对于你这座一直亏损的农场来说,绝对是一个非常公道的价格!”

说着,吕建明的双眼就像是浮现了一阵无形漩涡,将陈恪的心神都给吸引了过去。

后方那三人露出得逞的笑容,那坐在副驾驶青年取出一块黝黑的石头,在上面抚摸了一下,然后露出更为自信的笑容。

“您看,您若是同意的话,就在这份文件上签字,一周后你就会收到六十万!”

吕建明的话语就好像有某种魔力,陈恪迷迷糊糊的接过笔,正准备在上面签字的时候,胸口骤然涌起一阵刺骨的冰冷。

这股冰冷的感觉瞬间使得陈恪意识清明过来,他在心中暗道不好,似乎被催眠了。想到这里,陈恪露出一脸悲伤的表情。

陈恪放下笔,有些悲痛道:“抱歉,我爷爷前天才过世,这里留有我很多的回忆和思念,暂时我并不想卖掉这座农场。”

看着陈恪似乎摆脱了催眠,几人瞪大了眼睛,而吕建明却显得十分自然,他表示理解的开口道:

“你的心情我理解,死并非生的对立面,而是作为生的一部分永存!希望你能够尽快从悲痛中走出来,到时候咱们再商谈这件事情,你看好么?”

陈恪点了点头,后面那个拿着黝黑小石头的青年欲言又止,只能看着温文儒雅的吕建明站起身来,拿出一张名片放在桌上:

“呵呵,这是我的名片,如果你想通了可以给我拨通电话,三天后我也会给你回电,希望可以再好好的谈谈。”吕建明放下名片,便带着几名下属离开了。

看着对方很有礼貌,陈恪也渐渐放下了心,但是脸上的表情依旧是很悲伤,直到几人上了小轿车离开了,这才放松下来。

“有问题!绝对有问题!有非常大的问题!”陈恪喃喃自语道,背后出了不少冷汗,方才自己就像是被控制了心神一样,居然不由自主的要去签字。

“这帮人到底什么来历?”陈恪拿起兔腿,狠狠地咬了一口。

...

此时行驶远去的黑色小轿车内,副驾驶脾气有些暴躁的青年在车里面大喊道:

“有问题!绝对有问题!有非常大的问题!”

后车厢的吕建明皱了皱眉,他开口道:“探测石结果如何?”

“显示是个没有任何灵质的普通人!”副驾驶的青年有些不甘心的说道。

吕建明将手撑着额头,大拇指在太阳穴揉了两圈,有些头疼。

驾驶位的人此时开口了:“头儿,之前不也有这样的案例出现么?因为情绪的波动,所以才能够挣脱出催眠。”

“不然以您的c级催眠能力,普通情况断然没可能挣脱的!”

吕建明放下手,点了点头道:

“也只能作此解释了,好在那块农场所处的区域不算重要,失败了也没关系!”

“这次征收土地上面交代了,重点地方还是要放在有名的山川河流,这个倒是无足轻重。”

“只是现在时间似乎越来越赶了,听说马上就要出现千年未有之变局了。”

吕建明靠在柔软座椅上,方才的催眠似乎有些消耗他的精神,此时才缓解了一点。

“变局到底是什么?听说出现变局之后,就连A级大高手都会变得不值一提。”坐在吕建明旁边的人开口问道。

吕建明摇了摇头,他不确定的说道:“有一次去帝锦城述职的时候,我隐约间听到了复苏两个字,可惜没敢听太多,可能和这个有关。”

车里面的几人同时陷入沉默,在心里面不断的思索着复苏这个词汇代表着什么含义?

冻豆腐渣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