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鸦离火

荒鸦离火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7章 再临山海

阿弗雷德不声不响的飘到炎敢阳的身后,说道,“阿敢,啥事啊。”

“我擦~~无影脚!”炎敢阳一个侧踢将阿弗雷德踹出老远,定睛一看,“老弗?!你怎么变成阿拉丁神灯了!”

老弗捂着腮帮子,幽怨的说道,“好不容易幻化出一部分来,想适应下。”

自从这一年的时间练了破魔录之后,阿弗雷德已经可以在乌鸦和魇体之间自由转换了,但是唯一的问题就是只有胸部以上,所以猛一看还是挺渗人的。

炎敢阳一把将阿弗雷德拉起来,两人随后愣住,一对视,阿弗雷德颤抖的说道,“好像有了一些肌肤的触感。”

炎敢阳捏了捏老弗的胳膊说道,“看下大爷还是给你下血本了啊,根据能量守恒定律,你指定的留下点什么,不然不可能这么轻松的凝结出实体的。”

随后瞅了瞅老弗的裆部,呵呵一笑,没继续说下去。

“我吃了叶子,啃了土,喝了井水!”阿弗雷德看着炎敢阳的眼神,心里也有点没底。

炎敢阳绕着阿弗雷德转了几圈,心里琢磨着大树的叶子,树下的泥土,老井的水,再加上神奇的功法,指不定还真能造出个什么东西出来。

炎敢阳看着阿弗雷德,一头打理整齐的银发,修建细致的胡须,深邃的眼神,高挺的鼻梁,再加上一身黑烟幻化出的立领长风衣,虚化的下半身随着风衣下摆渐渐消失,添了一丝神秘感。

炎敢阳绕着阿弗里德转了两圈,摸着下巴,一本正经的自吹道,“卖相不错,符合我们圣地三人组的整体颜值。”

炎敢阳带着阿弗雷德进了屋子,胤宝正在大包小包的装着各种零食,分好类塞进自己的小书包里。

阿弗雷德进了书房,站在镜子跟前,将手掌贴在镜子上,感受着掌心的凉意,再看着镜子里自己的模样,良久无言。

胤宝在客厅里哼着歌,整理好自己的零食,看到阿弗雷德的模样,跑了过来,“老弗好帅哦”,然后看着炎敢阳说道,“阿敢,我也要穿黑色的。”

一番折腾之后,三人站在了衣橱的门口。

胤宝戴着黑色的棒球帽,穿着黑色短T,黑色短裤,黑球鞋,背后背着一个黄色的小书包,银色的长发从棒球帽的边缘露出,酷酷的又带着一些可爱。

炎敢阳带着墨镜,穿着黑衬衫,破洞的水洗牛仔裤,白球鞋,腰间系着的一条黑皮带,侧面挂着一个皮套,里面是一把剔骨尖刀。

阿弗雷德则变回了乌鸦的样子,立在炎敢阳的肩上,顶上一撮白毛。

一大一小一只鸦,跟走秀似的站在衣橱门口,看着镜子中的造型,互相吹捧起来。

炎敢阳推了推墨镜,笑着说道,“造型不错,没给咱圣地丢人。”说完拉开衣橱,随着一阵波纹的晃动,三人再次来到人间。

小树林中,虚空中三人走了出来,炎敢阳九九乘法口诀心中一算,距离上次来的时候差不多隔了一年多来了,现在估计是十月份左右,吃大闸蟹的日子。

“走,哥去领了劳务费,请你们吃螃蟹去。”炎敢阳内心有些小激动,上一世最喜欢的就是这口了。

山海市,有山,有水,那必定少不了那肥美的大闸蟹了。

三人顿时一阵激动,出了树林,找着中央大厦那地儿去了,上次来时都是夜晚,这次赶上白天来,正好城里转悠转悠,好好领略下人间山水城。

山海市虽不是大明区的都城,但是算得上最具有历史的城市了,早在第二纪元的时候就存在了。

整个城市透着一股古朴和现代相结合的气息,城中心的所有建筑不能超过三十米高,以城市中心的海晏塔为中心城区的最高点,四周是如棋盘般纵横的灰瓦矮房。

听过一番打听,山海市的中央大厦就在新城区,位于城市的东面。

几人一路走街窜巷,专门钻着那老旧小巷走,看着周围的小桥流水,粉墙黛瓦,巷里人家,炎敢阳想起了上一世的苏州城。

阿弗雷德飞在空中给大家指着路,这七拐八弯的小巷子如果没一个人领着,还真是走不出去。

这一路,从老城走到新城,从小巷走到大道,从小桥流水走到繁华闹市,炎敢阳三人终于在天黑之前来到了中央大厦。

炎敢阳揉着肚子,有气无力的说道,“好饿,收了钱不干掉十个大闸蟹誓不为人。”

这哪里是饿的,都是馋虫作怪。

到了中央大厦门口,三人看了看楼号,八十八楼上面写的是“天幕集团山海办事处”。

电梯间前面拦着围挡,每一个进去的人都需要刷卡,中央大厦是山海市最高档的写字楼,安保工作非常到位。

这时候保安看到两个小孩,还有一只黑色的大鸟,站在指示牌那里瞅了半天,走过去问道。“小朋友,你们想找谁呢?”楼里的公司保安都门清,各个公司的大佬也都熟知一二。

炎敢阳看着保安说道,“八十八楼天幕集团,找明格先生。”

保安听到明格的名字,想了想说道,“除了明格先生,你们还有其他认识的人吗,他不在公司的。”

炎敢阳啧啧嘴对着胤宝说道,“你看,什么叫专业,这就叫专业,连格格什么时候下班都记得清楚的。”

“不是的,明格先生涉及到刑事案件,现在应该在民安局配合调查,好几天都没来了。”

炎敢阳傻眼了,那个老实人明格会走上犯罪的道路,还刑事案件?

炎敢阳连忙问道,“什么刑事案件?”

保安从询问台上取出一张报纸,递到炎敢阳面前说道“前几天的事,你们自己看呢!”

报纸这个行业随着时代的变迁,又再次登上了历史的舞台,只是所有的照片都是可动的。

炎敢阳看到明格孤零零的站在人群前方,地上躺着一具被割喉的尸体,鲜血四处流淌,周围是不断闪烁的灯光。

一行大字出现在照片上方,“渡鸦,到底代表谁的意志?!”。

白玄素霓仙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