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尤思念茶尤香

晚尤思念茶尤香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0章 即使爱你是谎言,说一辈子,也就成真了(5)

我怀疑我得了分裂症或是偏执症。因为我很清楚我身上根本不会散发什么尸臭,也不会像狼人一样在白天与黑夜之间变换不同的形态,一切只不过是心理作用。只是我没有去看心理医生,毕竟学哲学出身的我与心理学系的那帮人关系也很不错,早将他们那套东西看得透彻。与哲学一样,心理学这东西也不过是比较谁的嘴更好使,更能说……

即便如此,对心理医生的不屑以及藐视倒不影响我抱回家各种各样的心理学书籍,试图从中寻得些许帮助。而结论,无非是要让自己看开一些,那些所谓的亏欠,不过是我自己的心结。

又是一夜难以入眠,我从熟睡的吴琛身边溜了出来,顺着已经颇为熟悉的小路走着。我不知道我这样和吴琛交往是否正确,不过我知道我不能离开他,或者说,我没有理由离开他。

“唐晚晚?”

我仰起头,看到路边骑着自行车的林逸凡。

“真的是你?这么晚了,你在这做什么呢?”他疑惑的声音中含着一丝惊喜的感觉。

“没什么,就是失眠了,出来溜溜。”我如实回答。

“一个女孩子这个时间在外面,危险啊。”

“谢谢,不过我很厉害的,你应该提那些色狼担心才是。你这又是做什么呢?这么晚还在外面?”

“我刚从网吧出来,正要回家呢。”

“这样,那你路上小心。”

“恩,我也很厉害的。”他骄傲的弯起手臂拱了拱突出的肌肉,“对了,我下个月开始会在酒吧街上一个叫‘香榭’的清吧弹钢琴,每周四、五、六晚上都在,有空来给我捧场。”

“你……需要打工?”我本来想说他那么有钱何必还要出去卖艺,不过话到嘴边又被我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调剂生活而已。你住哪,我送你回去吧。”

我指了指旁边的公寓,摇头拒绝了他的好意。

林逸凡从车下来,表示反正不远,一个人溜达不如两个人一起溜达,他就把我“溜”回家吧。

“林逸凡,你有喜欢的女孩子吗?”

“有过一个女朋友,不过觉得她很烦,就分了。”

“这样,小女生么,闹一点可以理解。要是碰上个不哭不闹的,估计你又要说人家不解风情了。”

“或许吧,我觉得就是还没遇到合适的人。”

“恩,不过不管你多喜欢一个人,都不要付出自己的全部,有所保留总是好的。要知道感情的战场上,你出的兵越多,失败的几率就越大。”

“想不到,商场上如鱼得水的唐小姐,在感情上也有一番独到的见解嘛。”

“我也不想有……只是天地不仁,我不得不为刍狗。”

不知不觉,已回到吴琛的公寓门口。

“记得来听我弹琴。”临别时林逸凡又叮嘱了一句。

“好。”

一进门便听到吴琛若有若无的鼾声,我换了睡衣躺在他身侧,望着这个熟睡中的男人,心情又复杂起来。

我爱吴琛。

尽管这是个谎言。

但倘若一个谎言能说上一辈子,它便不再是谎言了,不是吗?

我伸手调整了一下吴琛脑袋的位置,阵阵鼾声变作平稳的呼吸。把手放在他的侧脸上抚了抚,他迷迷糊糊地一把将我拥入怀中。我不忍惊他,便顺势靠在这已不算陌生的胸膛上。心中不禁又有些动摇,他待我真诚,我却要向他说谎,这样如何对得起他。或许,我还是应该离开他,让他能找到一个真心相待之人。

“吴处长,再不起床上班该迟到了。”

他将眼睛睁开一条缝,懒懒道:“别以为你能骗得了我,今天周日,上什么班。”

“处长大人,您是不用坐办公室,可小店还要做生意呢。你不起来的话我就先把你的车开走了!”

“好好好,我这就起床。让一个小丫头片子开辆越野吉普满大街跑成何体统。传出去别人还以为我欺负你呢。”

没几天就到了竹苑开张一周年的大喜日子了。对此,我暂时还真没有什么准备。

“你说,我是不是应该搞一个年庆?”路上,我若有所思的问着身边的司机师傅——吴琛。

“您怎么想就怎么办呗。”

“问题就是我没什么想法。去年春节的时候竹苑刚开张不久,家家过年我这边也是关门大吉,不过每位会员都收到了一罐上好的祁红作为贺礼。清明的时候我办了品茗会,献出的均是我那时新进的明前茶。端午期间我组织茶楼上下亲手包了各式各样的粽子送给会员。七夕的时候我租了‘海园’的一片地方办了观星茶会。中元节我楼中小溪洒满精致河灯,赠送会员面具之类的小礼品。中秋再次租了‘海园’的地,办了赏月会,同时赠送各式月饼。重阳节我订购了数盆菊花来了个‘满城尽带黄金甲’……”我掰着手指头数着这一年来我举办过的各项活动,件件都是开销不菲,也算是对得起那些会员每年给我交这么多的会费。“现如今一周年年庆,我还真是江郎才尽,找不到什么可以利用的主题了。”

“最简单的——赠茶,”

“赠茶又不算活动……”

“不如你搞个才艺展示,让小荷她们系统性的表演那些十八般茶艺什么的,当然,你这个掌门人也要参与其中。然后由会员评比出‘本年度最佳茶师’。”

“亏你想得出,这种挑拨离间的事情我可不干,在我眼里她们一个个都是‘本年度最佳茶师’,不用你们这些门外汉说道。”

“那就省略评比那项,全当看个热闹还不行吗?”

“可是之前的那些茶会都有表演了啊,而且平日你们来喝茶也都是正统的茶道待遇,还看什么啊。”

“可每次茶会可都看不见唐小姐的表演,而且每次也只喝一种茶。既然是年庆,你就把你这里的好茶都拿出来,绿茶、红茶、花茶、乌龙茶、果茶、八宝茶……最好再请大家吃顿饭,我看就很美满了。”

“说的是不错,可是我的预算啊……”

“你赚那么多,稍微出点血也是应该的。”

“我赚什么了!我本钱都没收回来呢!”

“想一年就收回本钱,做梦都没有的事啊!现在的付出是为了以后更多的回报。这个道理你是懂的。”

“我考虑考虑吧……”

送我到茶楼之后,吴琛嫌他在这里没事做,便决定去单位加班。我夸了他真是党的好同志;人民好兄弟。临走前我告诉他今天晚上我不去他那里住了,他也不用来接我,直接回家就好,他没说什么,只是点点头。

看着远去的越野吉普,竟感到一丝孤单,孤单中又夹杂着一丝解脱。

或许,我本应是个孤单的人。

昼间月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