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不是天符师

我真的不是天符师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84章 小乞丐叫江流

那么猛烈的重击偷袭之下还能活着,李安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关键身上没有半点伤口,仅仅是脑海中有些刺痛。

原来金光神咒还有这个作用,原本他以为只能治病疗伤的。

看来那些咒语是得好好找个机会研究一番,说不定还有奇效。

更离谱的是还能在这种情况下遇到熟人,那客栈掌柜就算了,大半夜跑去偷腥,就当什么都没看到好了。

关键昨日白天顺手救下的小乞丐还能在此遇到,就有些匪夷所思。

可一位自身难保的小乞丐,能有什么用呢?

既然到了这种地步,他决定放手一搏,即便晕厥过去也不打紧,只要能将那黑衣人当场击杀,身边有小乞丐照顾应该不成问题。

然而谁曾想,那小乞丐的动作更快。

“恩人,你先躲好,我去挡住它!”

小乞丐一边捂着血淋淋的胳膊,一边拔腿而出,根本不给李安半点阻挡的机会。

“老怪物!”

“你不是很厉害吗,来杀了我啊!”

只见那小乞丐跑去了街道,扯着嗓子怒吼着,那样子完全是没打算活下去。

李安晃了晃迷糊的脑袋,扶着柱子站起身来向街上跑去。

还没跑出门就听到一声撕心裂肺的吼声:“啊……怎么会!”

这道声音却是听得一清二楚,是一道女子的声音,尖锐中夹着这些许沙哑。

当他跑出门时发现街上哪还有那地符师的身影,明明就只有那位小乞丐孤零零站在街上。

小乞丐满脸疑惑,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何事。

当然,李安心中的震惊比小乞丐还要强烈,甚至可以说是全程懵逼状态。

“恩人,我还活着吗?”

小乞丐一边捂着胳膊,一边呆呆的转过身问道。

“活着。”李安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叫什么名字?”

“江流。”

“江流是吧,能告诉我那个家伙为什么跑了吗?”

江流茫然的摇摇头头。

“那你说一下刚才具体发生了什么事吧!”

江流顿了顿道:“我喊完那句话后,那个疯子刷的一下就出现在我面前,我眼看着那家伙曲手成爪准备将我的头捏碎,可我就是动弹不了,也说不了话。”

“不瞒恩人说,我当时都准备死了。”

“眼看它的手就要抓到了我的头顶,我被吓得眼睛都闭上了,可随后居然只是轻轻在我脸上抚摸了一把……”

“然后呢然后呢?”李安有些好奇。

“然后就听到它叫了一声,当我睁开眼睛时发现那疯子已经不见了。”

李安双手一摊:“这就完了?”

“是的恩人。”江流点点头,随后又迅速摇摇头,“不不,还有!”

只见江流捧着脖子上一个浅蓝色项链:“我知道了,就是这个东西。”

“这东西明明我是贴身戴着的,突然之间就出现在衣服外面,不会跟着小玩意有关吧?”

李安接过小项链端详了一阵子,发现那只是一枚最普通不过的玉质项链,差不多就是放在玉石店里看都不会看一眼的残次货。

根本看不出什么异样。

但这好像是唯一的线索,除此之外还真找不到第二种可能。

“好生保管吧。”李安将其交给江流道。

“是的恩人!”江流收了起来,随后面带喜色:“恩人,那我们不会死了是吗?”

“应该是这样,不过还是要谨慎一点,谁知那疯子还会不会去而复返。”

“对了,还没问你呢,你在这生肉店铺做什么?”

“这……”江流有些尴尬。

“没事,说吧,这里不会有别人。”

听李安这么一说,他才低着头说道:“其实我是来偷肉的。”

“偷肉?”

“是的恩人,这家店铺的老板和老帮娘坏得很,经常打骂侮辱我们这样的苦命人。”

江流接着道:“可就在前段时间,那老板屠夫莫名其妙死了。”

“虽然听说是病死的,但俺可是听到点别的消息。”

“好像是被他妻子潘氏给下药毒死的。”

“等等……”李安打断他的说辞,“你说他妻子姓潘?下药毒死了丈夫?”

“姓潘没错,至于是不是下药,俺也……”

李安摆摆手道:“好了,不纠结这个,你继续。”

“事情是这样的……”

听了江流一番解释,李安才终于将事情的前因后果给捋清了。

原来偷肉不仅是为了生存下去,更是为了报复这生肉店老板和老板娘二人。

在前段时间老伴屠夫死了之后,老板娘经常一到晚上就出门,彻夜不归。

正是趁着这个空子,江流才在今日潜入店内准备偷肉。

其实,自从发现老板娘这个夜间出门的习惯后,有不少乞丐小偷都这么干。

江流这是头一晚上。

不料刚刚准备割了肉就跑路,谁知正巧在那时候听到门外有动静,江流只好钻入肉案后方的床底下。

果然没过多久,老帮娘回来了,是被一个胖男人抱回来的。

接下来就发生了一些不可描述的事……

没过多久,街上就传来阵阵嘶吼生,整条街上的店铺的人都躲在被窝里大气不敢出,当然江流他们也不例外。

至于最后,就是李安看到的那一幕。

“那胖男人你认得吗?”李安问道。

江流连忙道:“认得认得,那是枫林晚客栈的掌柜。”

李安点点头。

果然不出所料,谁知那家伙还有这么个小爱好,也是够可以啊。

不过看他日后的表现。

若是他对自己态度好点,那就提醒他一句赶紧逃,当心那屠夫的弟弟杀上门来。

“对了江流,你在这琳琅城中有家人吗?”李安问道。

江流有些失落的摇摇头:“没有,我从小就没爹没娘。”

李安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没事,既然你没地方住,那以后就跟着我吧。”

“啊!”

“真的吗恩人?”

“我……我……”

江流一听李安这么说,当场跪倒在地砰砰的磕着响头,李安拉都拉不住,一边磕头还一边哇哇大哭。

费了好大劲才将他拉了起来,随后又是发誓又是各种保证。

此时已是后半夜,整条街道依旧冷冷清清没有一个人影。

这个世界不比别处,刚才这么大的动静并没有哪位好奇宝宝上街来查看,一个不留神就会殃及丧命。

夜幕降临之后,只有温暖的被窝才能提供一点安全感。

借花小僧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