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第一:开局获得仙天罡气

第8章 师姐的脑袋,一般人不懂

“小师弟,你今天可是帮了师姐一个大忙,你天天不是忙着修炼?怎么有时间来找我。”

“我最近想修炼一套刀法,可惜我没有刀就厚着脸来找师姐。”

“这算什么事,走,我带你去兵器库拿。”

叶平对着上官海棠弯腰行礼;“那在这里就多谢师姐了........”

“跟师姐还这么客气,讨打........”

路上,上官海棠给他解释了曹正淳和师傅的矛盾,上到朝堂下到私人的各种问题。

自己前世记忆里,这里师傅才是最大的BOSS,一切都是他在幕后操作。

说着二人来到一座地下库房,青铜色大门,挂着一把巨大的青铜锁。

守门的看到师姐,立马恭敬行礼。“庄主。”

“嗯!你们幸苦了,开门,我进去看看。”

咔!

随着大门打开,只见里面整整齐齐摆放着各种兵器,刀、抢、剑、棒、棍.......。

“小师弟,随便选,喜欢那件师姐送给你。”

上官海棠优雅的找出一张木椅,坐在上面看着他。

“这么多武器,那我就不客气,这把太轻,这把又太短........”陆陆续续找了十几把刀,没有一把自己满意的。

本来以为叶平只是缺一把刀武器,可看这势头好像这里没有他喜欢,这让上官海棠坐不住了。

“自己都答应过师弟,要是兑现不掉承诺,那我这师姐岂不是威严尽失?”

“咳咳!师弟你到底喜欢什么样子的,要不你说出来,姐这庄里可是有天下第一铸造师。”

闻言。

叶平眼光一亮;“对啊!”我完全可以设计一把属于自己的刀。

“师姐,你能带我去见识下这位铸造师,我想自己设计一把刀。”

“那有什么,走!现在姐就带你去。”说着师姐就摇着折扇潇洒走出库房。

其实有个问题,从第一次见到上官海棠就缠绕在他心里。

看着白衣飘飘手拿折扇的师姐,叶平还是忍不住问道;“师姐,你为什么一直喜欢穿男装?”

瞬间连空气都安静了下来,这让他想到前世的歌;“突然好想你,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上官海棠背对着他,头昂45度,一手背腰,一手扇着折扇,眼神忧郁道;“师弟,你不觉得我这样很帅吗?我穿男装都这么帅,女装更是迷死人,我可不想江湖上那些人为了我相互厮杀。”

叶平嘀咕着;“上官海棠这么自恋的吗?那归海一刀还那么死心塌地喜欢她,也是奇葩。”

“师弟,你嘀咕什么呢?”

“没有,师姐你说的对,为了江湖,你的做法是正确的。”

看自己的话,得到有人认可,上官海棠仿佛找了知己,眼睛一亮道;“小师弟,我还偷偷告诉你一个秘密,你知道为什么天下第一庄,没有第一帅和第一美吗?”

叶平故作疑惑的看着上官海棠道;“难道!因为师姐你占据了第一美和第一帅的宝座?”

“师弟,你怎么这么可爱,你比大哥,一刀他们聪明多了,他们就是榆木疙瘩........”说完还摇着纸扇摆个,自己认为帅的姿势。

“那个,师姐,我想问这天下第一庄,凭的什么,认为某人有资格成为天下第一呢?”

其实这个问题,也是在他打败肥胖男后才想到的。

按理他现在的实力,肯定打不过曹正淳这些大佬,那么天下第一大力士,难道就那么菜,这完全不科学。

“哦!你说这个问题,眼缘,你师姐我看上谁,感觉他不错,他就是天下第一。”

.........

听了师姐的回答,他发现自己三观再次刷新,果然女人的大脑跟正常人不一样。

看来我好像误会曹大公公,他或许不是因为师傅的原因,来找师姐麻烦的。

忽然。

好像想到什么,叶平脸色一白,师姐给我介绍的天下第一铸造师,不会那疙瘩里的乞丐吧?

“前面就到了。”上官海棠边跑边喊:“泰老头快出来,有事找你帮忙。”

只见前面一间茅草屋,打开房门走出一位老者,全身邋遢,头发乱糟糟。

茅草屋边上还有一间打铁铺。

这个铺子给了叶平内心一点信心,至少这个不是骗子。

“泰老头,今天来想请你帮忙打造一把刀。”

泰老头慢悠悠的向打铁铺走去;“刀?什么样的刀,一般武器可不要浪费我时间。”

“师弟,你要打什么样的刀,快和泰老头说。”

叶平连忙上前道;“老前辈,我想要把重达300多斤的刀。”

“300斤!”

听到这个重量,泰老头重新打量下眼前的小伙,嘴里嘀咕着;“现在的年轻人就是好高骛远。”

“庄主,到时候打造出来,某些人拿不动,你可不能怪老头我。”

虽然上官海棠也疑惑,叶平为什么打这么重的刀,但她不问;“泰老头,你只管负责打造就行,需要什么材料你直接去库房拿。”

她相信自己的师弟不会哗众取宠。

“既然庄主都这么说,那小伙子你有图纸吗?”

“图纸?”这个自己那有:“那个,图纸没有,我现在就画给前辈。”

四处寻找下,叶平找来一根木炭就在地下画了起来。

边画边解释道;“前辈,我想打造一把,柄长一尺,刀身长四尺,刃开三尺,刀背厚零点三寸,身宽一点三寸。”

话落一幅长刀画像显现在地上。

这是自己心血来潮,按照古代苗疆的苗刀造型所画;“就是这个造型,前辈你看如何?”

苗刀单手可斩,双手可劈。

还没有等他反应过来,泰老头一把抱住他叫道;“奇才啊,你简直就为锻造而生,你做我徒弟吧?我把毕生所学都传给你,让你当天下第一锻造师........”

神经病!瞬间这个词就出现在他脑海里,谁要当打铁的,当然表面上不能表现出来,不然这老头不给我造武器怎么办。

叶平装作满脸失落的样子道;“前辈,我已有师傅,古云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我如何能另投你的门下?”

“如果我背叛师傅,投入前辈门下,这让别人怎么看我,前辈你怎么看我,欺师灭祖之辈如何能配的上,前辈你的高风亮节,我不是不愿而是不能,只怪我没有先遇到前辈。”

泰老头双手颤抖,眼睛泛红道;“好孩子,真羡慕侯爷能收到你这么好的徒弟,你叫什么名字。”

“晚辈,叶平。”

“好名字,今生不能做师徒,但我们可以做朋友,这把刀老头子我一定会让兄弟你满意。”

“多谢前辈。”

泰老头脸色一板。

“大哥!小弟谢了。”

........

“唉。”

走在回去的路上,叶平嘀咕着;“这打个武器还顺带送个大哥,还好自己机灵,不然就要留下去打铁了。”

上官海棠看着走在前方的师弟感慨道;“真是一个不畏强权,坚持本心,正直的人。”

吃包子只吃皮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