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大权奸

第187章 极度考验

寒冬腊月,滴水成冰,北风肆虐,人们即便是烤着火盆都瑟瑟发抖,根本没有谁愿意走出房门。

然而这时候,开封城的城头,值守的将士们还不得不登上城头值守。

虽然李自成已经两三个月不曾攻城,然而闯军在城下虎视眈眈,却也不能有丝毫的懈怠,所以轮班值守也必须照常进行。

城头上的将士们的心也如同深渊一般不见底,他们不知道将来会是怎样的结局,然而现在曲阿也没有别的办法,而且作为他们的统帅的马鸣风也是每天都亲自到城头上巡视,并且告诉他们,现在的敌军也并不好受,双方之间不过是在比谁能够坚持下去,而且马鸣风也向他们保证,等到了春天就会有办法了。

将士们虽然过得很是艰苦,可是就连马鸣风都跟他们穿一样的衣服,就连城中的那些将领和官员们也都轮流在城头值守,他们的心中倒也没有什么不满。

好在将士们的家眷都已经早早地被送到了庐凤,他们也没有什么值得担心的,最多不过是他们自身战死在这里。想到这里,这些将士不由得佩服巡抚大人的远见之明,早在之前大迁徙的时候,开封的许多百姓都随着一起迁徙到了庐凤。

当初将士们对马鸣风此举很是不满,可是到了现在终于明白,马鸣风那时候的决定是多么的正确?

现在这些将士们早已经做好了战死的准备,他们的家眷都被安置的好好的,而且即便是死了也都会发给家眷们优厚的抚恤,所以他们几乎没有什么值得担忧的,就算是真的战死,也都能够死而瞑目了。

至于巡抚大人所谓的一定会有办法的许诺,他们却并没有在意。

在这种情况下,谁还能有什么好办法?他们觉得这也不过是一种鼓舞人心士气的安慰话而已。

虽然这些将士们不怕死,然而却不代表他们不怕冷,尽管他们都已经穿上了厚厚的棉衣,可是今年的冬天不知道为何竟然特别冷,再加上城墙上高处不胜寒,棉衣基本上跟没有差不多少。

在这种情况下,不少的将士受了风寒,发烧寒战等各种情况严重地困扰着将士们。

幸亏马鸣风的军中还有吴有性这位名医,否则的话仅仅是伤寒就能要了许多将士的命。

这要说起来事情还真的算是侥幸,本来吴有性在潼关战胜了瘟疫之后就准备转战到陕西了,然而他还没有来得及出发呢,就传来了孙传庭战败的消息,在这兵荒马乱的时候,马鸣风哪里能够放他再去陕西?于是就以山东、南京等地也有疫情为名,劝吴有性先随着大军前往开封,然后再去山东和南京。

然而当吴有性刚刚抵达开封,还没有来得及动身前去,就遇到了李自成的大军兵临城下,于是一直被困到了这时候。

不过也真是幸亏吴有性在开封,否则的话后果当真是不堪设想。

现在因为有了吴有性,伤寒很快就得到了控制,除了个别的几个人因为病情特别严重而死去,绝大部分都平安地度过了。

眼看着年底就要到了,可是军中的粮草却越来越少了,这让人再度产生了忧虑,不过马鸣风却没有丝毫的担忧,就在粮仓即将见底的时候,他却突然带人来到了一座宅院,当打开房锁的一瞬间,所有跟着一起来的人全都惊呆了,因为这座宅院中的所有房间中全都堆满了粮食,粗粗算起来,这些粮食足够全城的将士吃上三个月!

这些人都不知道这些粮食是从哪里得来的,直到这时候马鸣风才告诉他们,这是当初利用周王赏赐的银两派人秘密购买的粮食,他料想开封作为中原地带的要冲,一定会遭受闯贼多次的进攻,到了那时因为生产遭到破坏,粮食问题肯定是大问题,所以这才秘密购买了粮食。

听完马鸣风所说的话,周围的所有人全都对马鸣风的神机妙算佩服得五体投地,同时也庆幸开封城有马鸣风,幸亏马鸣风能购提前做好谋划,要不然的话估计全城的将士都要喝西北风了。

其实粮食的问题的确不是小问题,虽然当初马鸣风已经有所谋划,可是如果开封城的四十万百姓全都在的话,这点粮食简直就是杯水车系,可是现在的开封城几乎没有百姓,仅仅是几万的将士,这样一来这些粮食就能够派上大用场了。

一些有识之士其实也看到了这一点,所以对马鸣风就更加的佩服了,他们不由得暗暗想着,难道马鸣风在大迁徙的时候就看到了今天这一幕?这该是一幅怎样妖孽的脑子?

其实马鸣风的脑子也并不妖孽,只不过他碰巧知道在历史上闯军曾经三次进攻开封,知道闯军攻打开封的决心是多么的坚定,虽然第三次的攻打并不一定会发生,但是毕竟有前车之鉴,而且有备无患,更何况把开封百姓迁走也都是顺手之举,最多也就是麻烦一些,所以那个时候才坚决的排除反对因素,坚持要把开封的百姓给迁走。

当然在马鸣风身后的这些官员中,也不过所有人都对马鸣风敬佩不已,河南左布政使黄澍就是其中一个典型的代表,他从一开始就跟马鸣风有些不对付,其实实话实说,他只是嫉恨马鸣风,而马鸣风却从来没有把他当做是对手,因为马鸣风觉得他还没有这种资格。

黄澍却是一厢情愿的觉得马鸣风抢了他的风头,尤其是当看到马鸣风将一切都准备好了之后,心中的嫉恨之情更是如同毒蛇一般,恨不能把马鸣风一脚踩在地上狠狠地揉捻。

当初马鸣风下令迁徙开封百姓,他是反对最激烈的一个,可是现在事实证明,迁徙无疑是一个伟大的决策,这个决策一举多得,甚至可以说是救了整个开封。

这样一来马鸣风的威望更是如日中天,而他虽然贵为布政使,在开封军民的眼中却屁都算不上。

“哼,姓马的小子,你也别得意,早晚有一天我会让你知道,我黄澍也不是个赖僧,敢惹上我,我会让你后悔的!”

黄澍的脸上抽搐扭曲着,咬牙切齿,恨意难平。

汉胄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