仵作皇妃

仵作皇妃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67章 宫宴

慕腾黎闭着眼睛在里面坐着,感受到车子的晃动,方才睁开眼睛。

他的目光落在卫子卿的身上久久没有离开。

今日的卫子卿穿着轻薄,香肩外漏,只有一层薄纱遮在肩头,衣摆翩翩,妆容也清新淡雅,发髻间的蝶簪更显几分妩媚俏皮。

“怎么,没见过美女?”卫子卿本就长的好看,以前不愿打扮,便将这姿色隐藏了。

今日小艺用心,将她的优点均展露了出来,叫人看了便挪不开眼。

慕腾黎咳嗽两声,又闭上了眼睛。

两人一路没有交集,直到马车停下,慕腾黎才先开口。

“今日宴席你要小心,皇后心思缜密,阴谋老成,绝不会无缘无故办什么宴席的。”

虽然与他生气,但卫子卿还是知道今日什么场合,点了点头。

小艺从后车下来,将卫子卿扶下了车,慕腾黎随后下车,与她一道进入院内。

大多数的人已经到了,皇子便来了三位,成年的清平公主也在,小公主也到了这里凑热闹。

其他便是一些大臣还有亲贵家的小姐少爷了。

这些卫子卿认识的不多,也没有与他们打招呼。

两人由招待的太监引着,向主花园走去,摆好的宴席便在那里举行。

前脚刚走没几步,身后便传来了说话的声音。

“皇叔许久未见,不知身子怎样了?”这声音温润如玉,让人听了便心情舒畅。

卫子卿转过身子,一张青色锦绣衣下的俊美脸庞便引入眼中。

她心中颇为震惊,四皇子雍翼容,他什么时候回来的。

见到他的身影,慕腾黎也有些吃惊,随即等着他上前。

“太子殿下。”如今雍翼容已经位居东宫,与慕腾黎也算是平辈,卫子卿行过礼,便在一旁安静听着两人说话。

“唐州的事情怎么样了?你一去便是半年,怎的这时候回来了。”这是半年前的事情了。

唐州爆发洪灾,朝中武将均在边关,文臣各个如鼠蚁般躲着不愿去淌这摊浑水。

无奈之下,皇上只得派新上位的太子前去治理水患,这一走便到了如今。

雍翼容摇头,“水患之事已经拖了很久,这次去也只是治标,却不能治本,还是要查明问题出在哪里。”

两人说着政务上的事,卫子卿并不感兴趣,便带着小艺四处逛逛。

这行宫的花园丝毫不亚于皇宫御花园,四季的花色一应俱全。

宫宴中不乏有女眷加入,女子多了,这嚼舌根的出处也多了。

“听说镇国将军府的小姐未婚怀了孩子?”

卫子卿听到自己的事,便停下了脚步,在花丛的另一边听着。

“可不是,啧啧,堂堂一个小姐,居然做出如此不耻的事。”那女子身边围上几名女眷,对这件事指指点点。

“听说这孩子是野种?至今不知父亲是谁?”

忽而有人如此说了一句,几名女子便开始叽叽喳喳。

“是呀,据说皇上震怒,后来镇国公求情,把这顶帽子扣到了摄政王身上。”

这话说的是有模有样。

“啊?啧啧,这摄政王真倒霉,自己还是个病秧子,又摊上这么一桩闹心的事。”

这几人说的好似她们亲耳听见一般。

花丛这边,小艺嘟着嘴,面上已经不悦。

“小姐,你看她们都说些什么?怎么还传出这些杂七杂八的话来。”

关于自己假孕的事,卫子卿只告诉了父亲一人,小艺心中不悦,她能够明白。

“这些女子闲的无聊,就算是没事,也会自己编出一些故事来消遣,你何必在意她们。”

卫子卿听的无聊,便想着去别处看看。

“呀,这不是传说中的卫家小姐吗?怎的,今日宫宴,来给孩子找爹了?”

“哈哈哈哈哈哈。”

一名女子当住她的去路,说话也阴阳怪气,引得身边的女子一同哄笑。

卫子卿皱起眉头看着眼前这名女子,看这穿着,应是那位亲贵大臣家的小姐了,于是开口。

“既然你们如此关注这孩子,那可是要小心一些了,若我不小心沾上你们谁人家的父兄亲弟之类的,那笑话可就落到你们自己身上了。”

这些人口口声声传出她这假孩子找不到父亲,那卫子卿也不愿解释,承了她们的心意,做个赖皮也不错。

这话说的面前女子连忙后退,敲着手指一脸嫌弃。

“真是不要脸了,这话都能说出口,哼,如此明目张胆出来丢人现眼,镇国将军府的小姐,也不过如此。”

她倒是依旧逞着嘴头上能耐。

卫子卿伸手扶上了自己的腰,左摇右晃的向女子身边靠近。

“哎呀,反正这孩子呀,是摄政王的,若是我不小心,被你们谁撞到了,孩子掉了,那这责任,可就怨不得我了。”

她们会阴阳怪气,那卫子卿自己也会了。

听了她的话,又看她这个动作,本是围上来的女子,纷纷从她身边散开。

“真是晦气,自己不要脸不说,还要赖上我们,快走快走。”

虽然自黑的名声不是很好,可这不用多费口舌便遣走了上来闹事的人,卫子卿觉得自己很是值得。

小艺扶着她,脸色难看起来。

“小姐,您怎么能这样说自己,虽说是尚未婚配,可你与摄政王也是情投意合呀。”

这就是自己家的丫鬟,无时无刻不想着小姐的名声。

卫子卿拍了拍她的手。

“这些人已经认定的事情,就算解释再多,也是白费口舌,不如干脆让她们觉得,我就是这样的人,还要提防着我沾上她们,倒是比反驳要轻松许多。”

小艺听不懂她说的,但小姐自己都不在乎了,她一个丫鬟,自然心中明白便好,不去计较。

“皇后驾到。”

眼见便要正午,园中响起太监尖锐的通报声。

卫子卿寻着目光看去,轿辇上一袭橙红色的衣衫尤为显眼,左右十八宫人开道,站在园中的人也聚集到一处,跪下请安。

这便是当今皇后了。

卫子卿跟着一起跪下行礼,轿辇在园正中停下,皇后扫视一周,示意众人起身。

“恰逢艳阳高照,百花齐放,本宫今日举办宴会与大家一同赏景观园,就不必如此拘礼了。”

夏璟微斓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