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品扶勺女

第9章 狼狗

“姑娘,我要去山上一趟,你乖乖在家里啊。记得在太阳落山之前就把覆盆子收了,免得晚上起霜砸伤了果实。”李满曦收拾妥当,背着劳作工具,最后深深望了眼覆盆子后,便朝着屋内的许沅嘱咐道。

可迟迟没有听见许沅答应,李满曦垂头略略思考,应该是姑娘午休了吧。

姑娘也是个做事不认真的,行事有始无终,刚开始还兴致勃勃地看他打理灶台,可还没有专心致志看到一半,脸上便已经显出疲软之色,遂早早得出去了。想到这个时候,应该是梦与周公会了吧。

李满曦捏了捏麻绳背带,敛下眸子里的几许失落,正想抬步……

忽闻身后传来一声娇呼:“李满曦,你等一下,要去哪里?带上我啊!”

李满曦心头萦绕的失落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连着嘴角也勾起一抹欢愉的微笑:“我要去山坡上割点猪草。”

许沅整理整理被风吹乱的鬓发,踮起脚尖果然看到他的背篓里放着一把弯刀。

“你要猪草干什么?”许沅是知道有些农户有养猪的习惯,可是都过去这么多天了,自家一贫如洗,猪是不可能养得起的,这点,她也是知晓的。

“喏……”李满曦眼角微微上翘,得意地抬手指向田边的一块小池塘,“这是我们家的鱼塘啊,我已经好几天没有给塘里投食了,嘿嘿嘿,委屈了鱼儿只能吃漂浮在水面上的过河藤。”李满曦憨厚一笑,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许沅的额头上划过几条黑线,连着几天看田,她还纳闷,是谁这么无聊在田边挖了个小塘子呢。

“我跟你一道去吧。”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许沅眨着亮盈盈的眸子瞅着李满曦。他连忙点点头,如此一来,正合他的心意。

李满曦所说的山坡不是他们小屋后的那个,而是进城十八弯的那个大山坡。

许沅跟出来就后悔了,那天入城还好坐的是牛车,这次开的却是货真价实的十一号车!

李满曦一路上很是兴奋,一会儿指指山间逃窜的鸟儿,一会儿指指山那边的湖泊。

许沅有一搭没一搭地应和着,双脚的酸软疼痛让她险些说不出话来。

“要说这猪草啊,还属黑麦草最佳。”李满曦脸上丝毫没有倦怠,反而提到黑麦草,眼里的光倒是更甚了几分,这一开口就是滔滔不绝,“虽然咱们家没有猪,可是有草鱼啊!别听草鱼是吃草长大的,可它的肉质却是分外鲜美……”

许沅现在口干舌燥,此刻脑袋也是晕乎乎的,唯一的想法就是封住李满曦那张喋喋不休的嘴。

也不知道浑浑噩噩中走了多久,只听到他清脆地喊到……

“到了!”

李满曦依旧精神抖擞。

再观许沅,已经是热泪盈眶,终于是到了!

那是一片黑麦草放肆生长的山坡,黑麦草像及笄的少女般高傲地仰起头颅,肆意地接受着众人艳羡的目光。

李满曦放下背篓,从背篓里取出一把弯弯的割麦刀便到山坡上去了,他熟练地用手逮住一小撮黑麦草,右手举刀快准狠地划过黑麦草底部,一小撮黑麦草就牢牢地尽数落到他宽厚的手掌里。随后,他就将割下来的黑麦草堆到自己的脚边,往后几次,也是如这般手起刀落,一气呵成,许沅只看得到空中划过几道漂亮的抛物线,最后回过神来,李满曦脚边的黑麦草都已经快要堆积成一座小山了。

“哇……”许沅不禁小声惊呼起来,看过李满曦摘茶,如今又看他割黑麦草,动作熟练优美无一不是养眼。许沅眼里流露出浓厚的赞赏之意,她是越发觉得自己穿越捡了个宝。

“李满曦,我也要来!”许沅挥舞着小手,刚才赶路的疲倦一扫而空。

李满曦满头大汗,只不过听到许沅这句话,心里也漾满了百般的甜。

当他抬首望去时,忽然就看到许沅身后出现了一条大狼狗!

李满曦脸色骤然一变,连忙抛掉手中的割草刀,跑上山坡,猛得将许沅拉下来,许沅被用力一扯,猝不及防就滚到他的怀里,李满曦将怀中的姑娘搂紧,神色更紧迫了几分。

许沅莫名紧张地望着李满曦的下巴。

“有狼狗!”他突然低声喊到,许沅最害怕狗了,当即也紧紧得环抱住李满曦,

李满曦深吸一口气,紧接着就抱住许沅滚下了山坡。

“咳咳……”尽管许沅被李满曦抱在怀里,免去了多数石子的磕磕碰碰,可还是被甩得天昏地暗。

“嘶……”李满曦的背部和晾在空气里的前臂都被石子划破,从皮肤里渗出了丝丝鲜血。

“李……”许沅拉过李满曦受伤的前臂,可还来不及惊呼,就被他一把捂住了嘴,他忍着疼痛,低声道:“姑娘,不要说话。”

许沅仍然捏着李满曦的手臂,一点头,手下也不知轻重,他又疼得闷哼一声。

许沅的脸色涨得通红,不好意思地放开他的手臂,可他却抬起那只受伤的手轻轻地摸了摸许沅的头,温柔的眼神里满是宠溺。

许沅的脸色更红,不由羞愧地低下头。

李满曦觉得此刻的姑娘实在是可爱极了!

黑麦草混合着肥沃泥土的芬芳一齐窜进许沅的感官,被风吹得微微摇曳的黑麦草尖轻柔地扫过许沅的鼻尖,她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现下紧张到连大气都不敢出。

李满曦微微抬起头,透过黑麦草的碎隙看过去,便见那只看起来凶恶异常的狼狗丝毫没有离去的意思,摇转着粗大的尾巴在山坡边四处晃荡。

他心思一转,便想到这应该是这附近人家的狗,许是趁着主人在外劳作,就挣脱了链子,逃出来了,可因为常年都被束缚在家里,出来后也不知去往何处,所以只好在家外面晃悠,等疯玩够了,便坐下来休息等主人领回家。

许沅的耐心逐渐被磨平,当下就想站起来,李满曦感受到怀中人的不安分,遂微微用力按住了她,轻声劝道:“姑娘,不可贸然行事,狼狗是会咬人的。”

“……”有那么一瞬间,被李满曦这么嘱咐着,许沅都快怀疑自己是个傻子了,狼狗咬人她会不知道吗?

李满曦的眼皮半垂下来:“我们还是等天黑,主人家来了再把狼狗领走吧。”

许沅点点头,目前也只有这个法子了。

暮临木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