骗在三国顶替刘备

第44章 一纸休书

刘轩看到张燕领人往外走毫不意外,以这女人的为人,找人报复是意料之中的事。

“他就是刘轩?没想到还是个小白脸。先解决了小的,再去解决老的,不耽误时间。喂!小子,你把我的钱藏啊了?”

贾胜的话让刘轩一愣,他的钱自己怎么会知道在哪?这人是不是有病?

贾胜见刘轩不说话,以为这是被自己给吓住了。也是,在赢县不怕自己的有,但是绝对不包括眼前这人在内。他被自己吓傻,也不是什么意外的事。

“你带回来的钱,就是我的。在哪儿?快说……”

刘轩一听,直接被气笑了,问道:“我的钱,什么时候变成你的钱了?”

“我说是就是,在赢县没人敢违背我的意愿,上,让他知道知道在这里谁说了算。”

贾胜看刘轩不上道,打算先教训他一顿,让他乖乖的把自己金子银子给还回来。

“赵云,教教他们怎么做人。下手轻点,县尉虽小也是朝廷命官。打断手脚就是了,别闹出人命。麻烦。”

赵云早就等的不耐烦了,听公子发话,跳下马来道:“别说老子欺负你们,一起上吧,省得一个一个的来,麻烦。”

赵云虽然跟刘轩的时间不长,刘轩的神态语气,倒是学了一个七八成。

贾胜气的直笑,自己在赢县横行多年,还是第一次遇到比自己还狂的人。这人是傻子吗?自己有五个人,他就一个,打不死他。

贾胜骑在马上,用鞭子指着赵云不屑道:“给我往死里打,打死了我负责。”

衙役们一听,纷纷向着赵云围了上来。

赵云等的心烦,迎面走向最前方的一个衙役。这衙役看赵云走近,一抬手里的刀,对着赵云就砍。

赵云偏头躲过刀,一把抓住了那人的手腕,还不等那人挣脱,赵云一用力,把他的手腕给掰折了。疼的他在地上打滚。

剩下的四个衙役吓的直哆嗦,欺负欺负老百姓还成,哪见过这么生猛的人。

“殴打差人,入狱三年,还不束手就擒,我等也好在县令面前美言几句,减轻你的罪责。”

衙役们喊的欢快,脚下却慢慢的后移。

刘轩一看,嚯,这些衙役不简单,都是人才啊!把恐吓引诱等手段,用的炉火纯青。显然平时没少用。

这手段吓唬老实的百姓还成,吓唬赵云?还是省省力气吧!

赵云根本不为所动,脚下不停,对着衙役们走去。

“上啊!你们这些废物,他就一个人,我们有四个。一人一刀也能把他剁成肉泥。”

贾胜见衙役们被吓住,气的在马上大喊。

“你说的轻巧,你行你上啊!咱们中刀法最好的曹老大,在人家手里没走过一招,就被人家给掰折了手腕,我们哪是对手。”

衙役们心里暗骂,只是贾胜是县令的小舅子,不敢把心里话说出来。

为了饭碗,四人心一横眼一闭,举刀就是一顿乱砍。

睁着眼都砍不到赵云,何况闭着眼睛?被赵云一脚一个给踢出去老远。

贾胜还不等拿县令当挡箭牌,赵云已经一把抓他,给拽下了马,一脚踩在贾胜的小腿上,顿时“咔吧”一声,贾胜的小腿被赵云给踩断了。

贾胜平时把别人的腿打断,看着挺爽的,现在轮到自己了,才知道到底有多么的疼。抱着断腿,在地上滚来滚去,鬼哭狼嚎的,声震天地。

赢城县令,早在曹老大发出第一声惨叫的时候,就知道出事了,带着师爷匆匆的赶出来。

来到县衙大门口一看,只见五个衙役躺在地上,除了曹老大还在疼的哼哼外,只有自己的小舅子还能发出声音。其他四个衙役,无声的躺在地上,不知死活。

县令一看,顿时气的火冒三丈。

“你是何人?敢在县衙门口打人?来人把他给我抓起来……”

县令叫的声音不小,只是没人动手。师爷拽了他一下,县令才反应过来。

衙役要么去收税去了,要么帮忙守城门去了,剩下的都在地上躺着呢!哪还有人供自己使唤?

师爷看着着急,人家敢在县衙门口打人,还会在意你这芝麻官?激怒那两人,被打一顿,得不偿失。还是先稳住那两人,等人齐了再抓捕不晚。

想到这儿,师爷上前一步谨慎的问道:“敢问两位壮士怎么称呼?为什么在县衙门口打人?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我乃是常山赵子龙,这位是,平叛大将军刘焉大人手下先锋校尉,刘轩刘将军。”

赵云知道刘轩,不屑于和这两人说话,开口介绍道。

县令一听,吓的一哆嗦,腿一软一腚坐在了地上。

张纯是泰山郡太守,自己名义上是张纯的手下。这刘轩是平叛先锋校尉,只要他在刘焉面前,把嘴稍微一偏,自己就有掉脑袋的可能,县令怎么不害怕?

师爷没有直接利益关系,心里比县令安稳的多。见县令被吓傻,急忙快走几步来到刘轩的马前。

开口道:“不知刘大人会来,下人们冲闯了大人,请大人多多的谅解,回头让县令大人狠狠的教训他们,这样的害群之马,一定不能留在县衙让他们破坏县令的声誉。请,请进县衙说话……”

这师爷还是有点东西的,三言两语把罪责推了个干净。殷勤的请刘轩入县衙喝茶。

这时候县令把惊慌稍微压了压,连忙起身,和师爷一起请刘轩和赵云。

“县衙我就不进了,我来有两件事。……”

有些事情,赵云代替不了,只能由刘轩自己来说。

还不等考虑怎么说合适,必定是家丑。师爷看刘轩打顿,连忙接话道:“刘将军只管说,保证不传二人耳朵。”

这话说的,现场有十几个人,你不传第二人,其他人怎么办?杀了灭口?还真敢说。

刘轩不知道,师爷还真是有这打算。如果真是机密之事,该灭口,他毫不手软。包括县令的小舅子在内,都在他灭口的计划范围之内。

“也不是大事,一个就是打这人一顿。”

刘轩不知道贾胜叫什么,也不在乎他叫什么,用手指了地上的贾胜,继续道:“另一个,就是替我父亲送休书一封。”

说完把休书丢给了张燕。

师爷一听不是什么大事,把提着的心放肚子里了。刚才还在发愁怎么说服县令杀贾胜,现在好了,不用再费脑子了。

张燕自打赵云出手,就看的出神,这就是我相中的男人,连手下都如此的神勇。

直到赵云说出刘轩的身份,张燕的自豪感达到了顶峰。自己的眼光果然独特,早在一年前就看出了他的不凡。果然自己是对的,他都当校尉了。

张燕自豪的笑着,对刘轩丢在自己身上的休书,看都没看一眼。

刘轩看了一眼神情奇怪的张燕,不明白把她休了,有什么值得自豪的。没再和县令说什么,拨马走了。

赵云看刘轩没打算杀张燕,无趣的跟了上去。

张燕不等县令回过神来,转身回了贾胜给自己准备的院子。取出满是脚印的衣服,又对着镜子仔细的打扮了一番。

哼着小调,把头伸进了,挂在梁上的绳子套里。

县令见刘轩走远,知道自己的小命算是保了下来,对师爷大加赞赏。

“接下来怎么办?”

县令对师爷的信任度大增,问计道。

“贾胜不再适合留在赢城县,想办法让他离开。所有的祸源都在那个张燕身上,我们摸不准刘将军的意思,还是别自作主张的好,免得拍马屁拍到马腿上。把她赶走就是了。”

师爷说的井井有条,让县令不住的点头。

只是贾胜,怎么说也是朝廷命官,自己不能随便处置,以后再想办法调走。至于那女子,还是先赶走为好。

两人顾不上躺在地上的衙役和贾胜,赶到张燕的住处,才发现张燕已经上吊自杀了。

两人商量一下,觉得没必要隐瞒,通知张燕家里人领回尸体算完。

王家第一人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