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尤思念茶尤香

第55章 除非将心挖去,不然如何能忘(8)

大年初一我们在家打了一天麻将;初二叫上韩宇龙、方洛他们一起带着珠珠逛了逛大城市的庙会,热闹一番后的几天便随母亲一起拜访生意上和生活上的一些朋友。

正月初六我和珠珠启程返回小城,同天母亲带着外祖母去了南方外祖母的老家踩踩故土。

一大早,趁着家里人都还在熟睡,我悄悄出了家门。没有开我的小跑,而是叫一辆出租车将我放在某条小街的街角。

街边的早点铺人声鼎沸,一间间小门脸上均贴着喜气洋洋的“喜”字、“福”字。买早点的人群操着地道的方言互相拜年、聊天,一派其乐融融。

我戴着遮住半张脸的大墨镜,微笑着走在这条算不得熟悉,也并不陌生的小路上。路旁的树木变粗了不少;街心公园的栅栏被重新粉刷了;脚下的柏油路似乎刚铺上没多久。

无论是什么,都需要改变,需要翻新。在这飞速发展的时代,一成不变注定是被淘汰的命运。

而我,却是个怀旧的人。

路边花坛上鲜亮的瓷砖让我感觉有些刺眼;呼啸而过的机动车排放着污浊的尾气;那刺耳的汽车喇叭远远不如自行车的车铃那般清脆。

我觉得我在被抛弃,因为我不愿改变,不肯放弃对过去的执念。

正如此时此刻,我正踱步在尤烨所居住的那条街上……我无法在归来时告诉他“我回来了”,亦无法在临行前向他道别。

我缓步到他家楼下,看着那扇紧闭的窗,默默地在心里说声“亲爱的,再见”……

离开他家以后,我独自一人重新走过那些我们曾一起走过的路。

去了我们初吻的那个车站,静静的站在一旁看着等车的人们焦急的神情。

去了他曾为我打过架的学校,紧闭的大门仿佛阻挡了一切可能的回忆。

去了他给我买毛绒玩具的礼品店,耳边传来若有若无的一声“喜欢吗?

去了他最爱的网吧,却发现那里已经被改成一家药店。

去了我们常去的茶吧,眼前竟是一家火锅店。

呆呆的望着火锅店陌生的招牌,我怀疑是不是除了站在原地的自己,这个世界早已面目全非,昨天,果真是一去不复返。

或者,我也早已面目全非——眼前浮现吴琛的身影,以及正被他压在身下浑身赤裸的自己……

是啊,我也已经不再是昨天的我……

想到一个故事:一个老太太总觉得自己是一朵香菇,每天都撑着伞蹲在外面不吃不喝不说话。

一天,她的医生蹲到她旁边,并让老太太相信他也是香菇。过了一会儿,医生站起来走动,老太太问:“你是香菇为什么还可以走动?”

医生反问她:“为什么香菇不能走?”

老太太觉得很有道理,便也站起来走动。

中午医生开始吃午饭,老太太又问:“你是香菇为什么还能吃东西?”

医生假装生气说:“说谁香菇不能吃东西了!?”

老太太觉得有道理,于是也开始吃东西。

一段时间之后,老太太可以像正常人一样生活了。

除了她还坚信自己是朵香菇。

我抬起头,透过墨镜看着暗蓝的天空,默默道:“无论我做了什么,无论我变成什么样子,我永远都还是那朵香菇……”

如两年前离开时一样,我没有让任何人送我。我见不得生离死别的场面,我怕自己会舍不得离去。

出门前与母亲和外祖母拥抱道别,差点又忍不住落下泪来。狠狠地抽了抽鼻子,和珠珠拎着简单的行李离开了……

由于心情的缘故,回去的这一路并没有来时那样有说有笑。我安静的开车,珠珠在旁捧着那两只乌龟,时不时的找点话茬和我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你是不是虐待他们啊,让人家吃不饱、穿不暖,这么多年了也不见长大。”

我无奈的辩解道:“龟箱我都换了两个了,怎么可能没长大……”

珠珠不再理我,继续琢磨着那两只半睡半醒的乌龟。

“珠珠,我想我还是和吴琛分手吧。”

“为什么突然说这个?”

“我只是觉得不能再这样拖泥带水了,不但是折磨自己,连吴琛也跟着痛苦。长痛不如短痛,也许分开是最好的选择吧。”刹那间我觉得自己的语气很像尤烨。那时他选择分手的原因,又何尝不是如同我现在这样?

“你选错对象了,你要放手的人应该是你的那个尤烨,而不是吴琛。”

“但是我放不开尤烨,他就像我的影子,永远跟在我身边!”

“那吴琛就很好摆脱?你觉得他会妥协吗?”

“我知道他不会妥协……但是我要怎样面对他?继续辜负他?欺骗他?将他对我的爱当做垃圾一样扔到角落?”

“哎……你啊!全都是自找的别扭……”珠珠有些爱莫能助,又有些愤然,似乎还有些怜悯:“反正我是不赞成你和吴琛分手!人家对你多好啊!你凭什么不领情啊!不就是个初恋嘛!谁没个初恋啊!谁像你那么提不起气啊!要人人都跟你似的,人类早就灭绝了!”珠珠大声嚷嚷了一番之后顿了顿,降下分贝接了一句:“不过还是看你自己怎么决定了。”

“恩,我知道了。”

满怀纠结的回到小城,雪儿为我和珠珠准备了丰盛的晚宴。

“一姐!花生糖!你们终于回来了!我想死你们了!”雪儿对我们俩又抱又搂得,兴奋得一塌糊涂……

我抖起十二分精神与雪儿打闹,珠珠则是摆足了大姐大的派头,如看戏一般在旁鼓掌叫好。

我和珠珠说过不要告诉其他人我的,我是为了逃避过去才来到了这里,如果连雪儿她们都带着过去的气息出现在我的生活中,那我还逃出来做什么呢。

珠珠答应我说她一定不会告诉别人我的事情,包括姐夫。但若是我自己情绪低落露出了马脚,那她就无能为力了。

我感激的点点头,告诉她“我绝不会露馅。”

“一姐,我想出国,你教我英语吧!反正你现在也不上班了,来给我当家教,这样我能学英语,你有我作伴也能解闷,一举两得,多好!费用方面全听你的。”雪儿放下筷子,不经意的说着她的决定。尽管如此,我和珠珠都听得出她是认真的。

自雪儿工作以后,我能感觉出她正在飞快的成长。她心里总觉得自己很软弱,是个被娇惯大的千金小姐,没有什么本事。先前她也和我提到过想要出去看看这个世界,如今,看来她是真的下了决心,打算远走高飞了。

“怎么想出国了?你现在不是挺好的吗?”珠珠有些不解。

“就是想开拓开拓视野,长长见识。你们俩都在国外呆过,所以自己可能不觉得这有什么稀奇。但是旁人与你们接触的时候都能感觉到你们身上与众不同的气质。所以我也想有所改变。”雪儿一字一句说得真切,年轻人,愿意出去闯闯不是坏事。

“你爸妈怎么看这件事?”我想了想,如此问道。就算年轻人离家闯荡不是坏事,也还是要尊重家人的意愿,尤其还是个女孩子。

“他们没有意见,只要我能考过英语,他们就放我走,并资助我在国外的生活。”

“我给你当家教是没问题。费用方面,我说不收想来你也会觉得过意不去,那就象征性的给点吧。”珠珠托着下巴若有所思的说着,雪儿倒是一下子兴奋起来,给了珠珠一个熊抱又另送了香吻。弄得珠珠拼命的擦拭脸上的油花。

“恩!没问题!谢谢一姐!你帮了我大忙了!”

昼间月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