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觉醒了坑人超能力

我觉醒了坑人超能力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6章 叶明飞的继母

假装醉酒的蒙面二人组离开后,他们便摘下了头套,赫然便是柳菲儿父亲的那两个保镖,阿武和阿雷。

在叶明飞和三个小混混互殴的时候,他们就已经来到了这里,并全程观看了那一幕,所以才假借墨镜男大哥的身份出现在了叶明飞面前,出演了那么一出戏。

两人也并不打算再去找叶明飞的麻烦,毕竟遇到那么一个变态的家伙,他们也没什么好法子去对付他了。

回到柳家后,该怎么禀报给老爷夫人,那还不全凭他们一张嘴吗?

而发现叶明飞是超能者的事,他们自然选择了隐瞒,就连他们自己是超能者,也从没告诉过他们的老爷和夫人。

身为虹组的外编人员,他们知晓虹组的规矩,不准将有关超能者的任何事情告诉给普通人,就算是最亲密的家人也不行。

若是违反了这一条,等待他们的很有可能就是剥夺他们的超能力,甚至会被强行修改掉记忆,让他们忘记所有关于超能者的任何事情,沦为一名真正的普通人。

他们还不想沦为普通人,所以他们只能选择保密。

柳菲儿回想这几天的经历,特别是跟叶明飞的种种,咬牙切齿的同时却又不由自主地翘起了嘴角,嘴里喃喃着:“这可恶的家伙。”

而这时,脑海里突然想起一道声音:“恭喜宿主获得叶明飞的英雄救美积分506点。”

这一下惊得柳菲儿瞬间从床上坐起,当然她不会傻乎乎地去问“是谁在说话?”

只过了片刻她便冷静下来了,难道这与自己的超能力“英雄救我”有关?

她闭上眼睛猛然发现自己的脑海里多了一行字,来自叶明飞的英雄救美积分:506点。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系统?自己竟然拥有系统了?

“这些积分能兑换什么?”

当她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她发现自己的脑海里出现了商品列表,但里面只有一个商品:

驻颜丹,1000,有效期,100日。

“驻颜丹?这不就是传说中保持容颜不变的神药吗?哇,好东西呀,”柳菲儿眨巴着美丽的双眼,“那岂不是说,只要有足够的积分,我就永远可以保持这么美丽漂亮了么?”

随后,她又有些不满意地嘟哝着:“该死的叶明飞,怎么才给我提供那么点积分,难道就不能一次提供一千么?真小气。可怎么赚取更多积分呢?总不能每次都骗保镖吧?唉,头疼。”

……

回家路上,叶明飞也查看着自己的积分,可一看之下,差点就要暴走:特么的我今天晚上为了救菲儿女神,先是跟三个小混混撕打,后又同他们的两个大哥拼命,可为什么,为什么一点积分也没涨呢?依旧是四千多积分?

系统回复:本系统是坑人系统,只有坑人才能获得积分,同别人硬碰硬是没有任何积分奖励的。

“我……你特么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叶明飞无语了,合着自己是白忙活半天哪,也不算白忙活,好歹自己知道了自己的被动吸电的能力,而且不是还吸了一些电能源吗?

叶明飞暗道:“以后还是得以坑人为主业了,硬碰硬的事儿少干为妙,除非迫不得已。就算是硬碰硬,也可以施放技能赚取积分哪。”

“唉,”这货叹了口气,喃喃自语:“为什么总有刁民想害朕,想解锁新能力怎么就这么难?悲剧呀,又得等两天了。”

回到家里,叶明飞刚进客厅便看到一个中年妇女正臭着一张极为难看的脸怒视着自己。

“说,为什么这么晚才回来?”那中年女人怒吼道。

“我回来晚管你什么事?你又不是我亲妈?”叶明飞一样怒视着她。

他的母亲两年前便得肝癌去世了,只留下了他和他的父亲相依为命,虽然日子苦了点,但习惯了这种苦日子的他并没觉得这种日子有多苦。

趁着节假日休息的时候,他便帮助父亲摆摊卖卖蔬菜,或者自己去打临时工赚点小钱来贴补家用。

他几次想退学都被他父亲严厉喝止了,就算他成绩再差也要他坚持把高中念完。

本来他以为这样的日子可以一直持续下去。可是,就在一年多前,他的父亲卖菜回来,在他的身后便跟着这个女人。

父亲对他说,以后这就是你的母亲了,你以后就叫她妈妈吧。

打一开始,他便对这个女人有着本能的抵触,虽然这女人表面上对他很和善,很关心,但他总觉得这女人太假太虚伪,对自己好也只是在父亲和外人面前做做样子而已。

没过几天,这女人便带过来一个青年。他这才知道,这青年竟然是这女人的亲生儿子。

这青年表现得和他母亲一样虚伪,在父亲和外人面前对待自己像亲弟弟一般,然而一旦只剩下他们俩人的时候,这青年便暴露出了他的豺狼本性,时常欺负叶明飞不说,还常常把他的东西占为己有,更有甚者,还会带着一些狐朋狗友一块儿欺负他。

那个时候,他还很弱小,对于这个所谓“哥哥”的所作所为也只能是敢怒而敢言。

所幸的是,据他母亲说,这青年后来去外地打工了,现在很少回来,这总算是给了他少有的清静。

然而,就在半年前,正是大冬天的时候,他的父亲凌晨四点去采购蔬菜,路过一座桥的时候,脚下打滑,摔倒在了桥下,等被发现时,已经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父亲的死给他带来了沉重的打击。然而,不止于此,那个女人成为一家之主后,便彻底卸下了伪装,从此之后,便没再给过他一个好脸色,经常给他难堪,为难他,打骂都成了一种家常便饭。

刚开始他也只能屈辱地接受着这一切,但时间一长,任谁也受不了这种耻辱,于是,他终于不再逆来顺受,学会了反抗,你骂我狠,我骂你更狠,你敢打我,我就敢拿刀子。所以,这女人也就不怎么打他了,但辱骂和挑刺找毛病却还是时有发生。

在没有系统之前,在班级里,他简直就像是一个小透明,性格也比较自闭,除了好友甄强外,跟别人多说一句话对他来说都是很难,所以当他冒着大风险给柳菲儿写匿名书被发现的时候,柳菲儿甚至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

流浪的九尾猫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