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构大荒指南

重构大荒指南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61章 探病的四象5

“敖青先生从哪里知道我受伤的?”

看着敖青认认真真的吃着莲花糕,苏荧询问,时岁的人是没有那么八卦的,青龙神君只在特部挂名,按理来说这种人员伤亡的事情不该拿到神君面前才是,那神君又是从哪里知道她受伤的事情?

仔细想想,几位四灵也是来的迅速,好似有人通知他们一般。

听到这个问题,敖青面露迷茫,想了许久,“苏荧为什么问这个?我不知道呀。”他开心的说道,因为自己终于能回答她的问题而高兴。

那就是不知道了。

苏荧转头看向敖悉,敖悉思索片刻,只好诚恳的说,“我是从庚辰先生那里得知的,”意思就是他也不知道是谁跟敖青先生说的。

敖青先生这种情况不适合外出,如何他也不可能告诉叔父苏荧受伤的事情让他外出探望,是叔父突然提起,要他准备对身体好的东西来探望受伤的苏荧。

此事不算蹊跷,神兽之间有自己的消息渠道,奇怪的是谁会和敖青先生说呢?

此事暂且按下不表,待苏荧下次见四象便可知晓。

她只是垂眸敛目,不再询问,静静的给敖青先生剥橘子。

这里也没有什么水果,都是特部的人将她安排进来时VIP病房里自带的,不是什么很好的品种,好歹是有些东西招待。

敖青从她手里拿过一瓣橘子,张口吃了下去,被酸的眉头紧皱,很是难受的模样,咬咬牙硬生生的吞了下去,看着她手里剩下的橘子满脸纠结。

苏荧看他这副纠结的样子只觉得好笑,她又怎么会再用这种酸橘招待先生?她将皮一一翻开放在床头,橘子的清香在房间里蔓延,稍微遮掩了一点消毒水的味道。

“苏荧,两个多月后的开学仪式你赶得上吗?”敖悉突然开口,一说话就是学生最头疼的质问。

苏荧明显身体一僵,迟疑的说道,“这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小荧伤的那么严重,还能去上学吗?”听到这话,常仪蹙眉,安排病房的事情不是他安排的,费用也早已被人缴清,唯独这学校的事情,常仪自认还是插的上嘴的。

肋骨断裂不是小问题,小荧受伤严重,要她赶两个月后的开学仪式未免太强人所难。

然而敖悉也有自己的一套理论,更何况他带来的兽骨足以让苏荧恢复健康。

“常仪先生,学习什么时候什么地点都是可以进行的,苏荧休学两年,学习不一定能跟得上大家,所以我打算安排她在高二重新学习,这高二每一节课都是重点,都需要认真对待。”

“苏荧身体不好没关系,我可以让老师多多照看。”

就算是当年连华夏语都说不好的东媖,到了她的手下也被他安排了每天一节的华夏语课程,无论如何孩子的学习才是最重要的。

苏荧才十八岁,还是一个小孩子,就应该以学习为主。正好她受伤的阶段不用参加特部任务,用来学习最好不过,他作为校长还贴心的给她放了假。

“敖悉先生,我们家小荧怕是无缘开学典礼了。”常仪也有点恼了,他可不是什么以学习为重的大家长,受伤了就好好修养,上学这种事太耗费精神了,不利于身体恢复,他不同意!

他眉头紧锁,脸色不太好看。

家长都是这么想,敖悉先生作为一个名校校长很理解家长的心情,但常仪实际上只是苏荧的房东而已,不是苏荧叫他两声哥哥就是真的哥哥,还是要看苏荧的意见。

于是他转头,期待的看向苏荧,希望她能主动学习。

苏荧低头避开两人看过来的视线,假装自己什么都没有听到一般给敖青先生又剥了一个橘子。这一次她自己尝了一瓣,确认是甜的才给他,装作自己很繁忙的模样。

就不掺和进这种事里了。

敖青看看苏荧又看看常仪,眨了眨眼,“开学典礼是什么?”

“是学生开学之前举办的仪式,是对未来的展望,也是对过去的总结。”敖悉温和的解释道,尽量将话讲的明白。

敖青恍然大悟,“那我可以和苏荧一起去开学呀!”他一拍手,开开心心的下了决定。

闻言,敖悉哑然。

这事他不好回,就算是叔父如今再神志不清,也没有再去上学的道理,要是出了什么事,他可难辞其咎。

关键时刻,还是苏荧的话管用,她拉着敖青先生,轻声劝道,“我不去开学典礼,敖青先生也不去。”

“那苏荧干什么?”

“我什么也不干,就在家里,敖青先生也可以来找我的呀。”

听到这话,敖青先生开心了,他点点头,安心吃自己的橘子。

敖悉也不敢在这个时候接着提这件事,深怕叔父一时兴起非要跟着去学校,只好讪讪闭嘴。

在这里坐了一会,敖悉也有其他的事情要处理,不好放叔父一个人在这里,便要起身告辞。

敖青还有些恋恋不舍,但还是被苏荧给劝走了,走之前频频回头,格外的想要留下,最后还是走了。

这一天之内探病的人那么多,苏荧是看不下去书了,只好让常仪给自己收起来。

“小荧要休息了吗?”常仪询问,他将书放好,又将别人送的礼物拿一个纸袋子装起来。可以立刻吃的放这里,其他的他带回去弄。

苏荧是有点累,点点头,在他的帮助下躺在病床上。

这消毒水的味道她还真是熟悉,几乎从小到大,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在医院住上几天。只可惜这次不是在她熟悉的地方,不然还有熟悉医患朋友聊聊天。

她蹭了蹭常仪,软软的道谢,“谢谢哥哥。”

啊,她真的是太乖了。常仪心都软了,摸了摸小姑娘的头发,虽然今天有许多事情让他不爽,但是有小姑娘这软软的一句哥哥,他又可以了!

谁不喜欢娇娇软软的小姑娘?这么乖巧的女孩子就是容易让人心软,实在不舍说一句重话。

“不客气小荧。”他笑着回答了一句,语气十分柔和。

时岁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