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罗之五行轮转

斗罗之五行轮转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96章 战焱

“哼!先接我一招。”焱有点怵吴清风的诡异手段,只能先下手为强。

话罢,双臂伸张开来,右腿微微弯曲,侧弓着身子。第四道紫色魂环骤然亮起,体表暗红色岩浆极速流转。两米三的健硕身躯被岩浆覆盖的严严实实。

吴清风饶有兴趣的看着他施展技能,这场战斗根本就没有悬念。焱的火土属性被他克的死死的,除非他可以凭借肉身力量把吴清风揍趴下,不过这显然不太现实。

之所以任由焱发动技能,吴清风也只是想观摩一下他的攻击手段,这或许对他有所帮助。

焱也是心里有气,上来就放大招,在他身上流转的岩浆已经浓郁到了极致,从发动技能开始就一直张开的双臂猛的收回。左手成拳,右手成掌,随着拳掌在胸口碰撞,他身上的岩浆疯狂向着周围喷发,迅速的覆盖整个场地。

眼看着汹涌的岩浆就要冲出赌斗台,挤在边上看戏的学员们却是丝毫不慌。

只见刘老师非常淡定的对着旁边的一个球形魂导器注入魂力,整个赌斗台瞬间被一个半球形护罩包裹。

岩浆如海水一般,汹涌的撞击在护罩上,溅起朵朵浪花。

整个赌斗台,除去吴清风身边的一小块,其余地方都岩浆包裹。在焱的控制下,一股接着一股的岩浆巨浪高高卷起,对着吴清风的位置狠狠拍下。

然而,每一道“海浪”砸下,临近吴清风身体时,总会自动分开条缝隙,正好避开他的身体,一轮攻击下来,没有一滴岩浆落在吴清风身上。

台下观众皆是倒吸一口凉气,不可置信的揉揉眼睛。邪月与胡列娜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满满的震惊。

哪怕胡列娜感受过吴清风的重力,却也只以为对方有个非常强力的重力类型瞬发技能。威力可以跨境界威胁到她这个控制系魂师。

可万万没想到,同等级中攻击防御都属顶尖的焱现在像猴子一般被吴清风戏耍。

焱操控着岩浆浪从各个方向对着吴清风发起攻击,结果如一记重拳击在棉花上,自然是毫无作用。

见自己最强的第四魂技都起不了任何效果,焱也很绝望。长这么大第一次遇到这种对手。

“我觉得你可以尝试一下正面把我干趴下,不然就没机会咯!”吴清风对着焱眨眨眼,脸上始终挂着微笑。

大概了解到了焱的手段,吴清风就想着早点结束这次战斗,再这么下去,他的魂力就要不够用了。毕竟他现在是一边维持地狱火皮肤,还得一边用魂力去隔绝掉打来的攻击。

焱的土火属性品质很高,使用起来也就更废魂力。

“如你所愿,我就不信我一个力量型兽武魂的肉身强度还不如你一个器魂师。”

地面熔岩回流,全部被收回火焰领主体内。

两个两米三的壮汉在台上玩起了人类最原始的肉搏。双方动作几乎完全同步,不带任何技巧的助跑,然后一拳锤向对方。

轰~

气浪从拳头交汇处席卷整个赌斗台,吴清风和焱两人齐齐后退五六步才稳住身形。

强横的劲力让吴清风右手止不住的颤抖,微微血迹透过体表渗出,整条右臂骨隐隐作痛。

焱看起来更加凄惨,他可不像吴清风那样自带铜皮被动。整条右手臂,花岗岩般的皮肤上满是裂纹,如同血红色的蜘蛛网一般,看起来极为渗人。

力量上的比拼最是简单,一拳过后,双方基本就对对手的实力有了大概了解。虽然两人的力量相差无几,但是很明显有着铜皮效果的吴清风略胜一筹,这还是他没有在对拼过程中使用震荡之力,不然刚才的交锋就已经分出胜负了。

看着呆呆愣在原地怀疑人生的焱,吴清风迟疑了一下,还是打消了直接攻击的念头,很贴心的问道,“还打吗?”

焱满脸苦笑的摇了摇头,没有说话径直跳下了赌斗台。

见此,吴清风飞速前往刘老师那边取走三万多的积分。这一波,血赚。

本来还想去打波1000积分的混战,可看着只剩三分之一的魂力。还是算了,距离前往死亡大峡谷只剩九天了,得抓紧时间去弄点精铁回来制作一批诸葛弩。再打一场今天就别想做多少了。

告别邪月与胡列娜,吴清风前往城南的铁匠铺购买了大量的精铁,把新得到的储物戒指塞的满满当当。

回到学院租了间独栋小院,开始为自己打工。

期间,头铁的吴清风尝试着给小黑球投喂钣金里的龙须针。那种钻心的疼痛,令吴清风事后回想起来都会忍不住的打寒颤。

九天的时间一晃而过。

凌晨时分,赤色的暖阳刚刚冒头,正是人们睡的最熟的时间。吴清风美滋滋的躺在床上,嘴角晶莹的口水缓缓滑落在枕上,胸口均匀的起伏,房间内时不时的传出轻微的呼噜声。

然而就在此时外边的院门被突兀的敲响。

咚咚咚~

没反应。

咚咚咚~敲门声更重了几分。

还是没有反应。

砰~院门被一脚踹开,铁质门栓骤然弯曲,从门上脱落,摔落在地上发出连续的哐当声。吴清风一个激灵,猛的从床上蹦起。戒备的面对着门口,手中无相武魂浮现,随时准备发动重力。

哒哒哒哒…

沉重的脚步越来越近,吴清风站在原地,屏住了呼吸。

“你是猪吗?醒了赶紧去操场集合。”人未至,略带尖锐的男声从院外传来,语气里带着明显的不耐烦。

几个呼吸后,一名身着白色教师制服的瘦高男子出现在吴清风面前,眉眼间带着一丝阴柔。

目光落在吴清风光溜溜的身体上,愣了一下,之后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媚笑。

咕咚~吴清风重重的咽了口唾沫,感觉菊花有些凉嗖嗖的。迅速抓起床上被褥把身体包裹,后退两步。

“马上去,马上去,老师您能先出去么?我穿下衣服。”他的语气里略带慌乱。

“呵呵!小屁孩,还学会害羞了。”阴柔老师对着吴清风抛了个媚眼,扭着腰肢离开了。

以后再裸睡,我直播吃屎。吴清风暗暗在心里立起flag。

……

晔晔晔晔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