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不是天符师

第29章 七里桥婴儿哭声

用血符笔画符,必须每一步都要保持绝对的集中力。

只要有半点不对劲,立马使用净心神咒来恢复。

但是整个画符过程中并没有任何不适,画出来的符篆和之前一样,同样呈蓝色。

而且更加深邃。

直到念完咒语,符篆生效之后才察觉到了异样。

气血几乎在一瞬间迅速流失,李安当场栽倒在木桌上,桌上放的一杯温茶都被打翻在地,在一旁观看的奶煞急的哇哇叫。

毫无意外的,手中血符笔的笔杆上出现了密密麻麻的细小血纹,如同人体毛细血管一般。

而且气血流失连续不断,比上一次还要强烈。

好在意识还在,且早有准备,没有多加思索立马默念净心神咒。

嗡——

神识中又是一阵刺痛,刚刚流失的气血迅速归位,几乎在一息之间就恢复到正常状态。

李安这才心有余悸的坐直了身子,长长松了口气。

再看血符笔,笔杆尾部的一小截透明再次加长了一丁点。

有点想不明白的是,第一次制作隐身符用的也是血符笔,但整个过程根本没有出现任何不适。

莫非这玩意还有个被开发过程?

有了第一次就想来第二次,就这样,用了将近一个时辰,三种符篆各留了十张,还另外画了五张摸骨符。

之所以画的不多,只因期间试验作废了不少。

总不能每次使用完符咒就晕倒吧!

经过多番尝试,李安终于掌握了一个万无一失的法子。

那便是,在使用符篆的过程中默念净心神咒,这样既能达到符篆最佳状态,还能保证整个人不出事。

总归是得到了解决,这才美美的伸了个懒腰,心满意足的仰躺在床上。

又困又累,自从离开如意城就没怎么合过眼,是时候该睡一觉了。

咣咣咣——

谁知这时居然又响起了令人烦躁的敲门声。

三更半夜的,有毛病吧!

实在提不起精神去开门见鬼,强行闭上眼睛决定装睡。

咣咣咣——

敲门声又响了,而且是停不下来的那种。

实在令人心烦意乱,先是女鬼,此次还不知道会是什么鬼,这一夜看来是没办法睡个好觉了。

气冲冲的翻身起床,手中拿几叠符咒。

既然你们喜欢扰人清梦,那就别怪我小李道长辣手摧花!

正好检验一番今夜的劳动成果。

“哪个不长眼的大半夜……”

敲门声持续不断,李安走上来一把将其拽开,已经取出拘灵符准备擒住这恶鬼。

不料看到的却是一张熟悉的大胖脸。

“嘿嘿,深夜打扰实在过意不去,小道长莫要见怪!”凤鸣镇里正满脸堆笑,毕恭毕敬行礼。

身后还带着一大队持刀护卫,各个杀气腾腾,四五辆马车停在不远处。

“你这是……”

“嘿,还是日间那档子事,还要麻烦小道长前去处理一下才好。”

“这都大半夜了,要不明天你们再来吧。”

李安说完,准备直接掩上大门回去继续睡觉,这大半夜的,跑那么大佬远前去见鬼,真是扫兴。

“小道长且慢!”

只见里正回头招呼了一声,两位壮汉他立马抬上来两只华丽的大箱子。

里正再次笑着说道:“小小薄礼不成敬意,还望小李道长一定莫要推辞。”

“啊这……”

李安刚准备撤回去的步子又向前迈了一步:“钱不钱的不重要……”

“主要是那恶鬼实在可恶,青天白日完全不将我小李道长放在眼里不是?”

“你们且稍后,待我带上法器前去将它灭了!”

李安很熟练的招呼两位壮汉将两只大箱子抬进屋,随后打发他们出门等候。

之所以先要回道观一趟,主要现在钱财都在道观,就这般离去可不大放心。

其实也没有什么要收拾的东西,也就给奶煞交代一番让她看门之事。

打开箱子一看,乖乖!

大手笔啊!

满满一箱子银锭,另一箱子都是些道观用得到的香蜡纸表,成色绝佳。

心里有了底,这才心满意足的出了门。

经过院内火堆时瞥了一眼之前放了一团长发的火堆。

柴火早就燃尽,长发消失不见。

应该早已化为灰烬了吧……

处理好道观之事,李安这才跟着里正一行人前方凤鸣镇。

路途漫长,里正将白天街头离奇死亡的妇人之事大致说了一遍。

女子姓何,丈夫李斯,上无长辈,下无幼童。

家住七里桥西头。

一家两口勤勤恳恳,成婚三年来一直过得幸福美满。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何氏肚子不争气,三年来一直未能给李家带来一儿半女。

好在丈夫李斯知书达理,乃是镇上少有的宠娘子之人,不但不打骂怪罪李何氏,反倒恩爱丝毫不减。

苍天不负有心人,直到婚后第四年,何氏总算是有了身孕。

眼看夫妻俩的日子终于有了盼头。

可谁知一日夜间,有人看到平日里对妻子宠爱有加的丈夫李斯突然带回家几位道士。

谁都不知道那日夜间李家发生了何事。

只是方圆一里之内的人们在那一夜彻夜无眠。

何氏整整哭嚎了一夜。

从那日之后,李斯便莫名失踪,同样失踪还有妻子何氏肚子里的孩子。

何氏在一夜间白了头。

她整日以泪洗面,浑浑噩噩,过着如同死尸一般的日子。

只是那种日子并不长久,没过几天,何氏也跟着失踪。

更加惊悚的是,每日夜间都会从七里桥桥头传来婴儿哭声,那可是整晚整晚的哭。

不仅七里桥桥头有婴儿哭声,就连李家也是一样。

有人亲眼见到过两个娇滴滴的婴儿出现在李家门口和屋顶上。

为此,李家邻居有不少都搬了家,谁都不愿意每一夜都在那样骇人的环境中入睡。

镇里人们很久没见到过何氏出门了。

众说纷纭,有人说何氏躲进了一家寺庙,有人说她早就自杀身亡。

但是谁都没想到她会在昨日突然出现在十字街头。

可是仅仅是出现了那么一晃,有目睹者称,何氏是突然从一个暗巷跑来街头的,刚冲到街头就倒地痉挛。

被人发现时,口鼻耳朵里已经塞满了黄泥,早就没了气息。

借花小僧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