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尤思念茶尤香

晚尤思念茶尤香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12章 一个不敢靠近,一个拒绝不了(7)

“冒昧地打断一下,如果王老师不是非要在商业综合体里办展览的话,其实我这茶楼楼上上下下可以供您随意使用,分文不取。”我插话道。“您看我这茶楼里的烟火气息是不是也还挺好的?”

王老师一开始颇为不屑,表示不可能的。

我十分理解,毕竟人家之前看上的是商业综合体,我这小茶楼还不如人家里面一个店面大,怎么会一下子就被认可呢。

“王哲老师,我毛遂自荐一下吧,觉得我这小楼虽然地方不大,但是气质和咱们书画挺配的,书、画、茶、香自古就是文人雅士的标配嘛。而且听你们说那么多,我大概也听明白了里面各方参与者都有不同诉求,我这茶楼里上上下下我一个人说了算,而且愿意全力配合,换句话说,就是都听您王老师的!”

说到这里,王老师抬了抬眼皮。我接着说:“而且我这的客人应该和书画消费群体有比较大的重叠,对于扩大艺术家们的知名度来说,应该是有好处的。”

“不行,不行,这里太小了。”王老师依然坚持着。

到了下午上班的时间,吴琛先走了。王哲老师说还要想想事情,我便撤掉了他面前桌子上的碗碟,焚了柱淡香,添了壶白茶,没再打扰他,只管留他一个人坐着。

艺术的事情有趣就有趣在怕琢磨。热闹劲儿过去了,静下来一琢磨,就会有许多新发现、新灵感。

吴琛刚刚问他的问题无一不戳在他的要害。什么样的作品能不被琳琅满目的商业空间吞噬?什么样的作品能像他想的那样在嘈杂的环境中被人记住?在客流量庞大、小孩老人都很多的商业体里,作品的安保怎么办?把展览空间拦起来,就成了一座孤岛,和在美术馆里办展览没区别了;不拦起来,怎么控制小孩子不靠近、不撕扯?会不会引起社会纠纷?晚上作品会不会被盗窃?这些都是隐患啊……

王老师什么时候离开的竹苑我并不知道,只是大约一周后,他来与我签署了展览的合作协议。我无偿提供展览场地和展期内的活动场地,负担空间改造、安装吊线轨道以及展期的安保费用。王老师提供作品、安排布撤展、负责作品运输,展期内的每个周末安排两次艺术家见面会。政府方面保证官方媒体以各种形式对展览进行宣传报道。

又过了一个月,我竹苑成了第一个举办书画展的商业空间,楼中原本是竹香、茶香,这下又添了些许墨香,感觉只要吸一口竹苑的空气,就能让心跳慢下来;血压降下来;心情静下来,绝对有一种穿越宋代、身处世外的体验。

为了书画作品,我添了些射灯,楼里比以往更加明亮。作品的展示也采用了不同的手法,这就要说王老师的确是一个敢想敢做的人了。

先是入门挂了件迎客松,再是在一层几个最容易被人看到的地方挂了几副比较宏大的作品。二楼的一面主墙被大小不一、宽展不一、横纵不一、风格不一、题材不一、总之就是各种特色鲜明的作品铺了个严丝合缝。但看起来却只会让人感到过瘾和惊叹,完全不会像一片补丁一样叫人厌烦。这效果真的是令我对王老师敬佩万分。

与王老师熟络之后,他跟我说,书画界总是不抱团,书画家们鲜有交流,各做各的,还互相看不上,画得通俗易懂的被说没内涵,画得晦涩的被说基本功不行……他想用一种方式一次性呈现当代书画的面貌,让人们了解当代书画和传统书画的区别。而且把所有的画挂在一起,通过外人的眼睛判断究竟谁的作品更抢眼,谁得作品更突出。

我站在这面铺满了艺术作品的墙前,扫过一幅幅作品,我觉得这不是一场角逐,而是一场百花齐放。这里无需评比打分,而是让人们找到各自的趣味。

不知怎得,竟落下泪来。

王老师在一旁看着我,笑着说,一开始只觉得你小小年纪开茶楼挺意外的,现在你竟然会在艺术面前如此动情,我不觉得你开茶楼是意外了,你真是个有意思的孩子。我来你这里也真是来对了。

最初我们设定的展期是10天,期间我的竹苑每天都是客满为患,艺术家们兴致勃勃地邀请友人、藏家来这里看画喝茶,后来看热闹的客人也隔三岔五带着不同的朋友来假装雅致,竹苑的预约表一下子就排满了!为了不影响客人的性质,也不能坏了我竹苑预约制的规矩和人数的限制,王老师、我以及各位艺术家一合计,干脆正经地展上一个半月!

由于政府支持,这次联展上了电视也上了报纸,让我这竹苑出了点小名。只不过为了避嫌,所有报道里只提竹苑的地址,电视播出的镜头和报纸上的照片也均避开了竹苑的招牌。不过认识的人都知道展览在竹苑,不认识的人网上一查也能知道展览地点是竹苑。

精卫填海这段时间也常来我这里,有时是和他的上司来,有时是和他的下属来,每次来都挺忙的,连跟我贫嘴的时间都没有。后来他告诉我,我这展览真的是太棒了!竹苑这番调整对于他们广告人而言就是激发灵感的殿堂,一次性看到这么多真实的作品,还有能创作的环境,还有支持长时间创作的饮食供给。他现在恨不得给全公司都在我这办会员了!当然,前提是我的会员费能给他打个一折。

而且正中我下怀的是,不少艺术家主动提出参展的作品不拿回去了,就在我这楼里挂着吧!

竹苑不是画廊画店,我也不想趟艺术圈的浑水。近些年,书画被很多有心之人当作了洗钱的工具,是非常危险的东西,若是不小心上了哪条贼船,我跳进黄河也该洗不清了,而且到时候只能帮着人家做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自己想脱身就太难了。

展览期间我每天对着一墙初看震撼、细看寻味的作品琢磨,到底和艺术家、和这一屋子的书画形成什么样的关系,既不会伤和气,又不会有风险,但还能实实在在的落得些好处呢?

母亲看到了新闻,打电话提点我别惹事。我把这个问题问了母亲,母亲无所谓地回了我句“无欲则刚。”

这句话点醒了我,我一直纠结的是怎么通过卖画赚钱才能不留把柄。但是如果我不赚钱呢?我不卖画呢?很多东西你不要的时候别人说你高风亮节,但如果你稍稍碰一点点,立马就会有人说你居心叵测、精于算计。

所以竹苑的身份只有两个,一个是展位的提供方,另一个是艺术家和藏家交易的第三方。

展位的提供方很简单,艺术家放在竹苑展示的作品,按天支付展位费,期间作品若被人买走了,竹苑便是买卖合同上的第三方见证人,不收取额外费用。此外竹苑的第三方作用还可以在定制作品的时候体现出来。比如作品预定的时候,常发生艺术家怕画出来以后藏家不买,藏家怕给了钱艺术家不画,这时候,就由竹苑先代表艺术家收取创作费用,作品完成后再代表藏家将款项交付给艺术家。每一次交易竹苑只是从中见证,不与作品价值产生任何关系,也不索取任何代理费用。

昼间月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