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远古谋发展

我在远古谋发展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0章 猫冬

这天晚上,兔子们都又神采奕奕的蹲在笼子里了,抓回来的那两只野鸡竟然还下了蛋。

原本打算杀鸡的两人决定先养着看看,主要阿依有些厌倦于四处奔波狩猎,吃了上顿,担忧下顿的日子。

主要是闲了下来,即将开始猫冬的阿依隐隐又有了鲁滨逊式的理想。不过,事情往往不那么遂人心愿,这不,当天空中降下第一场白雪的时候,阿依脑中的计划还没有成型呢,更遑论有所实施了。

感受了一把,一夜间天地一色,上下一白的震撼,自第一场雪降临,这片天地正式宣告进入寒季。

一出山洞,冷风便一个劲儿的往身上钻,直冷得人打颤,阿依陪着阿慕一起给踏月逐光填了草料,就赶紧回了山洞,反观阿慕,似没事人儿似的,还在优哉游哉的打扫着篱笆内围的雪。

在山洞里待了几天,阿依实在太无聊了,穿着事先准备好的兽皮披风,在外面站站还好,一旦活动,风还是争先恐后的向阿依扑来,以求能够得到温暖。

无奈,阿依只得又用兽皮拼接了一条长裙,穿起来挺重,但胜在暖和。阿依靠着长裙与披风的全面武装,又度过了好些雨雪飘飘的日子。

估摸着又过了一个月,阿依再次走出山洞的时候,迎面吹来的冷风迫不及待的往裸露在外的皮肤上撞来,过于强烈的撞击割得人生疼。

尝试了几次之后,阿依放弃了外出的想法,老老实实的在山洞里猫冬。对于土生土长的阿慕,面对这一切的时候,明显就要从容得多,除了每天给踏月逐光填草,还会把庭院里的积雪清扫干净。

这晚,又是一个钻在被窝里不愿动弹的夜。忽然地铺上的阿慕腾的坐直了身子,侧耳听着山洞外的动静。

阿依见此,也静下心来,仔细的听着外面的动静,但除了呼呼的风雪声,还有山洞里火塘里时不时发出的噼啪声,再听不出什么异常。

“阿慕,外面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轻轻把手中还有些余热的石头放在身侧,阿依惴惴不安的问。

“我去看看。”阿慕迅速站起身,披上兽皮披风,把骨刀别到腰间,又拿上一旁躺着的弓箭,彼时阿依也已经顺利把自己从被窝里拔出来了。

“你呆在这,我看看就回来。”转身对阿依叮嘱了一句,阿慕便径直向木门走去。

“一起吧!”阿依把披风打好结,拿上骨刀,又从火塘里抽出一块烧得红红的木头,木头离开了火塘,便快速的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黑色,很快便掩去了熊熊的火焰,冒着丝丝缕缕黑色的烟。

阿依见此,不由皱起了眉头,听见阿慕打开木门的声音,把披风上的帽子小心地戴上,“走吧。”

阿慕率先走在前面,因为披着披风而显得愈加宽大的身躯,几乎把阿依遮了个完全。

“咴儿咴儿~”

“咕咕咕咕~”

走出山洞便听见马棚处传来鸡飞马跳的声音,雪已经停了。

“踏月逐光!”阿依急急地从阿慕的身后转出来,手上的木棍霎时被冷漠的风雪吹去了黑色的外衣,露出原本红通通的样子,火焰也在瞬间爆发,黑烟不得不暂时退去身影,霎时间,一坨火光,征服了一片黑暗的角落。

“你在我后面。”阿慕一把把阿依塞回了身后,手中紧握着骨刀,踩着嘎吱嘎吱的积雪往前走。

马棚里的声音越发激烈了,阿慕脚上的动作越发小心沉重,带着浓浓的思量与忌惮。阿依有些心急,但理智稳稳压制着她内心的挣扎压抑,不得不紧张的盯着马棚的位置,同时感知着黑暗的周围。

“小心!”阿依被吓了一跳,阿慕突如其来的一声暴喝,瞬间切断了阿依外放的五感,等等阿依回过神来,只看见火光映照下的雪地里多了两排方向相反的野兽脚印。

“什么东西?”阿依看了眼那一个又一个的脚印,极为小心地吞吞口水,下意识的往阿慕的身后靠了靠。

阿慕微不可见的摇摇头,死死地盯了盯延伸出了火光尽头的那排远去的慌乱的脚印,眸光变化莫测。

“咱们先进去看看。”阿慕嗅了嗅鼻子,眸色不由大变,紧了紧握住阿依手腕的大手,走在阿依的右侧,并排着小心地走进了马棚。

“踏月!”迎面而来的血腥味儿,让刚走进来的阿依神色大惊,甩开阿慕的手,阿依大叫一声,赶紧跑进了马棚。

“你别急,”进了马棚,火棍又蒙上了一层黑色的外衣,阿慕见阿依蹲在踏月身边手足无措的样子,赶紧扯来一些用来做草料的干草,又抱来囤积的干柴,迅速的燃起了一堆火。

霎时间,黑暗退去,火光装满了马棚。踏月趴跪在地上,身弥散着死亡的气息,逐光在她四周不停的转来转去,显得格外焦躁不安。

“好多血!”阿依借着火光,看清了踏月身上的伤势。

此时,踏月的伤很重,马腿上有着很严重的咬伤,令阿依更为担心的是,这次的伤,已经损伤到了骨头。

加诸她之前的旧伤暗伤,在这种缺少草药的冬季,她的结局真真的是九死一生。

“阿慕,去拿咱们晒干的草药……”阿依想到自己胡乱塞在一起的那堆草药,只得懊恼的摇摇头,“算了,我去拿。”

阿依的雷厉风行让阿慕有些措手不及,想到什么,还是走到火堆边,瞅准了一块红红火火的木柴,正欲弯下腰,阿依的裙摆又出现在了视线里。

“那个……我有点害怕。”

“我陪你去。”阿慕快速的抽出木柴,护着阿依向外走去。

很快,两人端着一个藤篮回来了,

借着火光,可以看到,里面有着许多晒干的熟悉的止血的草药。

阿依快速的放下篮子,然后让阿慕把草药揉搓成碎末,自己则拿着一竹筒的清水给踏月清理伤口。

在清理的过程中,踏月的嘶吼声将她的痛苦暴露无遗。无奈阿依没有办法帮它分担疼痛,也就只能任由它不停的叫唤以缓解不适感。

踏月的眸中晶莹闪烁,阿依的眼中也蓄满了泪,小心地把药末撒在伤口处,阿依看着这简陋的处理,眼泪终于刷的倾泻而下。

“怎么了?”还在揉着药末的阿慕,同手同脚的走到阿依身边,一脸担忧的看着她。

师我心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