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利波特之莽夫自传

第13章 分院仪式

“汉娜.艾博。”麦格教授高声念着名字,一个脸红扑扑的小姑娘坐到椅子上戴上了分院帽。

是她,是她,就是她,她来了,铁打的汉娜流水的哈利。

“哈奇帕奇”分院帽刚接触她的头就大声叫到,哈奇帕奇长桌那边的高年级小巫师们很给面子地鼓起了掌,这已经是一个传统了,听他们稀稀拉拉的掌声就知道大多数人都不关心。

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大多数人的心神都已经放到了那个传说中击败神秘人大难不死的男孩——哈利.波特身上。

分院仪式陆续进行着,每个人都仿佛要奔赴到他们的宿命里,大厅灯火辉煌,穹顶有星辰闪烁。就像一场盛大的舞台剧,扮演老国王的人无数次在台上诉说他的死亡,扮演勇者的人也在无数次地诉说着他的公主。

“德拉科.马尔福”

“斯莱特林”

“赫敏.格兰杰”

“格兰芬多”

“罗恩.韦斯莱”

“格兰芬多”

……

听着耳边回响着的一个个耳熟能详的名字,看着他们就像书本里面一样按部就班,海默感到一阵恍惚,仿佛这一切只是前世那个残疾青年的一个遥远的梦,而他就在梦里迟迟没有醒来。

“哈利.波特”,麦格教授用高出一个音阶的嗓音叫着那个传说中的男孩的名字,海默从回过神来,整个大厅里的人也都安静了下来,仿佛外出打仗的王子骑着白马回来了,而他们已经摆下了宴席。

所有的小巫师们都热切地看着那个戴着分院帽不安扭动着身体的男孩,希望那个传说中的救世主能来到自己的学院,并不是因为哈利有多么受欢迎,只是因为他足够有名气而已。

在凳子上和分院帽交流了半天的哈利终于站了起来,于是围观的学生和教授们有的也忍不住站了起来,再然后不明真相皮皮鬼也忍不住凑了过来,幽灵们仿佛也看到了什么有意思的东西一样也挤了过来……

“格兰芬多”,分院帽大叫一声。仿佛某个人的大人物罪名被宣判了一样,许多人开始难掩失望的神色,不明真相的皮皮鬼和幽灵们也看着眼前这一幕也开始失望起来……

格兰芬多的调皮鬼韦斯莱双胞胎更是激动地跳了起来,剩下的也开始弹冠相庆,然后掌声经久不息……

看着这不协调的一幕的皮皮鬼不知道该摆出什么表情,于是在旁边边哭边笑。

一个个小巫师走上前来然后得到宣判,直到最后一个名字。

“海默.卡拉什尼科夫!”

皮皮鬼立马露出恐惧的眼神,悻悻地离开大厅,心里想着,大爷我怎么会和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巫师计较。

海默大摇大摆地从教师席上下来,所以人们也都好奇地看着这个特别的小巫师,邓布利多和斯内普分别给海默使了个眼色。

斯内普不能想象自己一个斯莱特林院长的弟子被分到格兰芬多自己会是什么表情,而当今魔法界最伟大的白巫师老蜜蜂先生特别希望海默能够成为救世主的良师益友,当然,应该去格兰芬多。

海默看着之前被自己摧残过的分院帽,把他拎在手上用力抖了抖,仿佛数个世纪前就遗漏下来的泥土飘得整个大厅都是,他嫌弃的看了一眼才戴上这个满是补丁和灰尘的帽子。

才戴上帽子的海默就听到一声大叫“阿兹卡班!”

格兰芬多长桌坐着的双胞胎瞬间笑得前仰后合,大多数的高年级巫师们都听说过海默与阿兹卡班的玩笑,只有不明真相的小巫师们一脸惊恐。

海默并没有堵住分院帽的嘴,只是眯着眼睛在脑海里问到,“我的格兰芬多宝剑准备好了吗?”

分院帽突然想到了第一次见这个少年的情景,开始在海默的头上瑟瑟发抖。

看着底下像看猴子一样的巫师们,海默有点烦躁,“好了,不要浪费时间。”

“我想你一定知道凤凰可以浴火重生,如果你不想体验一下的话就把我分到拉文克劳!”

头上的分院帽想到邓布利多的交代有些迟疑,不过想到眼前这个小巫师是个性格恶劣下手又黑的家伙,它还是准备按照海默的办法来,毕竟邓布利多不会动手。

“哦,开个玩笑。”

“是的,没错。智慧,强大,有野心,也不缺乏善良。那么拉文克劳,斯莱特林,哈奇帕奇,该是哪一个呢!”

分院帽在海默的头上卖着关子,海默却听到了不寻常的话。

“强大?”海默有些诧异地反问,分院帽的台词里可没有这个词。

分院帽刚大声说完,“是的,拉文克劳。”

“你没有意识到?”

但海默已经没有时间待在上面了,只好带着满肚子的疑问走向了拉文克劳的长桌,漂亮的学姐们热情地欢迎着这个在霍格沃兹已经充满传说的小巫师。

拉文克劳的人数是四个学院中最少的,院训是“过人的智慧是人类最大的财富。”听到这句话,牛顿,爱因斯坦等大佬纷纷点了个赞。

也许还要加上后半句,“蠢货是无可救药的。”这是和拉文克劳象征元素一样的那个风一样的男人的名言。

邓布利多用那把金色的汤匙敲了敲酒杯,说了句没头没脑的话,“笨蛋,哭鼻子,残渣,拧。谢谢。”他拍了拍手,然后丰盛的晚宴就出现在了大厅的餐桌上,小巫师们惊讶地看着这种魔法。海默撇了撇嘴,要不是他已经认识厨房所有的小精灵还真会被惊到。

罗恩一手一个大鸡腿吃得满嘴流油,作为韦斯莱家最小的男孩子,魔杖都只能用二手的,更何况好吃的。

海默只是吃了两块蛋糕几坨布丁就不再动手了,在静静观赏完霍格沃兹第一吃播的表演后,邓布利多再次拍了拍手,桌上所有的食物消失不见。不愧是老蜜蜂,故技重施用得炉火纯青。

到了大多数人最头疼的环节了,校歌,这恐怖如斯的东西让斯内普万年不变表情都僵硬了一下。

海默夹在人群里面滥竽充数地哼哼了几句,最后看着双胞胎在邓布利多打着拍子的情况下用葬礼进行曲的曲调唱完了整首歌。

在这个老蜜蜂感叹完音乐之后,就开始让级长带领大家回去睡觉,临了又说了一句经典台词,“凡是不想遭遇痛苦,意外惨死的人,请不要进入三楼靠右边的走廊;费尔奇让我提醒大家不允许在走廊上施魔法。”

大部队跟随着拉文克劳一个女级长来到高塔上的拉文克劳休息室,鹰状青铜门环问了一个问题“有件东西人人都会得到,大部分人避之不及,而少数人求而不得,请问这是什么东西?”

“死亡。”英姿飒爽的女级长轻松回答出了问题,开始带领大家走进休息室,在海默最后一个走过门口的时候,听到门环传来淡淡的声音,“我更愿意称它为终结。”

“终结吗?”海默咀嚼着这两个字走进了拉文克劳休息室。

玫瑰冰稀饭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