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大佬忙种田

末世大佬忙种田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58章 058章,风雨又欲来

陈加儿耸了耸肩:“你不说以后我就来蹭喝,谁让我不会呢。”

说完眯着眼睛又享受的小酌了一口,喝完还抿了抿唇,回味无穷。

陈加儿心里想的是这样她就又多了一个借口赖着赠月,以后杨大佬去哪里都别想甩开她,哼哼。

这顿晚餐三人吃得很畅快。

而回到南源的时容川吃过晚饭后,此刻正和母亲坐在书房里,将在四昆山的所见所闻说了一遍。

只有母子俩在。

时家直系只剩下他和母亲,还有九太爷了。

旁支这些年对直系也虎视眈眈,两母子这两年过得很是疲惫。

时百顾打开了爷爷时蕴之留下的盒子,将里面的画递给了时容川:“这幅画里的行云观,是不是就是你看到的那座?”

时容川点头。

而他在地宫里看到的那些,时百顾其实是相信的。

时家这千年一直守护着这座观宇,到底是什么信念让先祖们坚持了下来,她觉得,应该是行云观本身的特殊。

在守护这座观宇上,时家可以说付出了很大的代价。

直到时九月大闹了南源各个家族,这些家族对这座观宇的探索之心才收了一些。

因为地图被毁了。

这是时百顾翻看了各个家主留下的手札知道的。

时容川的表情明显对这件事还持怀疑态度。

在他翻开时家家主手札后,发现事情可能和他想的不一样。

时家曾经耗费了大量的人力,财力,物力和武力去守行云观。

从以往的开支来看,过于大了些,而死亡人数,也很大。

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时容川想不通。

如果真的是为了一个听起来像传说的故事,那么这个代价未免太大了。

很大的可能,还是地宫里的那些宝藏。

他即使生在富贵之家,也没见过那么多的金银珠宝。

有些一件就价值连城。

全都堆在地宫里,不见天日。

阎家和白家很可能就是冲着这些宝藏去的。

时百顾用手指扣了扣桌面,突然很严肃的和时容川说:“容川,你进了行云观地宫这件事不能告诉任何人,里面的东西你也不能给任何人看,包括我。”

时容川抬头,看着漂亮的母亲眼角显出的纹路,“妈,你相信这个传说?”

时百顾点头,接着说道:“时家的功夫传承里有一套练气的口诀,就是你平时练习的那几句,不过,你学的只是前半段。”

时容川拧着那双剑眉:“然后呢?时家有人练习过后半段?”

时百顾摇头:“没有人能勘破那段文字,上面的条件过于苛刻。”

她拿到练习口诀后就一直在想,到底要怎样才算是破日月精华,取静夜之露,还有,破开禁锢又是什么,这些她都没有参透。

说完后,时百顾从书房的层层暗格里取出了一张看起来像是丝绢的古物,上面的文字,前半段时容川很熟,后半段,没见过。

这上面的文字时百顾早已经滚瓜烂熟,她叮嘱时容川记住,以后说不定会有用。

时容川不明白为何母亲这么容易就信了行云观的事,听起来和天方夜谭都差不多。

时百顾却说道:“这世上,很多东西不能用我们的常理去看去思考,得再看得深一些,再大胆一些,我相信时家的先祖,他们不会耗费这么大的精力,去守护这样一座观宇。”

“还有,阎家和白家都不缺钱,宝藏固然惹人心动,却还没有到必须置时家于死地的地步。”时百顾将时容川的想法都看透了。

这句话也是提醒时容川,不要用常人的眼光来看待这件事。

时容川点了点头,将丝绢收好,“南源的其他几个家族是不是也知道行云观?”

千百年来,这几个家族一直想要找到行云观的具体位置,但是都被时家人给拦了下来。

不过,这也让他们更确信行云观有秘密,或者,宝藏。

而现在,随着时容川去四昆山的行程暴露,这些家族肯定又已经蠢蠢欲动。

“庞家和白家暗中有来往,庞冠群是白开邦看中的孙女婿。”时百顾在时容川回来之前就已经把消息都打探清楚了。

接着又说到:“至于莫家,那是白家放在明面上混淆视听的。”

时容川想起杨赠月提过的任家:“任家呢?”

时百顾将资料丢给时容川。

任家这些年人丁很旺,这一代最优秀的任熙元以任家的名义开了个武馆,替任家招了些弟子培养。

而任家随着人丁的壮大,有了些野心,这几年一直想进入白家的圈子。

听说任熙元在追求白家的大小姐,白静幽。

对白静幽言听计从。

就是想借机进入白家。

不过有趣的是,白静幽没有看上任熙元,反而看上了自己的妹夫,也就是庞冠群。

时容川翻看着母亲这两天找到的信息,里面几乎涵盖了所有和时家不对付的家族。

不过,那些明面上和时家来往频繁的,也得查。

时容川打算自己去做。

和时百顾说了之后,她只稍微想了一下就明白了时容川的想法。

表面上好,不代表就是真的好,如果行云观的事再次在这些家族里掀起风浪,那这几个家族肯定也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时百顾让时容川和徐云昭一起负责这件事,也该让时容川深入了解这些家族了。

离开书房前,时容川欲言又止,时百顾抬头看着自家儿子:“怎么,还有什么想说又不敢说的?”

时容川想了想,最后还是没说出口,不过提醒了她要注意孟家人,还有,身边的人也要防范。

时家,除了徐云昭,估计不会再有哪个忠心耿耿了。

时容川感觉到有些疲惫。

他和母亲都清楚时家目前的状况,只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所以那些家族只在暗中涌动。

在时容川踏出书房之前,时百顾叹了口气:“容川,时家的处境比你想的要复杂,所以,能雷霆手段处理的,就直接处理了,不要留后患。”

时容川回身,看着母亲点了点头,“放心吧。”

等九月到来,九太爷回时家后,这些鬼魅魍魉他会尽数都收了,在这之前,暂且让他们过几天舒坦日子。

连岂容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